回去的空虚和恐惧占据了一路。其实我知道我一定会回去,只是不知道何时回去。这样突然的回去,反而断绝了一切犹豫。显得尤为干脆,也尤为无所谓。
我到学校的第一天,李准和李媛手拉手十分亲密又十分高兴的出现在我面前。
“你们”
我话还没说完,李准一掌推了过来,说:“你小子这几天都去哪了?怎么连手机都关了。”
“没去哪,随便出去走了几天。”我疲惫的回答。
“和谁出去?是不是和小妞她娘?好小子,还没结婚就开始度蜜月了。”李准一见到我就开始口无遮拦。
“不是,一个人去的。”我回答。
“一个人去哪?干吗?你脑子有病啊!”李准追问。
“没什么。”我说。
“让我先回寝室睡觉,我累死了。”我接着对李准说。
李准和李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走开。
过了两天,李准和李媛请我吃饭。我们又到了上次大家一起吃过饭的那家饭店。李准迫切想知道我那几天消失的情况。
“我一个人去了黄山,在那里住了六天,最后没钱回来,一个好心的女人给了我一百块,我才回来。”我说。
“真的假的啊?”李准问。
“真的。”我说。
“何婉清怎么没去?”李准问。
“她和别人结婚了。”我说。
“不会吧,小妞她娘这样对你?”李准不相信的问。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我说。
“不像。”李准说。
“好好,分了就分了,反正都是破鞋一双。今天我陪你喝个够。”李准赶忙又说。
“不要喝太多。”李媛在一旁说。
“我没事了。”我说。
“那就少喝点,反正不分手平时也是要喝的。”李准说。
“好说。
“她怎么这么快跟别人结婚了?”李媛问我。
“我也不大清楚,我看到他们的结婚证,而且他们也有意让我看到,然后我就跑了。”我说。
“过去的就算了。别提了,提了也没意思。喝酒。”李准一边给我倒酒一边对我说。
然后我们各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虽然李媛一直劝我们少喝,但是最后我们两个人还是喝得不省人事,李媛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把我们两个人都扶到了寝室。
第二天我问李媛是怎么把我们两个人扶上楼的,她说:“哼,一路从地上拖回来的。”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表面上,我和往常没有区别。与不认识何婉清之前一样,嬉笑怒骂,脏话,照样与室友热烈讨论一切有关女人的事情,尤其是男女之事。可是,我发现,我的内心,时常隐隐作痛。这个发现,让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很多,而且是沧老的那种。
然而,谈到女人这种话题,我们几个室友无需勉强,大家很容易就能达成共识。对于女人我们一致认为是不可靠的,女人的用处就在于一群男人扯淡时,使男人更加容易沟通,更加团结。
冬天已经越来越冷,我把更多的时间留在了被窝里。懒得去上课,懒得到食堂吃饭,甚至懒得和人发短信。
何婉清的号码一直留在我的手机里。有几次我痛下决心删除了她的号码,可是没过两天我又把她的号码存到了手机上。我怕删除后,很快就会忘掉她的号码。
这种变态式的重复动作在我身上上演了许多次。最后的结果是,我不仅没有删掉的她的手机号码,而且越记越牢。
在重复了许多次后,我明白,假装忘掉一个人是不可能的,那只会使记忆越来越深。
我也没有找到新的办法把何婉清忘记。她就像一颗毒瘤扎根我心,等待有一天把我腐蚀掉。而我的心态,正如古人说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自从和李媛认识后,她一直都十分感激我。她认为我对她父亲的帮助是出于无偿,她感谢我为她父亲所做的一切。何婉清与我分手后,李媛大概出于安慰,对我比以前更加关心。
我告诉她我帮她父亲不是无偿的,而是为了自己心里好过一点。
李媛说:“不管怎么样,你都帮过我。你是个好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像个单纯的孩子。
尽管我知道她是为了安慰,但我还是说:“不用安慰我了,我没事。”
她说:“没事上次你就不会喝醉了。”
我说:“那很平常,我平时也常喝醉。”
她说:“婉清姐姐可能是为了你好,才和别人结婚,你应该替她想想。”
我说:“我替她想过了,也没有怪她。我只是想不通这一整件事。”
她说“想不通就不要想了。”
我说:“我也不想想。不过你该知道,这一整件事,我好像始终都处在被动状态,连思想都被动。”
她说:“这说明你很喜欢她。”
我说:“是这样吗?可是她不喜欢我。”
她说:“她不是不喜欢你,而是不想害了你。”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想害我?”
她说:“她比你大这么多,这个你应该清楚。”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跟她说过我不在乎。”
她说:“你不在乎,可人家在乎,你不要忘了她女儿都快十岁了。”
我说:“哦。”
无言以对。
李媛说:“我前天接到婉清姐姐的电话了。”
我急忙问:“她说什么?”
虽然跟她已经分手,但是听到李媛说起何婉清,我还是本能的反应剧烈。
李媛说:“没什么,她只叫我问候你。”
我说:“那你问候过我了,可以放心了。”
李媛说:“放心了,你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说:“你跟那小子没几天怎么就被同化了。”
李媛说:“胡说,我才不要学他。”
我问:“那小子有没有欺负你?”
李媛说:“她敢!”
我说:“你不要被他太早得逞了。”
李媛瞪大眼睛,问我:“什么太早得逞了?”
我说:“这个不方便说得太明白。”
李媛追问:“到底是什么?”
我说:“你真的想知道?”
李媛说:“真的。”
我说:“那我说了。”
李媛说:“说。”
我想了想,还是说:“我说了你不准骂我,更不能打我。”
李媛说:“好。”
“你不要太早跟他上床。”我飞快地说。
“什么?”李媛又问我一遍。
“你不要太早跟那小子上床。”我说。
“坏蛋。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李媛横横骂我。
“是你让我说的。”我说。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这种事。”李媛说。
“那你以为是什么事?”我说。
“不知道。”李媛说。
说到最后我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李媛用手捂住嘴,显得很愉快。这说明,我说的话她没有介意。
李媛笑起来,高挑的身材在我眼前左右晃动。我心想,如果是夏天,应该会更好看。可惜现在是寒冷冬天的一个晚上,李媛穿着厚厚的羽绒衣,只露出一个头,连脖子也被围巾遮得严严实实。
“李准这人表面上有点坏,心眼还是挺好的。”我说。
“这个我知道,他对我很好。”李媛说。
“你对人也不错。”李媛接着说。
“嘿嘿”,我傻傻地笑,显得十分无知。对于别人的夸奖,我总是显得很无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