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机、沙袋、垫子、护膝、按摩器、电视、音响、电脑.......”米亚看了一眼手里面的清单, 决定还是先从一楼开始往上面扫。
她现在已经不用疯狂的读书赶进度了,当然也就有了时间来做一些休闲活动,比如说闲暇的时候看看电视, 使用电脑上网之类的。
客厅倒是有电视机,但是林宝英的医疗室跟孙泰英的房间都在一楼, 她也不好在客厅里面用电视机看一些需要音响配合的电影之类的。而且她跟孙泰英看的东西也凑不到一起去, 还不如直接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搞一台电视机呢,这样能够省掉很多麻烦。
另外电脑,在手机的功能还不够多的时候, 这玩意简直就是必备的东西, 她想要查阅一些资料很进行工作都要看着东西,再就是各种各样的小件物品, 也需要补充。
孙泰英是个很有分寸感的人。
虽然收养了米亚,但是她完全没有端着一副收养人的态度来对待这个给了自己帮助的女孩儿, 相反,在关心对方的衣食住行之外, 她从来不会主动的探听米亚的隐私, 其中也包括不会随意的进入到她的房间里面。
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不像是大部分韩国人长辈跟晚辈之间的相处, 反倒是有点儿像关系不是那么亲密的美国家庭。既互相关心, 又保持着双方各自的独立性, 默契的在这栋房子里面愉快的生活着。
当然,在其他的人眼中看来, 这就变成了乍然相认的祖孙二人正在小心的试探对方, 并且磨合着生活。
米亚觉得这种相处方式挺好的,大家都是理智的人,也不用搞什么太煽情的东西。等到她的年纪再大一点儿能够独立的行使自己法律上面的权力之后,就会借口上大学从这里搬出去, 以后定时的来探望孙泰英就好。
现在不再因为钱财的关系而担心的孙泰英每天跟贞善轮流着照顾林宝英,还剩下一些时间可以用来打理院子里面的植物,时不时的在花店中购买几只百合带回家,给家里面填上一抹不一样的色彩。等到天气凉爽一些之后,院子里面的桂花也要开花了,就可以把百合换下来.......
去掉了生活的重担之后,这位老人的身上重新焕发了光彩,让米亚觉得那些用来购置昂贵仪器的钱没有白花。
他人以善意待我,我便回以更多的善意。
这是米亚的行事风格。
没有谁是有义务对你好的。真正的善良其实是一种很珍贵的品质,她愿意用自己的善意去回报那些对自己释放了善意的人。
就像是孙泰英,这位老人从一开始就为她提供了帮助,即使自己过的也并不轻松,可是还是愿意为她介绍李振宇这个能够帮助她的人,而那时候,她可不知道米亚能够给她带来多少东西。
想到孙泰英之前说今天晚上就会回来,米亚决定买完了这些房间配置之后,再去买点儿食材。初夏的晚上吃火锅什么的,饭后再来一杯冰镇之后的葡萄水,感觉简直太棒了啊~
这么想着的米亚刚要推开商场的大门,背包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咦?还要在春川再待一段时间?”米亚听着电话里面孙泰英的声音有点儿惊讶,随后就被春川发生的事情给搞得一脸无语。
这位老人的娘家也不知道是冲了什么风水,前段时间才死了一个人,通知她去奔丧,结果可倒好,在葬礼上面死者的家属又心脏病发直接当场猝死了,搞得她不得不待在那里帮忙处理后续,暂时是回不来了。
孙泰英自己也是挺无语的,谁能想到葬礼上面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她哥哥前脚走了没几天,后脚嫂子也跟着一起没了,更要命的是,遗传了嫂子心脏病的外甥女也倒下了——虽然抢救及时没有跟着她妈妈一起完蛋,但是显然也不能继续支撑着打理葬礼这些事情了。
“说是因为疲劳跟伤心过度,所以导致了猝死。”孙泰英无奈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过来,“智英还躺在床上,也不能劳累,永骏年纪还小.......”
她能怎么办?
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孙智英再因为疲劳跟伤心出什么事情,也只能她顶上这个位置了。
“我会跟贞善说这件事情的,让她多待几天时间,你自己在家里面的时候也要注意安全,把门窗锁好.......”她叮嘱着米亚。
本来他们居住的房子地段还算是不错,交通方便也很安全,但是最近听说首尔那边不怎么太平,她就有点儿担心了。
好在家里面还有个贞善一起陪着她,倒是没有让她太过焦虑。但是即使如此,孙泰英还是觉得一切要小心为好。
“我知道了,会注意安全的,你不用担心,别太劳累了。”米亚挂掉电话之后叹了一口气,真是各家有各家的烦恼啊。
孙泰英的晚归并没有打消她想要吃番茄锅的想法,倒是把时间给提前了一些,米亚决定回家之前要去一趟超市,买点儿牛肉跟牛腩涮着吃。
一想想到那酸酸辣辣的番茄锅,她就觉得口水泛滥,真是没法控制啊!
“林米亚?”还在畅想着晚饭后的水果,米亚身后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声音。
“.......”怎么又是这家伙?
