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快结束时,花蕾的妈妈进来,小妮子冲她妈妈张口就喊:“妈妈,叔叔的嘴唇好厚啊,摸起来很舒服。”
我很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热。
花蕾的妈妈顺势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在看我的嘴唇。我不自觉的闭紧了嘴唇,不敢正眼看她。我发现,我从未正眼看过这个女人。她暧昧的眼神和漂亮的脸蛋几乎让我心惊肉跳。
她很快发现了我的害羞,于是对花蕾说:“不要胡说。”
花蕾说:“妈妈,是真的,我摸过叔叔的嘴唇了,软软的,很好摸。不信你去摸摸看。”
我脸上更加一阵一阵发热。
花蕾的妈妈冲我笑了笑。她的笑,温柔妩媚。明亮的灯光下,她的脸洁白干净,熠熠生辉。我不禁心跳加速。
走出她家后,想起要挤公车,我不由地加快脚步,最后跑步前进。
公车里依旧有很多人。我挤上去,站稳脚步。看到今天旁边没有挨着老头,我暗暗感到庆幸。
同时我又想到以后每次都要坐这班公车回学校,每次都要挤来挤去,心情又变得沮丧。公车每前进一站,我的空间就变小一点,因为我每挪动一点,空出来的空间就被后来上车的人占据,最后几乎不能挪动。这班车的人总是有上无下,直到终点站。
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我跌跌撞撞回到寝室,匆忙洗漱后就上床睡了。
这一睡,我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上午的两节课在我恍恍惚惚的神情中被省略了。早上七点半醒来一次,朦胧中,我看到室友起床的身影。我也想跟着起床,可是被窝的舒服程度远远超过了起床的**,心里反复斗争后,看到最后一个室友的背影离开寝室,我也断绝了起床的**,继续蒙头大睡。
中午醒来后,看到床头一堆红军叔叔的书,见起床也没什么事,我就躺在床上看起红军叔叔来。
过了一会儿,李准踹门进来。见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他开口就说:“哥们,你坐月子啊,一副萎靡样。”
我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看到我在看书啊。”
李准说:“色情书啊?看得如此萎靡。”
我说:“哪里,看红军叔叔。”
李准一脚踩在我的椅子上,把头凑到我床头说:“我看看,什么红军叔叔?”
我把书转过来给他看,说:“还不是那小妞吗!”
李准连忙拉着我的被子问:“那小妞怎么啦?快说来听听。”
我说:“别拉我被子,我冻死了。”
李准说:“快说,不说把你被子全掀掉。”
我说:“没什么,只不过家教那小妞要听红军叔叔的故事,我看书准备准备。”
李准嘲讽地说:“你还真把她当回事啊,随便敷衍得了。”
我说:“这怎么行,拿人钱财总得对人负责。”
李准骂道:“你***,真高尚啊!”
我连忙谦虚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李准又把头凑过来,神秘地说:“哥们,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妞了?”
我说:“什么啊?可能嘛!人家比我小一截呢。”
李准不以为然的说:“有什么不可能?不然你躺床上用功个屁啊!”
我说:“反正也无聊,随便看看。”
李准兴奋地问:“那小妞到底长怎么样?”问这句话时,李准的表情告诉我,他已经忘了那小妞还不到十岁,想入非非的念头在他心里已经油然而生。
我说:“小妞不怎么样,像个球,倒是小妞她娘还不错。”
李准立马激动起来,说:“不会吧,哥们,你看上小妞她娘了?”
我辩解:“没有,没有,就是觉得小妞她娘比小妞漂亮一点。”
李准使劲地问:“她娘长怎么样?怎么样?快说说看。”
我说:“就那样,瘦瘦的。脸很干净。”
李准说:“好啊,兄弟,你果然出手不凡,一出手就小妞她娘了。”
我听了哈哈大笑,不免心里一乐一乐的。
李准继续说:“你们两个到什么程度了?”
我说:“什么什么程度了?”
李准不耐烦地说:“就是你和小妞她娘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上过床?”
我说:“你也想得太快了吧,八字还没一撇呢。”
听我这样说,李准立马变激动为沮丧,连连哀叹,对我的战果表示极度不满意。
我说:“你哀叹个毛啊!又不是去泡妞,老子是去赚钱的。”
李准说:“什么话,一举两得啊!人家放着也是放着,不用不就浪费了。”
我想了想,邪恶的说:“这倒也是。”
李准说:“就是啊,所以你要加把劲,有什么困难告诉兄弟,兄弟帮你解决。”
我问:“你怎么帮我解决?”
