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每个周末都留在了何婉清家里。花蕾虽然知道晚上我和她妈妈睡在一起,但是这意味什么她并不知道。她依然每天快乐的叫我叔叔,依然每时每刻围着我,像个跟屁虫。
因为跟我在一起,花蕾可以获得更多的以前没有的自由。比如吃各种零食,比如看电视,比如我经常带她出去玩。
我想她已经接受了我,至少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
某个周末,何婉清值班,无法照看花蕾。我把花蕾带到了我的学校。她一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一刻也不离开。室友对寝室里多了这样一个小妞甚感兴奋。尤其是李准,尽跟花蕾说下流的话。惹得整个寝室热闹无比。
中午吃饭,李准叫来了李媛以及另外三个室友,大家一起到校外的餐馆吃饭。女服务员对我们一堆男人带着一个小姑娘来吃饭很好奇,于是她问:“这小姑娘是谁?真可爱。”
李准马上接上去说:“这是我媳妇,怎么样,漂亮吧。”
女服务员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说:“怎么可能,她这么小。”
李准坚定的说:“小就不会长大么,你没听说过童养媳啊,她就是她妈在肚子里时亲自指定嫁给我的。我们是指腹为婚。”
“哼,我才不信,现在哪还有这种事。”才十七八岁的女服务员说。
“不信我做给你看。”李准再次坚定的说。
“怎么做?”女服务员好奇的问。
李准对着花蕾说:“媳妇,你过来。”
花蕾问:“干吗?”
李准说:“亲我一下。”
花蕾从椅子上站起来,斜着头对李准说:“我才不要嫁给你,我要嫁给我的叔叔。”然后她一把扑到我怀里。
大家被花蕾这突如其来的话和举动惹得异常兴奋,我感到惊讶。只有李准闷闷不乐的对着花蕾说:“好,不要你了,我要休了你。”
花蕾说:“好,我也要休了你。”
这句话令在场所有的人都认为花蕾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女权主义者。而花蕾依偎在我身上,甜蜜的像个待嫁的新娘。
室友对花蕾铁定要嫁给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其中一个神秘地问我:“喂,哥们,你是用什么办法‘大小通吃’的?”
李准马上多嘴道:“不是‘大小通吃’,是‘买大送小’。”
我严肃的说:“你们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吃饭。”
李媛顺势给我碗里夹了一块肉。这举动也引起了旁人的非议。另一个室友接着对众人说:“他不仅‘买大送小’,还包二奶。”
他刚说完,李媛就红了脸。
李准对这句话感到极为不满,他说:“你们不要乱说,她是夹给小妞吃的。”
我也配合着说:“你们不要欺负人家,她是夹给天幼吃的。”
大家见李媛低头不说话,便打住了胡扯。
这顿饭一共吃了两个多小时,前后加起来总共点了十多个菜,喝了24瓶啤酒,结果令我难以容忍的是消费大大超过了我的预算。我估计我所带的钱不够买单,只好偷偷叫李准塞100块给我。
很不巧并且让我感到很不爽的是,李准塞钱给我时,被花蕾瞥到了。关键时刻,她张口就喊:“叔叔,快看得像抓贼一样。众人对这话十分好奇,纷纷看着我们。
李准乘机对花蕾说:“是你叔叔掉钱了,我帮他捡起来。”
这样的谎言大家都听出来了,惟独花蕾不知道。
可是回到寝室后,李准对大家说:“刚才幸好我机灵,说钱掉了,不然在那妞面前还不把脸给丢死啊。”
大家一起围上去说:“你这傻逼人家早就看出来了。”
李准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他说:“喂,哥们,那妞会不会看不起我啊?”
我说:“我都不感到丢脸你丢脸个屁!”
李准说:“你怎么和我一样?”
我说:“我怎么和你不一样?”
李准现出难堪的表情,欲言又止。我忽然明白过来。
我问:“你小子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李准赶紧说:“小声点,别被他们听到。”
接着,他又急忙去关了寝室的门,怕被其他室友听到。此时李媛正带着花蕾在校园玩。
“你不要糟蹋了人家。”我说。
“怎么会,她还不知道我对她有意思呢。”李准说。
“那你准备告诉她了没有?”我问。
李准郁闷地说了一句:“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平时不是很行的,现在怎么萎了?”我挖苦道。
“这个不一样。”李准说。
看着李准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发现这小子这次好像是真的动了心。
我爽快的说:“那好吧!”