你出现的频率是不是有点儿太高了?米亚转身看着李辉京,很想要这么问一句。但是考虑到首尔又不是她家开的,最终还是把这句给咽了下去。
虽然有点儿话痨,可是人家李辉京又没有得罪她。相反,从社会意义的角度上里说,他还帮过她的忙,这么说人家有点儿过分了。
“好巧。”她微微的叹了口气,感觉今天的购物之旅大概不会很安静了。
“不巧,这是我家开的商场。”李辉京一脸严肃的说,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米亚:“.......”
你知道你根本就没有幽默细胞吗?
“你来买什么?我让经理给你打折!”李辉京推开玻璃大门,很大方的说。
“.......谢谢。”米亚能说什么?
她的同桌虽然性格很沙雕,但是人家也真的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说打折这种事情那是相当的有底气,而且估计她要是不接受的话还会以为她看不起他!
默默的跟在他后面走进了商场,米亚把购物单掏了出来,准备按照指示板顺着逛过去。
但是正在往外走的一个男人却让瞬间打了个激灵,转身就扑到了李辉京怀里面抱住了他。
“别说话别动!”被米亚扑过来的行动给搞得瞬间浑身僵硬的李辉京听到了她在自己的耳边轻声说,紧紧扣在他身上的手显示了怀里面女孩子的紧张。
犹豫了一下,他抬起手放到米亚背上,轻轻的拍了拍,不经意的看向了刚刚米亚面对的地方。
一个年纪已经不轻的男人,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是身上的衣服跟装饰显示了他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
这是谁?他脑子里面浮现了一个问号。
时间还早,商场里面的人流并没有达到高峰,周围也没有几个人,那个方向能够让他的同桌这么紧张的人只可能是这个人.......
已经买好了东西的尹栋焕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前面的这对黏黏糊糊的小情侣身上,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跟真相擦肩而过,就那么离开了商场。
等到脚步声离开之后,米亚才松开了李辉京,呼出了一口大气。
要命!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都已经搬到美国去了的尹栋焕居然还会出现在韩国,而且还是首尔,差点儿直接让她暴露!
捏了捏鼻梁,她颇为无语。从去年的暑假到今年的暑假,严格的算起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让她这张脸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变成一张让尹栋焕完全认不出来的面孔。
这导致了她不得不在见到对方的时候把自己给藏起来,不然的话,一旦被看到了,她真是不知道这位脑回路异于常人的先生会做出来什么事情。毕竟还是一个未成年人,万一要是被盯上了,再申请个警方援助什么的。她不是要完?
“你认识刚刚那个人?”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怀里,李辉京感觉少了点儿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想不出来他就不想了,把注意力放到了米亚身上,刚刚这家伙突然之间抱住他,把自己的脸都给盖住了,他可不觉得她是在暗恋他!
“啊,一个很讨厌的人,被看到了会有很麻烦的事情发生。”米亚死气沉沉的说。
在考虑是不是要找一家侦探社来查探一下这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首尔。
就算是要回国也是回到仁川才对,怎么会来首尔?这不科学啊!
实际上没有什么不科学的,只能说事情不一样的发展导致了不同的结果。
尹家一家刚刚搬到美国的时候,所有的事情还是顺利的。不管是尹栋焕的事业,还是金银淑的心情,或者是尹俊熙的学业,都很不错。除了恩熙因为在英语的学习上面有点儿挠头之外,这家人的生活过的简直再惬意不过,是他们居住的那片地区的模范家庭,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
但是在尹俊熙打了恩熙的同学之后,事情出现了变化。
本来这件事情不会引起太多的问题,就算是校长不能接受金银淑的解释,也不会闹的太严重。刚刚出国生活的人很容易不适应当地的生活习惯,出现一些过激反应也不是不能理解。两个男孩儿虽然打了一架,但是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只要校方在其中进行调解,大家都是韩国人,想要和平解决这件事情还是能够做的到的。
韩奇俊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池钟宇的家长考虑到了最后是尹俊熙的伤势比较严重,也同意了和解——毕竟自己家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们很清楚,去撩拨小女孩儿这种事情,人家哥哥见到了生气也是正常的。夫妻两个是一代侨民,都是从韩国移民到美国的,那时候的韩国更加保守呢,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红过激反应。
但这种过激反应要是太多了,就不太好了。
只能说脑子不怎么好的尹俊熙踢到了铁板。
自从池钟宇大张旗鼓的对恩熙表白之后,尹俊熙就像是中了邪一样的天天绕着恩熙转,简直恨不得把她拴在自己的身上,随时随地都能看到她的身影,省的被哪个臭小子给钻了空子。
而之前对恩熙表白的池钟宇并没有因为他的防备而放弃对恩熙的追求,反而因为这件事情被激发了逆反心理,追求的更加热烈了。
这就导致了尹俊熙的‘过激’反应也愈发严重,短时间里面就跟对方发生了数次的冲突,直接增加了校园暴力世间的发生频率。
而且尹俊熙还对此振振有词,“恩熙太善良了,她从来不会拒绝别人,可是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把一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报纸放到了尹栋焕姑娘金银淑面前,上面全都是各种学校中发生的惨案——同龄男孩儿对女孩儿施加暴力行为的的那种。
“那个池钟宇,他明知道恩熙不喜欢他,可是还是没完没了的纠缠她,这像是正常人吗?”他语气激烈的说,竭力的想要说服父母相信自己。
而在尹家夫妇纠结的同时,学校那边也对尹俊熙十分不满,这简直就是一个暴力狂好吗?
