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花蕾:“你认不认识那个双手拿菜刀的贺龙红军叔叔?”
花蕾证了怔眼睛,迷茫的看着我,然后摇摇头说:“不认识。”
我又问:“那个舍身炸碉堡的红军叔叔呢?”
花蕾还是迷茫的看着我摇头说不认识。
我想了一会,决定说个简单和人人都知道的红军故事,于是问:“邓小平你认识吗?就是人矮矮的那个。”我以为邓小平离我们比较近,花蕾会知道。这样,我就给她讲邓下平“三起三落”的故事。
可惜花蕾还是摇了摇头。
我说:“那你认识哪位红军叔叔?”
花蕾立即脱口而出:“我认识张国荣红军叔叔。”
听完这句话,我的脸上立马现出了怪异表情。为了避免我的怪异表情吓到花蕾,我赶紧转头不看她,心里却在想:这怎么可能?
我故意接上去问:“是谁告诉你张国荣红军叔叔的?”
“电影里看的。”花蕾迅速飞出了这句话。我想起了《红色恋人》这部电影。
“你还知道张国荣红军叔叔哪些事迹?”我继续问。
“张国荣红军叔叔会唱歌会跳舞,还是同性恋。”小妮子大声叫出来。
我惊讶并且略感遗憾地问:“你怎么知道他是同性恋?”
花蕾说:“我听同学说的,我同学都说他是同性恋。”
我又问:“那你知道什么是同性恋?”
“知道。”花蕾坚定地说。
“你说说看?”我说。
“不就是男人和男人好呗。”花蕾又脱口而出。
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且笑得很别扭。
笑过之后,我说:“天幼真聪明,知道这么多张国荣红军叔叔的故事。叔叔都不知道呢。”
花蕾说:“那是,我当然聪明啦!”
“我还知道张国荣红军叔叔死了”,花蕾继续得意地说。
我故意问:“他怎么死的?”
花蕾大声说:“跳楼死的,而且在愚人节那天。”我想起2003年4月1日这天,离这天过去还并不长久。我突然想记起4月1日那天我做了什么,结果却什么都没有记起来。
“他死了你伤心吗?”我问花蕾。
“不伤心。”花蕾干脆的回答。
“为什么不伤心?”我问。
“没为什么。”花蕾再一次干脆的回答。
我说:“他死了很多人都伤心,有人还为他也跳楼自杀,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呢?”
花蕾轻松的说:“他死了关我什么事,他又不和我好。”
我说:“你怎么知道他不和你好,说不定他很喜欢你呢。”我开始与花蕾胡言乱语。
熟知,花蕾固执地冲着我的脸吐出了两个字:“屁!屁!”
我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妮子对我的笑却若无其事,她扭头说:“有什么好笑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不好笑我就不笑了。”我说。然后,我故意装出一副严肃深沉的样子。
小妮子看我突然变得严肃深沉,推了我一下,说:“干吗不笑了?”接着她自己哈哈大笑了起来,使我诧异万分。
我说:“不要笑,叔叔跟你讲个事。”
花蕾以为我跟她说的事很神秘,诡秘地回:“什么事?”
我说:“对红军叔叔的死我们不能说他死,要说牺牲。”
花蕾失望地说:“哦。”
我说:“好,知道就行了。”
这时,花蕾的妈妈进来。她问花蕾:“你们刚才笑什么啊?”
花蕾说:“妈妈,叔叔在跟我讲张国荣红军叔叔牺牲的故事。”
女人睁大眼睛看我,露出诧异的神色。她疑惑地问:“哪个张国荣红军叔叔?妈妈怎么没听过。”
一阵热浪袭来,我很快感到全身发烫,心想:“这下完了,我的家教生涯刚开始就结束了。”
谁知花蕾又接口说:“就是又同性恋又跳楼的那个啊!”
