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宿舍大婶就凑过来问我是不是拿奖学金了,我啐了她一口说老子能拿奖学金上帝都要放个屁庆祝,一句话说的大婶是嘴笑的直咧。看见我吃香蕉大婶就抢过去吃,我一想到班主任最后的那句话就把香蕉给夺了回来,换来大婶的咒骂说我是小气鬼,我干脆把化验单摆在她面前说,给你吃我他妈的就是一乌龟王八!大婶看了以后在那嚷嚷说这破病我才不怕咧老娘有抗体,说着说着就把香蕉有夺去狼吞虎咽了,一边吃还一边说,萧佳别害怕世上没有过不去的槛儿。看着满嘴都是香蕉的大婶我心里有点小小的感动。我打电话问我妈得过肝病没,我妈二话不说就冲我开炮,说我咒她。接下来又问了我爸,我爸性格比较温和,只是很平静的回答我说没有。由此我得出结论我这肝病跟家族遗传无关。我爸闻出猫腻的问我是不是身体怎么了,我含糊的说没有只是随便问问,我心里是强烈的不想让爸妈知道这事的。我给龙炎说我有肝病的事,接触那么多我让他也去查查,他说他第二项是阳性,这辈子跟这病无缘。说的我那羡慕。他让我别太往心里去,说把身体养好这周去医院看看。我说只能这样了。这时候,我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天空一下阴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