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消费心理学班主任一脸严肃的叫住了我,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谈,大婶在一边紧张兮兮的说萧佳你不会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吧,我说你丫什么时候见我烧杀抢掠吃喝嫖赌了,大婶头摇的跟一波浪鼓儿似的。不过真要跟老班共处一室谈话还真紧张,我从小就对跟老师谈话这档事过敏,我记忆犹新的是小学那会儿因为学习不好被老师找过一次,那老师虽然是个跛子,可是却不具有残疾人该有的美德,弄了根胳膊一般粗的棍子就要抽我,我那时吓的那个哆嗦,以为他要把我也弄成跛子呢。想当年还没出台什么严禁体罚学生的规定,我小时侯活的真叫那个水深火热。我挪着小碎步终于挪到办公室门口,我心里那忐忑不安的就跟揣了只小兔子似的。我在肚子里酝酿了一下便敲了门,里面熟悉的女中音响起:请进。于是我顺利的迈进了办公室。办公室很小,这是我们学校的特点,哪儿都是袖珍型的。不过刚进来我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那是混合了体香、香水味以及阳台上花香的特殊香味,那杂香必定是酝酿了很久,以致我刚想开口跟老班打招呼的时候打了个极具震撼力的喷嚏,我看见老班那原本白皙的脸更白了。我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老班苍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僵硬的笑容说没关系,我做了一会儿沉默的羔羊老班便发话了,说话前还学电视里的人特假的咳嗽起来,弄的我幼小的心灵又是一证慌乱。结果老班拿了个单子递过来说自个儿看吧。我一看是验血单心就凉了一半,我的脑海里全是韩剧《蓝色生死恋》得了血癌的女主角吐血的场景。我这时候又想起算命老头那丧气的话,我咽了一下口水看了一下单子,可是我是横竖看也不知道转氨酶是什么东西,我对生物学的概念毫不夸张的用一个成语来形容:一穷二白。老班表情极为痛苦的说你的肝功能不太正常,一句话说的我的希望之火又重新燃烧了起来,相比于我猜想的那个血癌肛病楞着算个屁。老班见我无丝毫悲恸神情很是诧异,竟然凑过来问我是不是被吓傻了,我摇了摇头,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冲击的。老班吞吞吐吐的说:这……病……传染……你还是……注意……点!弄的跟个结巴似的,没想到老师说话这么不利索。其实她的意思我比谁都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