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不大,我没来得及环顾四周,女人就把我带进了她女儿的书房。事实上此刻我也没心思察看这屋子怎么样,一副清纯漂亮女中学生的模样正在我脑海里翩翩起舞。
女学生正安静的坐在书桌前。见我进来,女学生把椅子转了过来,她的椅子是带滑轮的那种。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不是女学生的模样,而是她手上抱着的一个白色布娃娃。这个布娃娃脑袋硕大无比,比它的身躯还要大一倍,而它的四肢却出奇的短小,嵌在身体上像没有一样。看到这样的东西我首先的反映一般是瞪大眼睛叹为观止,然后哈哈大笑。然而此刻我既没有叹为观止,也没有哈哈大笑,而是目瞪口呆。
既而我想起了李准说的那句话:“那可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啊!”
花蕾倒是花蕾,只不过这朵花蕾在我看来至少还要过个十年八年才能长成花朵。因为我眼前的这个女学生顶多不超过十岁。
花蕾的妈妈告诉花蕾我是来教她学习的,叫她叫我叔叔。花蕾很快就从嘴里飞出了两字叔叔。这顿时让我不能接受,虽然我最大的外甥已经和眼前的这朵花蕾差不多大小,但是“叔叔”这两字还是头一回用在我身上。
我勉强对小女孩笑了笑,表示我对“叔叔”这个称呼十分受用,心里却暗自郁闷。女人到客厅搬了一张椅子给我,让我坐下。
在她出去搬椅子的这段时间,我有充分的时间观察了眼前这朵花蕾的情况。她除了身躯和她手上的布娃娃无相似之处外,其余都十分相似。她粗壮的身躯配上圆形的脑袋简直组成了完美的椭圆和圆的组合图。我想到,这样的组合图若是放在高考数学压轴题上,势必是没人解得出的。若想解得答案,非得找这朵花蕾做亲身测量过不可。
花蕾的眼睛和耳朵都很大,但是相对她的脑袋又都不算大,眼睛不仅大,而且我觉得还有点漂亮,应该是这张脸上长得最好的东西。脑袋上的其余器官就很普通了,相比而言,我觉得还没我的好看。总体上,这张脸若是能瘦一点,应该是张漂亮的脸蛋。
女人对我说:“这是我女儿,叫陆天幼,今年三年级,其它功课都不错,就是数学不大好。所以我想请你帮她补习补习数学。”
我说:“没问题,三年级的什么都可以补。”
她说:“那你有什么补习计划?我希望我的女儿在这个期末考试数学能考个班级前三名左右。”
我问:“她现在数学是班级第几名?”
女人说:“中等,大概二十多名。”
我冒了一身冷汗,心想:“才二十多名就想进前三,这不比大跃进还大跃进啊,当初**他老人家也还要15年超英赶美呢!”
于是,为了给自己多留点退路,我赶紧说:“别急,慢慢来,学习最不能急,越急它越不进。”
女人说:“能不急吗?都三年级了,再不赶上去,小学升初中就落人一截,初中落人一截高中就落人一截,高中落人一截大学就落人一截,大学落人一截工作就落人一截,工作落人一截一辈子就落人一截,这可不得了!不得不急啊!”
这个女人把花蕾的数学问题一下子牵扯到了她一辈子上去,让我突然感到肩膀重了许多,仿佛教不好人家,那将是我一辈子的罪过。
我又赶紧说:“我会尽力的,会尽力的,你不要太担心。学习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循序渐进。我看你女儿也挺聪明的,她会学好的。我听我以前的老师说过,小孩子学习最要紧的是养成好的学习习惯,成绩差点没关系。你不要太在意分数,这样会给她增加压力的。”
花蕾听我这样极力替她辩护,似乎十分感激我,睁大她那双大大的眼睛虔诚的看着我,一丝不苟。
女人说:“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就是希望看到她卷子上的成绩能高一点,这样我看了心里舒坦。”
我说:“这个我能理解,做父母的都这样,我尽力教就是了。”
女人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我们谈好了价钱以及每周来补习的时间。由于花蕾的妈妈盼女进步的心情十分急切,一开始希望我每天都能来帮她补习。我说这样不行,我有的晚上还要上课。
于是我们商定,我每周一、三、五,及周日去她家,一、三、五晚上七点到九点,周日上午九点到十一点。
这样我就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轰轰烈烈的工作了。虽然只是家教,而且是兼职,但是一想到可以凭自己的能力赚钱,我依然抑制不住兴奋。
一回到寝室,我就对一室友说:“我开始做家教啦!我要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啦!”满脸春风得意的样子。
没想到室友十分鄙视地说:“你也去做家教啊?不要误人子弟就谢天谢地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话,李准这个畜生都可以做,我为什么不可以做?”
