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罐啤酒被我大概以每五分钟一罐的速度喝完,过不了几分钟,我的肚子立刻变得难受起来。我痛苦的在床上翻来覆去,同时沉沉地睡去。
大约半夜的时候,我醒来,感到肚子依然十分难受。既口渴又想小便。我始终想不明白,口渴和小便怎么会同时出现在我身上。
我起床到房间外面的厕所小便,回来时看见房间门口排了一排热水瓶,便提了一壶进来,却发现没有杯子。我又跑到服务台叫醒正在沉睡的店主。
“我想要个杯子。”我对着店主喊道。
女店主虽然被我吵醒,但依旧十分敬业。她热情地递给我一个一次性杯子,然后问我:“小伙子,昨晚把四罐都喝完了?”
“喝完了。你怎么知道我买了四罐?”我惊讶道。
“你进来时我都看清楚了。有啥事情想不开说出来,别藏心里,也别糟蹋自己。父母知道了多心疼。”女店主说。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我感动万分。
我问:“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
“凡是一个人来我店里住的人哪个不是为了感情,你们这些年轻人遇到一点点挫折总是喜欢把自己藏起来,然后自我糟蹋。这样逃避有用吗?”女店主感慨地说。
“大姐,您真厉害,这都被您看出来了。”我客气地说。
“不是我厉害,我见多了,何况昨晚上你傻傻地站在路口那么长时间,早就被人传到路尾了。”女店主说。
“哦,那我明天不去站了。”我说。
“去睡觉吧,别把身子冻坏了。”女店主说。
回到房间,我接连喝了两杯水,然后躺下去。窗外漆黑一片。我仍然想知道现在是几点。于是打开了关闭的手机,屏幕显示时间凌晨4点55分。除了能看到时间,手机里没有任何其它消息。
我把手机拿在手里,突然有抑制不住的冲动想打电话给何婉清。但,最终我还是关掉了手机。
再一次醒来,这夜已经过去。
我在这家旅馆登记了三天的房间。女店主似乎十分关心我的日程安排,热情地建议我到周边的地方走走。我听从了女店主的建议,按照她给我的路线到附近的某个地方走了一躺。
其实我并没有安排日程的打算,只要能过一天就算一天,无所谓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这种没有目的的生活目前正适合我。
女店主推荐我去的地方,我基本上都是步行过去,实在走不动了才搭车。步行可以让我记住路线,另外,可以省钱。
第二天下午我步行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庄,这里有大片的农田,农田里种了许多菜市场里都能买到的菜。一个农民正在田里锄地。这使我想起十多年前父亲也这样在田地里种过菜,但是现在那些田地已经被一幢幢高楼大厦替代。父亲不再握锄头也已经很多年。
我把这个村庄的主干道来回走了一遍。虽是主干道,但是路的宽度大小不一,有的地方很宽,有的地方很窄,大部分窄的地方都被门前的小店占领。
这条路和我住的旅馆所在的那条路实质上没什么区别,两边都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店。不同的是,我住的旅馆所在的那条路略显高档,因为在那里可以看到外国的时间。
我在这条路上的一家板栗店买了一些现炒的板栗,然后边吃边走回来。板栗的壳也随着我一路撒来。
晚上我换了一家饭店吃饭,因为中午吃的那家饭店炒的饭像没有炒过一样,淡而无味,端上来的炒饭依然是白白一片,除了几根葱点缀在上面,别无它料。我吃了还剩一大半就走掉了。最可恨的是连碗汤都没有,这使我怀疑这里全部是黑店。
吃完饭,我就回到了旅馆。女店主见我早早回来,便和我聊起来。
“小伙子,今天心情不错吧。”
“还好,你们这里这两天天气也不错。”
“是你来对时候了,前几天这里都下雨呢。”
“这里还有哪些地方好去的?”我问。
“可以去的地方多着呢,就是有点远,我怕你去了当天回不来。”
“哦,那我还是附近随便走走吧,我喜欢这地方,我也喜欢走路。”
“你可以往左边的路走去看看,那边有座寺庙,还有个纪念馆。”
“再说吧,明天再作打算。”我说。
“小伙子,你是失恋才出来的吧?”女店主问。
“你怎么知道?”
