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寝室楼时,女管理员突然格外热情地问我:“今天来的那个是你阿姨啊?真漂亮啊。”
我顿了顿,想说“她还是你妈呢”,可是一转念又不想说了。我只说“她是我朋友”,然后就上楼了。
李准看我回来,很是兴奋。他说:“这妞有三十多啦,我看跟十七八的姑娘没什么区别啊。”
我说:“她今天打扮的年轻了一点。”
“恩,你跟她把事情给做了没有?”李准没说一句就直奔主题。
我说:“你这人讲话怎么就这么不文明呢。”
“哦,那你们搞了没有?”李准改口说。
我瞪了他一眼,狠狠地说:“搞了。”
“你小子有进步啊,感觉怎么样?”李准仿佛比我还高兴。
“你都破了好几个处了还问我。”我说。
“这个听别人讲比较有劲,自己做没什么感觉。”李准故作矜持地说。
“你变态。”我狠狠骂了他一句,他依然嬉皮笑脸。
“你小子‘以小吃大’不怕吃亏啊?”李准突然问我。
“不怕,喜欢就行了。”我认真的说。
“你还来真的啊?”李准惊讶道。
“当然是真的。”我回答。
“哈哈哈哈”,李准把我疯狂的嘲笑了一阵。
然后他一脸严肃的说:“你他妈头脑发热。”
我没理睬他。
“你打算一辈子和她在一起啊?”李准接着问我。
“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说。
“你他妈脑子有病。”李准骂道。
“你不会明白的。”我说。
“人家小妞都这么大了,你还要她,娶小妞还差不多。”李准十分鄙视的说。
“距离产生美啊。”我说。
“美个屁,她人老珠黄,你没法解决需要的时候,你就后悔啦。”李准愤怒的说。
“这个到时候再说。”我轻松地说。
“到时候就来不及了。”李准心急火燎,就好比皇帝不急太监急的那种。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说。
“也是,不急不急,时间还长着,小妞她娘还可以用上一段时间,你慢慢享受吧。”李准突然改变态度,拍着我肩膀说。
“你变得真快。”我说。
“哪里,我是看小妞她娘长得还不错,目前也没男人,还有房子,干放着也是浪费,你跟她一起连开房间的钱也省了。我是替你开心。”李准镇定地说。
“你还想得真周到。”我说。
“一般一般,兄弟也是替你考虑。”李准又拍了拍我肩膀说。
“你还真以为我赞同你的话啊?”我甩开李准的手说。
“你小子咋变样了!”李准说。
“变咋样了?”我问。
“以前你都不在乎女人的啊,现在碰上这个老女人怎么就变婆妈了。”李准疑惑的说。
我一想,对啊,以前对女人我都是不在乎的,现在怎么变婆妈了。于是我便说:“大概这老女人比较罗嗦,我被她同化了。”
李准说:“那你还是少跟她在一起好。”
我说:“这可不行。”
李准说:“那你只有被同化的份了。”
我说:“我会挺住不被同化的。”
李准说:“人家二顶一,你怎么挺得住?”
我说:“没关系,我挺得住。”
李准说:“既然你视死不肯回头,我也没办法。不过你牺牲了我会帮你风光大葬的。”
我狠狠回敬道:“胡说。”
第二天一上课,就有女生问我昨天的那个女人是谁。我猜想那三个女生已经把我有女儿的事传遍整个班级了。于是我依旧故意说:“小的是我女儿,大的是小的她妈。”
“什么啊?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一个女生说。
“小的是我女儿,大的是小的她妈。”我重复了一遍。
“真的假的?”那女生很不相信的问我。
“真的。”我说。
“我不信。”她说。
“为什么不信?”我问她。
“因为这根本不可能。”她说。
“我也觉得不可能。”我说。
那个女生把头转了回去。过了一会,又转过来一个女生问我:“听说那女的长得很漂亮,她是你什么人?”
我怕她一直纠缠下去,没心思上课,于是我说了实话。
“她是我女朋友。”
“听说那女的看起来很成熟,还有女儿。”
“是的。”
“那她怎么可能是你女朋友?”
