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何婉清关系的转变,一度使我感到像是做梦。有时,现实以及未来使我感到恐慌。爱上一个人的幸福以及痛苦不言而喻。每天想知道一个人的存在以及她在做什么,以及她是否像我想她一样想我,等等,都使我痛苦并幸福。
年龄的差距,对何婉清永远是个尴尬的存在。我虽然竭力表示不介意年龄的差距,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总是没有我说的那么轻松。
上个周五的晚上,我为自己能受到何婉清的邀请留在她家过夜而一直感到激动和幸福。那晚我帮花蕾补习结束后,花蕾很快就睡着了。我与何婉清坐在沙发上做了一次长谈。从双方的家庭成员谈到家庭背景,最后谈到我们的以后。
我记得我说:“我会娶你的,还会当天幼是自己的亲身女儿。”
何婉清轻描淡写地说:“你还小,以后会遇上比我好的女孩。我不要求你对我负责,你什么时候想离开都可以。”
我说:“我不会的,也不是这样的人。只要你不嫌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你答应我娶你。”
何婉清认真地说:“我会害了你的。就算你答应,你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
我说:“我会说服他们。”
何婉清说:“我不想这样,我希望你以后能更好。”
我赌气地说:“没有你,我以后好不了。”
何婉清说:“不要任性,你以后会后悔的。”
我说:“我不后悔,我就是要你。”
说到这里,我们彼此陷入了沉默。何婉清眼里出现了迷茫神情。我伸手抱住她,她靠在我怀里。我们一直抱着。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何婉清在我怀里睡着,直到她醒来,发现我依然抱着她。
何婉清说:“到房间里睡吧。”
我迟疑了一下,低声问:“我也进去睡吗?”
何婉清说:“进来吧。”
她拉着我的手,进了她的房间。
这是我的初夜。虽然之前,我和室友曾热烈讨论过男女之事,对事情的各个细节都做过充分细致的研究,但是到了真实境地,事情依然令我紧张和不知所措。
何婉清对我循循善诱,同时流着眼泪对我说着三个字: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我问。
“你还是个孩子,而我已经是离过婚的女人。”何婉清说。
“没关系,为了你我什么都值得。”我说。
“如果晚出生十年,我一定嫁给你。”何婉清坚定的说。
“现在我也可以娶你。”我说。
“可是现在我配不上你。”何婉清说。
“不要说这种话,这辈子遇上你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说。
她紧紧抱住我,眼里流着泪。我一直劝她,她还是忍不住要流泪。
何婉清来我学校这天是周末,寝室特别脏。平时大家去上课或者做其它的事,很少在寝室,寝室也容易保持干净一点。一到周末,大家都窝在寝室,除了拉之外,其余都在寝室解决,寝室就不能同往日相比。
何婉清费力的扫完地,又拖了地。地面出现了几个月以来未有的干净程度。李准啧啧称赞何婉清贤惠能干。赞完了何婉清,他无缘无故把花蕾也称赞了一番。他说花蕾如何聪明漂亮,如何能说会道,前途无可限量。最后,他称赞的失去了节制。
他说:“花蕾将来一定能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这句话,差点令何婉清把花蕾从李准身边拉开,免得受污染。好在我一翻解释后,才阻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
花蕾很快与李准这小子亲热的好像比我跟她还熟。我对李准说:“中午她就跟你混了,给她一份酱爆虾就好。”
李准大概在心里估算:“学校里一份酱爆虾要18元,没准这胖小妞吃了一份再要一份,那就严重了。”
于是,他赶紧对我说:“跟我混没问题,但是中饭的钱还得你付。”
我说:“你小子尽会占便宜。”
李准对着我耳朵得意的说:“嘿嘿,谁叫你‘买大送小’啊。”
我也“嘿嘿”了两下,说:“你别得意,那一盒东西你也别想要了。”
李准凑上来问:“什么一盒东西?”
我说:“忘了最好。”
李准摸了摸脑袋,恍然大悟,指着我说:“你耍赖。”
我吼道:“你有把地扫干净吗?”