“好什么?”李准问我。
“你自己找个机会跟她说。”我说。
“能说早就说了,哪会等到现在。”李准失望的说。
“我叮嘱你照顾她的事你有没有做到?”
“绝对做到了,我现在差不多每天都陪她吃饭,适时还买点东西给她补补身子。”
“你看我现在不是在学校的时间也多了。”李准接着说。
其实我并不喜欢做这种媒婆似的角色,但是看到李准痛苦不堪的样子,以及他前段时间对李媛的悉心照顾,我决定帮他这个忙。不过前提是,不准糟蹋人家。
我把李媛叫到了操场上,在操场上绕***。花蕾一个人在我们前面玩耍。
开场白是这样的:
我问李媛:“你觉得李准这人怎么样?”
李媛淡淡的说:“挺好的,挺会照顾人。”
我说:“他是看人照顾的,他从没像照顾你一样照顾过我。”
李媛说:“呵呵,你们男人之间哪还需要照顾啊。”
我说:“你说的对,但是我觉得他对你特别照顾。”
李媛说:“是吗?”
我说:“我觉得是。”
李媛闭上了嘴巴,不说话。
我说:“他最近老为一件事烦。”
李媛问:“什么事啊?”
我说:“你猜猜看?”
李媛说:“猜不到。”
我问:“你都感觉不出来吗?”
李媛说:“没感觉。”
我说:“他最近一副焦头滥耳,肯定是感情的事了。”
李媛问:“他失恋了啊?”
我说:“有点像,但又不是。”
李媛又问:“那是什么?”
我说:“你天天跟她在一起,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媛说:“不知道。”
我说:“他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人。”
李媛说:“真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实在不想在这样缠绕下去,忍不住直接说:“他要我跟你说的是其实他已经喜欢上了你。”
李媛愣愣的看着我,然后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我问。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是故意逗你的。”
“啊你为什么要逗我?”
“为了替我爸爸惩罚你。”
我惊呆了,愣在那里。
“怎么了?”李媛问我。
“你知道换座位的事了?”
“李准早就跟我说过了。”
“好小子,为了女人连兄弟都出卖了。”
“呵呵。”李准淡然的笑。
“你不怪我吗?”我问。
“不怪你,也不关你的事。你是个好人。”李媛说。
对于李媛说我是个好人这句话,以前我从未听过,这使我深受感动。
离开操场时,李媛回头对我说:“你和他说,叫他自己来跟我讲。”
然后她独自向寝室楼跑去。我带着花蕾走出校门,带她回家,明天她还要上课。
自从有了何婉清以后,我的生活几乎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每周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我都留在何婉清家里。从开始家教到今天,这种改变曾让我感到措手不及。可是不久,这种措手不及也变成了习惯。
我以为我在改变生活的同时,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何婉清,这个大我许十多岁的女人,我以为我可以拥有她一辈子。
但是事实总是出人意料,或者是我的想法过于单纯。我总是相信事实,以为得到一个人是一辈子的,以为何婉清肯定也如我想得一样。不再有任何怀疑。
那个手臂被我砍了一刀的男人在某个晚上又出现在了何婉清家里。那天因为我下午有四节课,上好课后已经很晚,到何婉清家里也比平时晚了许多。
何婉清和他一同坐在沙发上,见我进来,他们两个人神情都有点木然。我张口就对那男人说:“你来干什么?”
男人不说话,眼睛盯着茶几上的一个红色小本子。何婉清站起来,用手指了指茶几上的红色小本子。
我拿起红色小本子,封面上刻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下面是“结婚证”三个字。我翻开,里面是两个人红色背景的二寸照,一个何婉清,一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发证日期,前天。
突如其来的打击和失控的情绪马上让我不知所措。我忍住悲痛对何婉清说:“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
“对不起。”何婉清无力的说着这三个字。
“老弟,你还年轻,你可以找个更好的,为了她不值得。”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语气平和的对我说。
“你能对她好吗?”我质问男人。
他沉默。激动的情绪和痛苦的神情使我不由自主的蹲了下去,我用双手抱住脑袋,欲哭无泪。
“不要这样子”,何婉清过来安慰我,把手放在我背上。
“你走开,不要碰我。”我大声地对何婉清吼道,并一把推开了她。
“这是为什么?你到底有没有爱我?”我沉痛地问何婉清。
“爱可是我不值得你爱。”何婉清吞吞吐吐的回答。
我起身冲出了屋子。眼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挂满了我脸上。
事实,或者相信。这两个词,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用。伤痛盖过了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