室友说:“那畜生我纯粹没把他当人看,你我看看还是有点人样的,只不过你去做人家老师有点糟蹋了‘老师’二字。”
这话使我立即来气,我说:“靠,你小子欠揍啊,敢这么说老子。”
我举起一拳头就朝室友的肩膀砸去,室友退一步躲了过去。我追上去想继续揍他。这小子连忙跑出了寝室并关上了门,等我打开寝室门,楼道上已经空无一人,我只能对着空空的走廊骂道:“你小子有种就给我不要回来。”
自从这句叫骂声在走廊上荡漾开后,那小子久久不敢回寝室。
这天晚上,李准非常难得的回到了寝室。他一见到我就十分热乎的问:“兄弟,女中学生还行吧?”
我十分气愤,说:“你他妈瞎眼了啊,那是一女中学生?人家过个十年八年还不一定能发育完全呢!”
李准惊讶地问:“啊?不是一名女学生吗?”
我说:“是啊!”
李准说:“那你干吗发这么大火?”
我说:“你聋啦,你以为那妞七八岁就能上中学啊,我看过十年八年这小妞还不一定能发育完全呢?”
李准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向我道歉,说:“失策,失策,我以为那帮骗子介绍的是一名女中学生,看我回头怎么训他们。”
“你看,要不要我给重新介绍一个?”李准继续说道。
我说:“不用了,我不准备做畜生的,这个可以了。”
李准说:“你小子尽是好心,真是教育界的光荣啊!将来肯定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我听了哈哈大笑,说:“过奖,过奖。”还差点抬手做出古代的行礼方式了。
李准对介绍了一个小学生给我深感内疚,临走时还不忘记安慰我:“兄弟,暂时就将就一下吧,过个三四年肯定能行了。”
我问:“什么能行了?”
他说:“三四年后,小妞不就变成大妞了啊!”
我说:“靠,你少变态了。”
李准冲我嘿嘿了两下,说道:“快了,快了,就三四年,到时保准是一朵花蕾。”
我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把李准揍死,免得他以后再去残害无辜。
晚上我躺在床上,对即将到来的工作激动万分,一下子竟无法入睡。我想起花蕾和花蕾的妈妈以及那间屋子。
花蕾给我的印象是皮肤很白,体态丰腴。当然,这种丰腴和成年女人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那个女人,倒显得不是很丰满,瘦瘦的身体长长的脸蛋,不高也不矮,中等身材。长发,不过见我时,头发围成了发髻。总体上说,她有成熟女人的美,即使身体不是很丰满,散发出来的气质也是如此。那张脸,从见面到说再见,我一直都没有仔细看过,感觉上脸上很干净,长得也不错,只是有点不敢正视,也觉得有点怪怪的,不知什么缘故。下次一定要仔细看看,我心想。
对那屋子暂时还没什么感觉,和一般人的屋子差不多。
想完了这三件事我又突然激动起来。因为我还是发现,我终于可以凭自己的本事赚钱了,这给我的鼓励将是历史性的,简直比第一次追到女生还激动人心。
两次激动后,我又慢慢恢复了平静。因为我又十分遗憾的发现,一次家教赚的钱还不够我去一次肯德基,更不能满足我不断上涨的物欲。
很快,带着激动过后的清醒和遗憾,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