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一:我的班主任们初中时,我的一个班主任力大如牛,打起人来不是盖的。一次上英语课我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书,至今我仍对那本记忆犹新,它的名字叫《小雏菊》。那时候我坐在窗台下,班主任站在窗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班里的同学都发现了他的存在,只有我一个人边看书边吃吃的傻笑着。由于我长时间漠视他的存在,班主任提起打人的小棍子就冲了进来,教室立马安静的只听到呼吸声,包括英语老师在内几十双眼睛紧张的看着班主任,班主任正想在众人面前教训我以示威风时,却偏偏放了个极其响亮的屁,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憋住了笑,我清楚的记得班主任的脸色比猪肝还难看。于是班主任为了报复我令他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课后把我拖到办公室用棍子狠狠的收拾了一顿,我清楚的记得那次我的手被打的肿了老高。回家把手放在灯下一照:哇噻,透明的耶!此老师的口头禅是:我不打你们就手痒!那时候体罚学生的现象很普遍。高中时,我遇到的一个班主任足以令人生不如死。他从不打人自称是文明人,因为他懂得精神上的折磨才算是高档次。每周只开一次的班会他可以开四次,每次都是辱骂和嘲讽。一堂课四十五分钟,他可以骂人四十分钟剩下五分钟讲课,之后是无休止的拖堂。此老师的口头禅是:你们这些鬼,表面很平静,其实内心一团火。在他心中,我们是鬼;在我们心中,他却比阎王更可怕。大学时,班主任是个清秀的女老师,刚毕业不久。该班主任性情温和,棍子及讽刺通通没有,却冷漠的有距离感。也许正是因为我们是成年人,不再需要体罚和精神虐待来刺激我们成长了。此老师的口头禅是:行,可以,好的。可见性情温和的程度。而我也随着他们,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不再幼稚,却也不算成熟。序言二:长大后的感想如果有人说我粗俗,我就会说,世界本就粗俗,要是脱俗世界就容不了我,所以按照客观规律,我只有粗俗。如果我因为不穿名牌而被人瞧不起,我就会说,大家都是人,只不过你穿了件贴有名牌商标的衣服而已,穿上去脱下来,大家都还是人。如果有人因为我的学历而鄙视我,我就会说,曾经我也因为这个鄙视过自己,但现在我发现,曾经的我是多么的肤浅与无知。于是我明白了,自己要看得起别人,更要看得起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