“我喜欢上了一个大我很多岁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有个女儿。”我认真地回答她。
那个女生怔了怔,然后留下两个字:“骗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讲了真话还是没人相信。最后我只能非常自恋的认为:那两个问我的女生都是暗恋我的。
课上,我老是想起何婉清,想起近来发生的事。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我还想起了以前那个高我两届的女人。我想:她要是知道我现在找的是一个比她还大十多岁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有个女儿,她一定会震惊的死掉。
想着想着,我拿出手机给何婉清发了一条短信:“想你了,宝贝。”
我一心等着何婉清回短信,可是过了上午四节课,我都没有收到何婉清的短信。这使我郁闷了一个上午。
吃过中饭,正当我躺在床上快睡着的时候,收到了何婉清的短信:“手机一直放在包里,刚刚才看到你的短信。你吃过饭了吗?”
我回道:“吃过了,现躺在床上休息。”
何婉清回过来:“那你休息吧。晚上早点来我家陪天幼好吗?今天晚上同事们要聚会,我可能要晚点回去。”
我发过去:“好的,你当心点。”
何婉清回过来:“知道了。”
下午下了课,我直接去了何婉清家里。我到花蕾的学校把她接回来。她背着一个沉重的书包,一见到我就问:“叔叔,怎么妈妈没和你一起来啊?”
我说:“你妈妈今天有点事,要晚点回来,所以叔叔来接你。”
花蕾问我:“妈妈今天有什么事?”
我说:“你妈妈今晚和同事聚会,所以晚点回来。”
花蕾又问:“那晚饭吃什么?”
我说:“叔叔带你去吃饭。”
蕾十分高兴的回答。
我说:“我们先回家,你先把书包放在家里,然后我带你出去吃饭。”
花蕾高兴的连连点头答应。
大概对上次免费吃的两只鸡腿仍记忆犹新,当我们经过那家饭店门口时,花蕾硬是嚷着要进去。
我说:“不要进了吧,这多不好意思啊。”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花蕾已经蹦了进去,而且找到了我们上次坐过的那张桌子。我没有收到女服务员异样的目光,而是受到了女服务员十分客气的对待。这使我意外万分。我只能当作女服务员已经忘了花蕾曾经免费吃过她们的鸡腿。
我点了花蕾喜欢吃的虾,又点了两个菜。在等待上菜的时间,我有意识的问花蕾:“天幼,万一有一天叔叔成了你爸爸,你会怎么样?”
花蕾十分干脆的回答:“不行。”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花蕾回答的这么干脆。
“为什么不行?”我问。
“因为我要嫁给你,你做了我爸爸,我就不能嫁给你啦。”花蕾大声地回答。
这句话距我十米之内的人都已经听到,而且我确保他们没有听错。因为,花蕾一说完这句话,周围的人立即向我投来了猎奇的目光。
我赶紧对花蕾说:“小声点。”
虽然我很快制止了花蕾的过度天真,但是服务员显然对花蕾的那句话记忆深刻。我看见两个女服务员窃窃私语,还用眼角打量我。
正当我担心她们是否把我当成贩卖儿童的人贩子之际,一个女服务员端上来一个菜。花蕾拉着这个女服务员问:“阿姨,我的虾怎么还没来啊?”
服务员说:“马上就来了。”
我对花蕾说:“先吃这个吧。”
服务员给我们端来了两碗饭。随后又上了一个菜,还不是花蕾想吃的虾。正吃着,花蕾突然站起来说:“叔叔,我想去厨房看看。”
我立刻想起了两只免费鸡腿。
“不要去了,那里今天没有鸡腿。”我说。
“你怎么知道没有鸡腿?”花蕾问我。
“我已经去看过了。”我随口说。
“你什么时候去的?”花蕾又问。
这个问题我一时无法回答。于是我立即改口说:“不能再去拿鸡腿了,再拿鸡腿你的虾就没了。”
“拿鸡腿跟虾有什么关系?”花蕾疑惑的问。
“你白白吃了人家的鸡腿,人家就不给你虾了。”我说。
花蕾犹豫了一下,又坐在了椅子上。
我说:“虾比鸡腿好吃,你就不要再想鸡腿了。”
花蕾回答:“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