李准说:“随便怎么解决都行,要不找个她男人不在的时间,我直接上她家用迷药把她灌倒,然后你来办事。”
我说:“这怎么能行,这个太邪恶了,犯法的。”
李准说:“那我再想个法子。”
我说:“还是别胡扯了,我不是为了这个才去做家教,况且我也没那想法。”
同时,我接着对李准说:“现在你不要打扰我看红军叔叔,我得先搞定那小妞。”
李准连忙说:“好好,那你继续看红军叔叔。有什么战果一定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我说:“好,你出去把门给带上。”
李准走后,我继续看红军叔叔。可是看了一会儿,我又睡着了。
醒来后发现寝室仍空无一人,我从枕头下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下午的课已经开始半个小时。我想,即使现在起床不洗脸刷牙直奔教室,第二节课也已经开始。这样不如干脆不去了。而且下午的课又不是我喜欢上的。
于是,我又在床上赖了十几分钟才慢悠悠的起来。当我拿起脸盆正准备开门时,李准又一脚踹了进来。不是我躲闪快,那门就撞到我鼻子上了。
我马上来了气,骂道:“妈的,你小子没手啊!”
李准以为门已经撞到我,赶紧道歉,说:“哥们,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不在。”
我说:“你小子今天赶着投胎啊!”
李准说:“习惯了,习惯了,都这样开门。”
我不理睬他,出去洗脸。回来后,他仍在寝室。
我说:“你小子今天不正常啊,平时几个月都不见人,今天就撞两回了。”
李准说:“哪里哪里,在网吧过了两夜,上午又在隔壁打牌,这不困得厉害,回床上养养身子。”
我说:“你铁人也跨啦,你跨了镇上的网吧不都得倒闭了。”
李准十分疲惫地哈哈大笑,说:“睡一会就好,睡一会就好。”
我感到肚子很饿,便不再和他纠缠,洗完脸便匆匆出门吃饭。
吃好饭后,我漫无目的的回到寝室,刚到门口,忽然听到寝室内有人在喊:“杀!杀!杀!”
声音甚是凶猛。
我全身颤抖了一下,竟不敢开门。我胆怯地把耳朵伏在门上,边听边想:“肯定是有匪徒来打劫了,李准正和匪徒殊死搏斗呢!”
“这下李准完蛋了,听那惨烈的撕杀声,即使他三天不死也得住三年的医院。怎么办呢?”我在门口继续想,内心既焦急惶恐,又不敢冲进去。
可是没几秒钟,屋内突然安静了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先前的撕杀声如雷鸣骤然而至,又骤然而去。
此时我心里更加惶恐,想:“李准是不是牺牲了?匪徒快要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然而,门始终没有被打开。我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去开门,心剧烈地跳动。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发现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便战战兢兢把门全部打开。里面和我出去时一模一样,什么变化都没有。
这使我顿生疑惑。
我爬上李准的床头,想问问他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李准依然在睡梦中,而且睡的正鼾。
这令我更加疑惑和惶恐。正当我爬下床头之际,李准突然举起一只手,嘴里喊:“杀!杀!杀!”
他的手势很像希特勒的那个手势。
三声充满杀气的“杀”声吓得我从楼梯上掉了下来,我的心脏跳动地更加剧烈。待李准的“杀”声停下来后,我慌忙从地上站起来,嘴里骂道:“靠,见鬼了,大白天有这种事!”
我壮着胆子重新爬上梯子,不管任何后果,义无返顾的用力推了一下正在沉睡中的李准。李准翻了一个身,脸朝着我,眼睛仍然闭着。一条长长的口水正顺李准的嘴角流向枕头。从这个枕头的色泽来看,它已经积累了许许多多口水。
李准没反应,我又用力推他,并大声喊“畜生”。他这才睁开眼,朦胧中看到有人在使劲推他,李准张口便喊:“干吗?你想干吗?”
我慌忙说:“哥们,你没事吧?”
李准说:“我好端端地睡觉能有什么事,你推醒我干吗?”
我说:“你刚才喊‘杀杀杀’你知道吗?我还以为有劫匪来我们寝室,你跟他们殊死搏斗呢。”
李准说:“我没喊啊,我正睡着呢!”
我说:“你真的喊了,而且喊得相当吓人相当疯狂。”
李准坚持说:“我没喊,我睡着了怎么喊。”
我说:“你是在说梦话。”
李准一边摸脑袋一边说:“哦,那倒是有可能,我刚才好像梦到玩‘热血江湖’,正撕杀的起劲呢!”
我说:“那太对了,你他妈玩游戏太疯狂了,连做梦都在玩。”
李准又摸摸脑袋,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两下,然后说:“我要接着睡,你不要吵我。”
我说:“你睡吧,不要睡死过去了。”
李准对我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倒下便没了动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