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饭店后,我对花蕾说:“你丫头今天真厉害,白白吃了一顿。”
花蕾得意地说:“是啊是啊,明天我还要来。”
我说:“明天你还敢来啊,我看里面的阿姨连门都不会让你进的。”
花蕾说:“为什么啊?”
我说:“你白白吃了人家两只鸡腿,点了面又不要,服务员阿姨肯定恨你呢。”
花蕾不解的说:“鸡腿又不是阿姨给的,为什么要恨我呢?”
我想了一下,说:“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你暂时还不能理解。”
花蕾寻思了半天,说:“哦。”
我们在路上随便逛了十几分钟,花蕾十分乐意继续逛下去。我问花蕾:“你刚才真的吃饱了吗?”
花蕾摸了摸肚子说:“刚才饱了,现在好像又有点饿了。”
我说:“你怎么饿的这么快啊!”
花蕾说:“我也不知道,我还想吃东西。”
我故意调侃地说:“要不回去把那碗面吃回来啊?”
花蕾信以为真,连忙说:“好啊好啊!”
我说:“真的好啊?你当我没说过这句话吧!”
花蕾不愿意,硬要回去吃那碗面。我好说歹说,她还是要去。我只好硬着头皮又带花蕾进了那家饭店。
我们一进门,立即迎来了所有服务员惊讶的目光。我赶紧心虚地对一个女服务员说:“这次真的来吃面,请来两碗青菜肉丝面。”我给自己也要了一碗。
花蕾看看旁边的服务员,又看看食堂,最后又看看我。
我猜出了她的心思,我说:“你不要再打鸡腿的主意了,这里所有的服务员阿姨都盯着你呢。只要你一有风吹草动,我们连面也没得吃了。”
花蕾似乎明白了周围的形势,变得十分安分。
吃完面,我问花蕾:“要不要再逛逛?”花蕾欣然同意。
我们穿过一个十字路口,走了几百米,发现前面越来越黑,人也越来越少。
我说:“我们还是回去吧,前面太黑了,万一被打劫了那就惨了。”
花蕾紧紧拉着我的手说:“好。”
于是我们又沿原路走了回来。一路上,我们除了对商店落地窗里面精美的食物和物品干瞪眼外,什么都没做。
我牵着花蕾的手,花蕾在我身旁十分快乐的跳跃,无忧无虑。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而且非亲非故的孩子,我忽然无缘无故感觉像是在做梦,并且一梦不醒。我不知道是什么理由让自己对这个非亲非故的孩子产生这种感觉。我想我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的。可是现在,我无法找到对这个小女孩好的原因。
这使我陷入矛盾,又自己被自己感动起来。我感到好笑,我想我笑才符合我的性格,感动只是暂时的,而且显得虚伪。我又想,假如我虚伪我还能笑得出来吗?可是我想笑。想着想着,我竟真的笑了起来。
花蕾看到我笑,问我为什么笑。
我骗她说:“叔叔刚才想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所以就笑了。”
花蕾问:“什么事情啊?”
我编造说:“叔叔有一天看到一个小男孩偷偷吻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生气后,脱下了小男孩的裤子。小男孩非但不害怕,而且还故意不停地在小女孩面前晃动那小东西。小女孩看到小男孩长的东西和自己不一样,就哭了起来。”
说完后,我问花蕾:“好笑吗?”
花蕾沉思了一会,说:“叔叔,什么是那小东西。”
我没料到花蕾会问我这个,我说:“就是男孩子有你没有的东西。”
花蕾说:“这东西叫什么?”
我说:“这个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花蕾说:“哦。”
她接着问:“那我什么时候长大?”
我说:“你长到我这么大就长大了。”
花蕾又“哦”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我发现所有孩子都喜欢问关于长大的问题,花蕾也不例外。从花蕾天真的眼神里,我看出她对未来充满向往,像所有老了以后盼望返老还童的人一样。
这个发现给我带来了一个意外和伤感的收获我已经长大了,不再如往昔。
我们回到了家里。我开始给花蕾辅导。
可是,意外的事情常常有。我们刚坐下不久,灯就灭了。我以为是停电,看看窗子外面,又是万家***。
我问花蕾:“是不是电闸跳掉了?”
花蕾说不知道。
我继续问花蕾:“你家电源开关在哪里?”
花蕾对我的问题一问三不知。于是我摸黑找到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打火机,并在茶几上的一堆报纸下找到了一根蜡烛。我点起蜡烛,小心翼翼的在客厅里搜索电闸。花蕾跟在我屁股后面,我走到哪里,她也跟到哪里。她还把手搭在我屁股上,我的屁股感到一阵阵的痒。
我说:“你不要老摸我屁股啊?我痒死了。”
花蕾说:“我怕。”
我说:“这是你家,有什么好怕的。”
花蕾说:“我就是怕。”说完她又使命的抓住我屁股。
在门口的墙上,我找到了电闸。看着电闸上一个个开关,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电源的开关。于是我准备一个个按过来。没想到,我刚按了第一个,灯就亮了。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把我吓了一跳。
花蕾不由地惊叫了一声。
我喜不自禁,脱口而出:“今晚真***走运。”
花蕾听见我说脏话,连忙对我说:“叔叔,不能讲脏话。”
我笑嘻嘻的说:“叔叔是看灯亮了太高兴,情不自禁,真情流露。”
花蕾问:“叔叔,什么叫情不自禁?”
我随口说:“情不自禁就是你肚子饿的时候看到鸡腿就想吃。”
花蕾又问:“那什么是真情流露?”
我感到莫名其妙,花蕾怎么突然问成语。但是,由于我已经回答了什么是“情不自禁”,想了想,便说:“真情流露就是你肚子饿的时候看到鸡腿就想流口水。”
花蕾听了,奇怪的问我:“叔叔,你怎么说来说去都是鸡腿啊?”
我说:“因为鸡腿好吃。”
花蕾说:“是啊是啊,我也觉得鸡腿好吃。”
我调侃说:“那好,下次叔叔再带你去吃免费鸡腿。”
花蕾说:“好,一言为定。”
我一阵惊讶,问:“你什么时候学会‘一言为定’这个成语的?”
花蕾说:“我是从电视上看来的。”
我说:“哦,你真聪明。”
花蕾听我夸奖她,十分开心,很快把刚才断电带来的恐惧忘得一干二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