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花蕾复习完了作业,还直接帮她作了一些题目,由于我知道这些题目无论我怎么讲,花蕾都不可能做出来,索性我就直接帮她做了,免得她烦恼,也省了我白费口舌,节约了时间。
家教结束时间很快就到了。可是女主人还没回来,我不禁担心起来。假如她迟迟不肯回来,我岂不是又回不去了?
我对花蕾说:“看来叔叔今天真的要大吐血了。”
花蕾说:“什么大吐血啊?”
我说:“你妈妈还不回来,叔叔走得了吗?”
花蕾说:“你不许走。”
我说:“我还没走,我只是怕赶不上末班车回去。”
花蕾说:“那你就睡在我家?”
我第二次听到花蕾说这句话,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睡在这里了。可是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虽然第二天是周六,我也不必急着回学校,但是睡在这里总不合适。况且留我的人,不是那个女人。
我说:“你先去洗脸刷牙,叔叔等你睡着了再走。”
花蕾说:“好。”
我把花蕾安顿在了床上。我说:“叔叔在外面看电视,你睡觉吧。”
花蕾要求我不要把她房间的门关上,而是留了一条缝。
她说:“这样我才能看到你在外面。”
我把电视声音调得很小,以防影响她睡觉。我以为这样花蕾很快就会睡着,我也可以很快回去,不用“大吐血”。
可是过不了多久,我听到花蕾喊:“叔叔,叔叔。”
我在外面回答:“我在,你有什么事?”
花蕾没有回答我。我便不去打扰她。
我没有心思看电视,一心只想着花蕾快点睡着,然后赶公车回去。虽然挤公车很难受,但是比起将近四十块的打的费,我还是宁愿难受。
坐在沙发上,我想起有一次父亲来学校看我的情况。那天,父亲独自一人来学校看我,列车到站是半夜,已经没有公车,父亲问出租车司机到我学校要多少钱。那畜生一开口就说要五十,父亲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回头就走了。
父亲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坐下来,点上几块钱一包的烟,一直抽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父亲坐公车来到我学校,我见到他时,他两眼红肿,显得很疲惫。我问:“爸,你昨晚没睡啊?”
父亲告诉我他想坐出租车又舍不得坐,只好在车站坐了一夜。他还特别有趣的对我说:“我听司机要五十,赶紧在脑子里算了一笔帐。这可与我坐10个小时的列车费都差不多啊!”
我说:“那司机骗人的,从车站到学校只要二十块。”
父亲惊叹地说:“啊,现在的世界,真是人吃人。”
我说:“现在的司机都这样,欺负不是本地的人。”
父亲在家里很省,但是到了外面绝不是那种一毛不拔的人,尤其来学校看我,他总是带上很多东西,临走时还塞钱给我。只是,如果钱是花在他自己身上,他总是能省则省。
接父亲亲手给我的钱总是让我感到震撼。平时大姐从卡里汇钱给我,我知道那钱虽然也是父亲给的,但从没有父亲亲手给我时那么震撼。
想到这里,我感到越来越急,时不时地看时间。我想:四十块的打的费,父亲是坚决不愿意的。
花蕾的妈妈还没回来。我站起来,悄悄走到花蕾房间的门口,看她睡着了没有。我一到门口,听到花蕾喊:“叔叔,叔叔。”
我说:“你怎么还没睡着啊?”
花蕾说:“我睡不着。”
我问:“你干吗睡不着?”
花蕾说:“我怕。”
我说:“别怕,叔叔在外面守着。你快安心睡。”
无奈,我又坐到了沙发上。四周很静,除了电视的声音,听不到任何响声。坐着坐着,我发现自己也有了睡意。正当我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时,我又听到了花蕾的喊声:
“叔叔,叔叔。”
“叔叔,叔叔。”
“叔叔,叔叔。”
我惊醒过来,发现花蕾的声音极度恐慌。
“你到底怎么啦?叔叔在外面呢。”我问花蕾。
花蕾说:“叔叔,我想确定你在不在,你在我才安心睡觉。”
我说:“你放心吧,你没睡着之前叔叔不会走的。”
花蕾说:“叔叔,你进来坐我旁边好不好?”
我说:“好吧,叔叔就进来坐你旁边。”
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如果半个小时内花蕾还不睡着的话,我就真的要吐血花四十块钱了,若再停几个红灯,吐得将还要多。
我直接坐到了花蕾床边的地上,眼睛盯着花蕾露在被子外面的半张脸,命令似的叫她快点睡着。花蕾闭上眼睛,似睡非睡。我突然觉得这小妞其实很漂亮,洁白的皮肤和她妈一模一样亮。长大以后,如果身体没有跟着胖,我相信这小妞会有很多男生追。
花蕾很快就睡着了。这十分出乎我的意料。早知道,我一开始就坐在她旁边,免得提心吊胆了这么长时间。我看了看时间,发现赶末班车还有时间。
临走时,我在客厅的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给女人,上面写着:天幼睡了,今晚她很乖。
虽然事实并不如此,但是我知道,每个母亲都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孩子的好话。至于为什么会想到给这个女人留纸条,我也说不清为什么。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说不出理由的。
今晚意外的走运,我上公车后竟然发现还有一个空座,这对我如同雪中送炭。因为我实在感到很累。我坐下不久后便睡着了,还流起了口水,口水流到了我手上。醒来后,我以为下雨了,雨水从窗外打进我手里。可是,车窗关着,外面也没有下雨。
我擦擦嘴巴才发现,还有一堆口水堵在嘴里。我赶紧一口吞了下去,以防被旁边的人看到。
在车上睡觉或者是坐者睡觉的后果是醒来后打嗝不断,好像胸口堵着一口气。这个经验我高中上课的时候经常有。剩下的两站路,我几乎以每隔30秒的频率打一个嗝,打的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旁边的人连连用不屑和鄙视的目光看我,还故意坐的离我远远的。
为了防止继续遭人不屑和鄙视,我想起了一个朋友曾经说过的对付打嗝的办法。
那天,朋友刚吃好饭,不知道是吃得太快还是吃得太慢,总之吃完后他就开始打嗝,怎么都停不下来。朋友想到新交的女朋友马上就要来了,如果在女朋友面前打嗝打个不停势必引起女朋友的反感。
朋友灵机一动,集中注意力,终于在女朋友到来之前用意志力控制住了打嗝。以后,他一听见别人打嗝,就向人传授此方法。最后,他被传说成了朋友***中意志力最坚强的一个人。凡是有什么事情用人力物力财力办不到的,就用意志力控制。
当然,也有一个朋友特别反对的。每次听到别人说他意志力坚强,他就愤然,然后不屑地骂道:“妈逼啊,他那招最适合意淫。”
我集中注意力,心里想着:“不要打嗝,不要打嗝。”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结果真的不打嗝了。这才缓和了旁人对我的不屑和鄙视。我自豪的感到:“我意志力真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