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蕾依旧默然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我推了推何婉清,轻声说:“你去看看天幼吧。”
何婉清从我身上移开,走到花蕾面前,蹲下,伸手擦掉花蕾脸上剩余的眼泪。她轻声对花蕾说话,然后牵起花蕾进卫生间。
我站在门口看着她们,不知道该干什么。我想离开,却发现已经远远过了末班车时间。今晚,从开始到现在,我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直觉告诉我,仿佛整整一夜都在哭泣。
仿佛,一切都是梦。
我从包里掏出烟,继续点上。
何婉清帮花蕾洗好后,让她先上床睡觉。然后她叫我也去洗脸。
我说:“不用了。”
她过来拉住我的手,把我带进卫生间。我们距离很近,我能感受到她每一根头发的跳动和内心的呼吸。何婉清给我拿毛巾,帮我放水,不说话。
我说:“我喜欢上你了。”
何婉清用诧异的眼神看我,没有回答。
我说:“我说的是真的。”
她说:“你先洗脸吧。”然后,她走出了卫生间。
我洗好脸出来。何婉清坐在沙发上,神情迷惘,仿佛经历了恍若隔世的事。我紧张的过去,坐在她身边。
何婉清问我:“你手还痛吗?”
我说:“不痛了。”其实,我并没有在意到底有没有痛。
她说:“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吧,太晚了,已经没车回去了。”
我固执地说:“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
沉默。过了一会,何婉清开口说:“我知道,可是你还小,要好好读书。”
我说:“你别认为我小,我不是孩子。”
她说:“我们两个不可能,你都看到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我倔强的说:“我不在乎。”
她说:“不要孩子气,你会后悔的。”
我激动地说:“我不后悔,只要你要我。”
她说:“你太年轻了,我会伤害你的。”
我说:“我不管。”
沉默。
“不要讲这些了,你晚上睡书房里的那张床吧,我已经把被子铺好。”何婉清岔开话题说。
我难过地说:“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我是认真的。”
然后我固执的把头靠在了她怀里,紧紧抱住她。
我一边哭泣一边说:“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她抱着我,久久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在她怀里哭了多久,不知道对她说了多少遍“我喜欢”,最后睡着了。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被子。何婉清没有在我身边,我想她是进房间睡了。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五点。四周很静,仿佛昨晚没有发生过那些事情。但是,一想到这里,我心跳得厉害。
我记得自己昨晚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以及何婉清的每一个表情。我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太冲动了,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
像大醉后的清醒,像受伤后的痊愈,像冲动后的冷静,我想起昨晚发生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何婉清的脸深深留在我脑海里,我害怕不能再见她。
我想我是真的喜欢她。
想着想着,我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后,天已经很亮。我看了看何婉清的房间和花蕾的房间,门都关着。她们都还没有起床。
我轻轻地起来,抬手时发现被烟灰缸砸过的手臂很痛,连抬起来都困难。我只能忍着痛叠好被子,脸也不洗就出了门。
下楼梯的时候,眼泪情不自禁的从我的眼里流了下来。
回到学校,我没有想找任何人倾诉的**,即使李准也不想。
李准依然不在寝室。其他人问我昨晚为什么没有回来。我勉强朝他们笑了笑,骗他们说到同学那里去了。
我只想睡觉,从早上睡到晚上,再到早上,最好永远不要醒来。
不知道是做梦还是臆想,睡觉的时候,我想到了父亲和母亲。
父亲骑着一辆半旧半新的老牛车,前面坐着我,后面坐着三姐和四姐,四姐坐在三姐里面,三姐用双手护住四姐,然后紧紧抓住父亲的腰。我们坐在车上很开心,父亲正载着我们到外婆家。
我和三姐四姐都知道,到了外婆家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路上,有人对父亲说:“你这辆自行车抵得过菲亚特(以前的一种出租车)。”父亲很开心的笑了。
我见到路边有许多稻田,稻田里飘浮着大片大片金黄黄的稻子,一副丰收的景象。我问父亲:“爸,我们家的稻田在哪里?”
父亲用单手骑车,抬起一只手指着远方说:“在那里。”
我朝着父亲指过去的地方看去,依然是金黄黄一片的稻子,分不清哪块地是自家的稻子。
可是,我说:“爸,这么多稻子怎么吃得完?”
父亲笑着说:“吃不完才好。”
我也跟着父亲很开心的笑,一路上都笑,仿佛一夜之间,从童年笑到老年。
母亲正背着我上路,我昏昏沉沉地趴在母亲背上。夏日午后,烈日从头顶射下来,炽热,狠毒,让人无处躲藏。
我身上不知生了什么病,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豆子,奇痒无比。母亲急促的喘息声转化为汗水透过她的背传到我身上。
汗水使得我不时地从母亲的背上滑下去,母亲走几步路,就要把我往上推一点,每推一次,她的喘息声也吃力一次。
我有气无力的对母亲说:“妈,我头晕。”
母亲说:“孩子,忍耐一下,很快就到医院了。”母亲的脚步不自觉的加快,喘息声也越来越吃力。
我说:“妈,停下来休息会吧,你背不动了。”
母亲说:“没关系,很快就到了。”母亲低着头一路向前走去,一刻也不停下。
我说:“妈,我痒。”
母亲说:“孩子,我知道了,再忍耐一下,就到了,到了医院就不痒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昏昏沉沉地感到还是趴在母亲背上。胸口和母亲的背粘在一起,都是汗水。
我问母亲:“妈,到医院了没有?”
母亲说:“很快就到了,再走几步就到了。”
我说:“妈,我头晕,我什么都看不见。”
母亲说:“孩子,醒醒,不要睡着,已经看到医院了。”
可是,我感觉一直都趴在母亲的背上,随着母亲的脚步跌上跌下,从来没有下来过。
这一路,我趴在母亲背上,仿佛走了一辈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