“那就是了。你们为了啥分手?”
“她悄悄和别人结婚了。”我说。
“哦,她为什么和别人结婚?”
“不知道,她大概认为我太小了。”
“什么认为你小?她多大了?”女店主疑惑的问。
“她和你差不多大。”我说
女店主惊讶,说:“什么?我都四十了,怎么和我差不多大。你开玩笑的吧。”
“是真的,和你差不多大,她有个女儿也九岁了。”我说。
“那你还要她?”
“我要她。”
女店主惊讶之余,对我无话可说。
最后她安慰我想开点,别糟蹋自己,以后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姑娘。
“每个人都以为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人,其实在你生命里最好的往往是你已经失去的。”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在某本小说书里看过的这句话。以前觉得这句话很平常,现在却不这样认为。
这天晚上我依旧买了啤酒,只是数量从四罐减少到了三罐。女店主见我提着啤酒回来,对我说:“小伙子,今晚还喝啊?”
我笑了笑,说:“不喝睡不着。”
她说:“那你少喝一点,留着明天再喝。”
我提起手中的袋子,说:“你看,已经少了一罐。”
女店主依旧叫我少喝,最好一个晚上只喝一罐。
我说:“一罐太少了,喝少了会更加难睡着。”
女店主摇摇头,表示对我不理解。
我半躺在床上,一边喝啤酒,一边吃昨晚剩下的花生。电视里模糊的播放着当地的新闻,我无心观看。
随着啤酒的快速下肚,我的肚子又难受了起来,仿佛有个活物在里面翻滚。我忍住难受,迅速喝下最后一罐啤酒,最后连电视和灯都没关就睡着了。
醒来时依然是黑夜,我迷迷糊糊关掉灯和电视,又继续睡。
再次醒来天已经很亮,透过窗户我看见外面路上行人已经络绎不绝。我打开关闭的手机看时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我骤然想起我将彻底断绝与所有熟人的联系,因为我匆忙出来根本就没有带充电器。
于是,我只能打开电视机,等待电视里的半点和整点报时。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终于看到了电视里的时间。13点30分。
我起床刷牙洗脸,出旅馆时,女店主见到我惊讶地说“喂,小伙子,你才起来啊,我还以为你早出去了呢。”
“是啊,刚起来。”我说。
“今天路那边有个集市,你没事可以去看看。”女店主说。
“什么集市?”我不解的问。
“就是卖一些东西。”她说。
“哦,先吃完饭再说。”我说。
说起吃饭,我总是感到难堪。这里所有的饭店几乎都以点菜吃饭为主,最好能喝上几瓶。而我一个人,除了经济上的考虑之外,点菜吃饭,总是显得不划算。
我当然希望能点菜吃饭,最好也能喝上几杯。但是,如果这样,在这里我呆不了几天就得乞讨度日,露宿街头。
因此面对漂亮女服务员热情地问我点什么喝什么,我总是很不好意思的回答来一碗面或一份炒饭。
这天中午,为了缓解两天以来的简陋伙食,我决定点菜吃饭。我大摇大摆地走进一家饭店,面对漂亮女服务员的热情招呼,我泰然处之。
女服务员很快给我拿来了菜单,并耐心的站在旁边等待我点菜。面对琳琅满目的菜单,我忽然感到眼花缭乱,内心一阵恐惧。因为这里所有的菜价格几乎都在三十元以上,连最普通的青菜也要二十元。
我摇摇牙,对漂亮的服务员说:“来一份青菜和一份家常豆腐。”
“还要其它的吗?”漂亮女服务员热情地问我。
“不用了。”我说。
“要喝什么?”漂亮女服务员又问我。
“不要了,来一碗饭就好了。”我说。
漂亮女服务员走后,我心里估算,家常豆腐三十元,青菜二十元,一碗饭至少也要两元。
“妈的,一顿饭吃掉老子五十二块钱,比住一晚旅馆还贵。”我暗自骂起来。
在极有尊严又极度心疼的情况下,我漂亮的吃完了这顿饭。一点也不剩下。“妈的,总得花的物有所值,不能剩下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根菜叶”,虽然一盘青菜两块钱的成本都不用,但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如此骂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