李准争辩:“我不是扫了啊!”
我说:“那是何婉清扫的。”
李准狡辩不过,只好放弃,脸上的表情显示对我极为不满。
中午我们四个人到学校食堂吃饭。李准硬是要了两瓶啤酒,一瓶给他自己,另一瓶给我和何婉清。
花蕾对香喷喷的酱爆虾赞不绝口。除了虾,她什么也不想吃。
李准对花蕾说:“吃了还想要的话,再叫叔叔去买,这个叔叔今天带了很多钱。”
花蕾连忙说:“好。”
我对李准说:“你怎么尽占便宜,这虾好像有一半是你吃的。”
李准说:“我是怕她吃多了拉肚子,所以帮忙吃了点。”
我说:“这个忙,我也可以帮。”
何婉清被我们两个逗得捂着嘴笑。她对我们的反应就是:无话可说。
饭后,李准借故走开了。其实他是想去玩游戏。我带着何婉清和花蕾在校园里逛。这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我像所有带其他同学来学校玩的人一样,经过一幢楼就对何婉清说这是什么什么楼,是干什么用的,有什么特点,等等。我兴致盎然的说着这些事情,却发现何婉清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我问何婉清:“你不想听吗?”
何婉清回答:“不是。”
“那看起来你表情不好?”
“没什么,不要介意。”
“我不介意,你有心事要告诉我,不要放在心里,现在我是你最亲的人。”
何婉清静静地看我一眼,不说话。
“说说你的事情吧。”我接着说。
“恩,我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何婉清吞吐的说。
“怎么会没什么好说的呢,你的工作,你的朋友同事都可以说啊。”
“我没什么朋友。”
“那你的同事呢?”
“同事也没什么好说的。”
“哦。”
我沉默。
何婉清问我:“你不开心了?”
我笑嘻嘻的说:“没有,我怎么会不开心呢。跟你在一起我比什么都快乐。”
花蕾走到了我前面,我跑过去抱起她,走了几步,又把她放了下来。花蕾兴奋的还要我抱她。
我说:“天幼,你真重啊。”
花蕾开心的笑着,坚决不从我身上下来。恰巧此刻我们班的三个女生从我前面走过来,她们看到我抱着一个小姑娘,便跑过来问我这姑娘是谁,还说这小妹妹真可爱。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开玩笑的说:“这是我女儿。”
何婉清听我这样说,瞪了我一眼,很快又露出了笑容。
她们不相信我的话,其中一个说:“怎么可能?”
我说:“为什么不可能?”
她们看了看我身边的何婉清,然后又对着我说:“这是你外甥女吧?”
何婉清笑了出来,同时露出了不知所以的表情。
我指着何婉清对她们说:“你们觉得我像她吗?”
其中一个女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何婉清,然后说:“不像,你没她漂亮。”
我立即露出了尴尬的脸色,我说:“你对我有意见,也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啊!”
三个女生都笑了起来,何婉清在一旁也似笑非笑。
此时,花蕾正好喊何婉清妈妈。三个女生听了都难以置信。她们对我是花蕾的爸爸坚决不信。
虽然如此,她们还是很喜欢跟花蕾亲热,玩了很长时间才离开。临走时,她们三个回头看我,脸上依然一副坚决不相信花蕾是我女儿的表情。
直到她们走远以后,我才伸手牵何婉清与花蕾。阳光照下来,温暖,舒服。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跟我牵手的是这样一个女人。
我带着她们几乎走遍了整个学校。期间,我给花蕾买了一包大白兔糖和两只茶叶蛋。花蕾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一边跟着我们行走。到篮球场时,球场上的人用惊羡的眼神打量我,尤其是打量何婉清。因为何婉清今天确实很漂亮。
为了避免下班高峰公车拥挤,何婉清与花蕾没有留下吃晚饭就回家了。我送她们上车。看着随车飘扬而起的尘土,我依然感到这像是一场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