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准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我回到寝室脚都没洗就上床睡了。正沉睡之际,一只冰冷的手趴在了我屁股上。
我大声叫了起来:“谁啊?妈的,欠揍啊。”
李准发出得意的笑,淫荡的问我:“哥们,你和小妞她娘发展的怎么样了?”
我愤愤地说:“没怎么样,别妨碍我睡觉。”
李准见我不理他,又把手伸了进来。我把身子一缩,冲着他喊:“你妈的,你欠揍啊。”
他一副打死也不怕的样子,威武不屈的说:“哥们,你和小妞她娘到底发展的怎么样了?”
我大声说:“没怎么样啦,一点进展都没有。”
李准说:“你***真没用,这么长时间还搞不定。”
我说:“***,我又不是去搞女人的。”
李准说:“‘一举两得’啊。”
我说:“‘一举两得’个屁啊,老子差点陪夫人又折兵呢。”
李准听我这样说,以为我已经**给小妞她娘了,兴奋地问:“你小子**了啊?”
我说:“失个屁啊。”
李准愤愤地吼道:“那你陪个屁夫人折个屁兵啊?”这话我听起来十分拗口,可李准说得十分流利。
我把前段时间小妞她娘不在家,我多陪小妞的事情从头到尾讲给李准听,还把小妞她娘和男人在客厅里发生的事讲给他听。
李准听了一个劲地揪住“客厅”不放。
他说:“说清楚点说清楚点,客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听到声音。”
李准追问:“什么声音什么声音?”
我说:“就是呼吸急促的声音。”
李准很无聊的要求我说:“你模仿一下声音是怎么样的?”
我说:“你神经病啊,这个怎么模仿。”
李准说:“那我模仿一下,你看是不是这样的。”
接着,李准真的发出了“哼哧哼哧”他自以为呼吸急促的声音。
我说:“你他妈变态啊,你连人跟猪都分不清了啊,你这纯粹是母猪和公猪交配的声音。”
李准惊叹了一下,说:“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既然像母猪和公猪交配的声音,八成也像人了。人和动物在交配方面是没什么区别的。”
我说:“你真他妈变态,亏你想得出来。”
李准说:“就这么一点声音啊?还有没有其它的?”
我说:“没有了,就这么多。”
李准听了,觉得很不过瘾,硬是逼我再说一点。
我说:“真的没有了,你不要妨碍我睡觉了。”
李准意犹未尽的离开了我的床。
其他室友听说我做家教的是一对单身母女,对她们,尤其对花蕾的妈妈甚是感兴趣。一有空他们就跟我胡扯单身女人性饥渴的问题,最后每次都扯到何婉清身上。
我告诉他们小妞她娘叫何婉清,他们一个个直流口水。他们说:“这么好听的名字,人一定漂亮。”
我故意说:“长得很一般,你们看了肯定不会喜欢。”
一个室友说:“到了这个年纪的女人长得一般也无所谓,反正又不娶过来做老婆,只要能上床就好。”
我说:“你们真是一群色狼,我对她一点色心都没有。”
这句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了全体室友疯狂的耻笑。他们一齐攻击我:“你他妈才是人面兽心,伪君子。”
尽管他们如此污蔑我,但我并不生气。因为我清楚,我的确没有特意对她有过非分之想,我的心是干净的。
我时常怀疑大学里是不是真正培养人才的地方,所谓的道德素质早已不知去向,像我们这种整天操着粗话的人,几乎每个寝室都有,而且几乎人人都会。如果谁不用粗话,反而难以与人交流。
游戏,打牌,每个寝室从白天到晚上,从晚上到白天,生生不熄。很少有人在乎今天有没有上课或者在乎今天上什么课。我们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就变得习以为常。习以为常就变得十分安心。安心了一切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有时候,我觉得人其实不要有太多想法的好,这样容易安心生活。如同我对小妞她娘,正因为没有太多的想法,我才经得起室友疯狂的耻笑。亦所谓清者自清。
但是我想到有些人是不能清者自清的。比如小妞她娘,室友们对她疯狂的议论可以遮盖一切。不知道她现实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这种事情,我心想。
我开始感到疲劳,做家教其实也是一件麻烦的事。除了准备好辅导的内容外,每次挤将近一个小时的公车也使我非常劳累。而来回要两个小时。我想人总是会对一件事情感到疲惫的,不可能对一件事情永远都乐此不疲。如同男人对女人,或者是女人对男人。
照李准的话说,就是“虽然女人的身体在本质上没有区别,但是如果每天跟同一个女人睡觉那将是无法忍受的。”
我不知道李准到底跟几个女人睡过觉,听他的口气好像全天下的女人都跟他睡过觉似的。我不免对他嗤之以鼻。照他的说法,还仿佛天下所有的丈夫都处在水生火热之中。而事实并不如此,这个大家都知道。何况李准也还没有成为别人的丈夫,他说的话还欠权威。
但是,人是很奇怪的。尽管你对一件事情感到疲惫,可是当你已经身处其中,你并不会很快退出来,或者你有心无力。我常常听到一些人抱怨这个抱怨那个,但是结果都回到了抱怨中去。这大概也是全中国许多不幸家庭不幸的理由。
当然,我没有抱怨。虽然我对家教感到疲劳,但是我并没有打算辞掉这份兼职。辞掉以后,我的生活将更加无聊。
回到学校的第二天上午,我还在床上睡觉。我的手机收到了小妞她娘发来的短信,写着“谢谢”两个字。这令我十分意外。
我没有回小妞她娘短信。原因是:第一我当时正睡觉,懒得回;第二我觉得没必要回,发回去“不客气”三个字未免显得太客气了。这也许不是我想要的。
可是,到了下午,我又收到了小妞她娘发来的短信,写着:你在干嘛呢?怎么不回我短信?
我看了觉得奇怪,这样的短信只有无聊的姑娘发给正不理她的男朋友时才用的,难道这女人也正无聊不成。
于是,我酝酿了许久,回过去:没在干嘛,刚起床。
我以为我这样回过去她就不会发过来了。而且,我觉得也没什么内容好回了。
过了一会,我的手机又来了短信,还是小妞她娘的,写着:你怎么这么晚才起床啊?中饭吃了吗?
我开始确定这女人不仅无聊,而且发春。竟然干预起我的私事来。由于这女人年龄比我大,为了显示我的尊重,我回过去:是啊,起早了也没事做。刚吃过。
小妞她娘回过来:你下午做什么呢?
我开始怀疑小妞她娘是不是喜欢上我了,竟然问这些只有恋人之间才发的短信。而且她发来的短信里尽是“啊,呢,吗”之类的语气词,我的直觉里,这些词纯粹是姑娘发给男朋友时才用的。
于是,我又痛苦又欣喜的酝酿了许久,回道:这个问题难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下午要干什么。
小妞她娘大概认为我的回答很有个性,她回道:哈哈,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真怪!
我回过去:大学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多着呢,10个人中有11个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小妞她娘回过来:怎么可能?总共只有10个人怎么会出来11个人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呢?
这下我不仅怀疑小妞她娘发春,而且智商极低。明白人都知道我说的是怎么回事,她竟然还这样问我。
我回过去说:不是吧,你是个做医生的,怎么连这个都问。
过了半天,小妞她娘回过来说:我是天幼,我妈妈在洗衣服。
我晕,遂停止了发短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