花蕾的妈妈露出了难以分辨的神色。
我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忧心冲冲。
花蕾的妈妈看了我一眼,说:“好了,时间到了,叔叔该回去了。”这句话给了我当头一棒人家在撵我走了。
我十分惭愧的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心里七上八下,带过来的书胡乱的扔在包里。临走时,我胆怯的对母女说:“我走了,再见。”
边下楼梯我边想:“妈的,怎么搞的,不是来做家教的啊,怎么讲起红军叔叔故事来了,竟然还把张国荣当成红军叔叔讲了。真***荒谬。不知道那女人会不会炒我鱿鱼。”
我愤愤地走到一楼,突然发现刚才带来的雨伞忘在她家的鞋柜上了,外面仍下着细雨。这使我痛苦万分。刚才悻悻的从她家出来,实在不好意思再回头去敲门拿雨伞。
于是,犹豫了几秒种,我冒雨冲了出去。这雨看似细小,可是当我跑起来时,感觉特别大,感觉所有的雨水都在往我身上浇。我跑进500米外的车站,头发已经湿透了,上衣也湿了一半。
已经是11月份的天气,晚上天气变得更冷。我不觉打了一个冷颤,如同冬天不穿衣服起床小便打冷颤一样。
更为恼火的是公车上挤满了人,仿佛这座城市所有人都在挤这一班公车回家。我毫不容易挤上车,站稳脚步,发现四周紧挨着两个小姑娘和一个老头。两个小姑娘我倒是无所谓,可是这个老头却一个劲地往我身上压,同时也在往两个小姑娘身上压,嘴里还不断地发出大蒜的臭味。令我忍无可忍。
过了一会儿,这个紧挨我左肩膀的老头接起了一个电话。他把嘴对着手机同时也对着两个小姑娘的脸,“喂,喂”了半天还是听不清对方说什么。于是他大声说:“你说大声点,大声点,再大声点,我在公车上,听不清你说什么。”
我看到两个小姑娘用手捂住嘴巴,不停地皱眉头。我费力地挪了挪身子,尽量把背对着老头。
老头继续大声说:“什么?什么?大声点啊,大声点啊,我听不清楚。”
随着“大声点啊大声点啊”,老头的声音继续增大,几乎引起了整个车厢人的不满,尤其引起了两个小姑娘和我的不满。
我失去了耐心,猛地转过身,想叫老头停下来不要说话了。可是,在这关键时刻,司机突然急刹车。老头向前一个趔趄,又向后弹回,撞在了两个小姑娘身上。
两个小姑娘惟恐躲避瘟疫一样,尽量避开老头的碰撞。可惜车厢人实在太多,两个小姑娘的身体不幸还是大面积的被老头碰到。
我心里嘀咕:“妈的,老头是不是故意的,这方向,怎么撞都是先撞到我的啊!”
老头来回弹了两下,还没站稳身体,开口就喊:“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呢?”原来老头的手机掉车上了。他不管人有多挤,不管旁边站着的是小姑娘还是老姑娘,一头栽了下去,在地上胡乱摸索。
我心里又嘀咕:“谁知道你在摸人家姑娘小腿还是摸手机呢!”
不一会儿,老头从人堆里窜了上来,嘴里念念有词:“妈的,总算找到了。”
老头拍擦了擦手机,继续对着手机喊:“喂,喂,喂。”
我实在忍受不了大蒜的臭味,开口对老头说:“你‘喂’好了没有,人家早挂了。”
老头对着我说:“还没好呢,小伙子,你看,我手机上的通话时间还在跳。”
我刚把头转过来看老头的手机,一股更浓的大蒜味扑面而来。我立马又把头掉了回来,不理睬老头。
这时我听到了老头子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对不起,打错了。”
我想这句话我都听到了,老头肯定听到了。我看到老头看着手机,茫然了一阵子。
然后他说:“妈的,怎么昨天刚冲的费今天就没了?”
接着老头继续对着手机茫然。我想笑,可是先先想到的是避而远之,也不想再理睬老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