人家说几句话就开始暴躁,你是有病还是有病?这么狂躁,早点儿回家吃药行不行!
校长几次因为两个人之间的战斗请家长,搞得双方的家长都开始郁闷了。
特别是尹俊熙,在被校长隐晦的表达希望他能够换个学校之后,尹栋焕整个人都不好了,事情怎么就成了这样?他优秀的儿子竟然被人暗示退学?
这位教授先生完全没有想过尹俊熙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校园里面的不安定因素,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整个人都在烦躁。
金银淑每天身体不舒服的表现更是让他的烦躁直接升级,天天都因为家里的事情烦恼,连工作都受到了影响。
而且......他其实不太适应美国这边的生活。
不管是饮食习惯还是教学方式跟生活习惯,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突兀的外来者,跟这个环境格格不入。
加上家里面的事情,他就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回到韩国工作比较好了。
不过就算是要回到韩国,也不能回仁川。
因为芯爱的事情,尹栋焕对恩熙的亲生母亲朴海淑有着严重的防范心理,而且她还有一个性格糟糕的混混儿子。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他都不想要神经那个已经很紧张,身体也很糟糕的妻子再面对这两个会引起来一堆的麻烦的人,就把目光放到了别的地方。
正好学校有一场交流会,他就申请了名额跟着一起来到了首尔,看看是否能够跟这边的学校联系上,回到国内工作。
只是他没有想到本来以为已经死了的芯爱会换了一个身份在首尔生活,更没有想到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他还是错过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米亚比他更烦,因为她一点儿都不想要跟这家人扯上关系!
光是崔芯爱记忆里面的那些画面已经够让震惊的了,要是真的跟这些人碰到一起,这不是要她死?
脑残什么的,她是真的扛不住啊!
“你还要买东西吗?”李辉京看着米亚就差没有翻成死鱼眼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同桌的心情此时大概应该很不好,或者说非常糟糕,感觉身上都快要有黑气冒出来了!
“买啊......”米亚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来都来了,难道要因为尹栋焕这个脑子不好的人打乱自己的生活吗?
赶紧买!
买完了之后她就去找个侦探社调查消息,然后在家里面闭关,人没走之前是绝对不会出来了!
“那先买跑步机跟沙袋这些东西好了,都在一楼,到时候直接送到你家里面......”看着她萎靡不振的样子,李辉京好心的帮忙参考。
对于他来说,刚刚离开的人并不重要,那远远比不上一个跟自己关系挺好的同桌的分量。
“行吧。”米亚叹气。
还能怎么办?难道她还能给对方送上一个阿瓦达啃大瓜吗?
啊,烦死了!
怒气勃发的米亚气的也不管购物清单上面的东西了,直接一路从一楼狂暴的往上推,买的东西多的让李辉京目瞪口呆。
“那个,林米亚,我承诺的打折永远有效,你不用一下子买这么多........”阅历还不够的直男辉京并不知道还有一种事情叫做愤怒购物,看着米亚越买越多的东西提醒她。
同桌你知道不但你自己手里面全是购物袋,就连我身上也挂满了袋子吗?
本来想要来商场重新买套网球怕的李辉京觉得他对同桌的认知可能还不够深刻,有心想要说几句,但是看着她一脸面无表情扫货的样子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唉,真是愁人。
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在乎这家伙的想法?
李辉京挠挠头,刚想要深入思考一下就被赶来的经理给打断了思绪,“辉京少爷!”
闵志浩擦了擦头上的汗,感觉商场里面的空调力度有点儿不够大。老板家的小儿子为什么会突然来商场啊?难道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啊,闵经理啊,给我朋友办一张vip客户卡吧。”李辉京拎着手里面的袋子,对闵志浩说。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说是要给这家伙打折就要给这家伙打折!
闵志浩:“???”
就为了这个?
他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米亚,脑子里面闪现了几个大大的问号,随后就是一堆的感叹号,这是谈恋爱了吗?
那女孩子长的不错啊,就是不知道家里面是做什么的,难道社长是打算让小儿子跟人联姻吗?闵志浩有点儿可惜,他特地把女儿送进了跟李辉京同一所学校里面,希望能打下点儿基础,没想到居然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阿嚏——”米亚迅速的掏出兜里面的手绢盖在嘴巴上面,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见鬼!”她低咒一声,感觉肯定是有人在惦记着她,没准儿就是尹家的那些脑子不正常的人。
“这种天气你都能感冒,你是有多虚弱啊?”李辉京看着米亚的样子,吐槽了一句。
现在可是夏天好吗?这体质是要有多糟糕?
“这不是感冒,是有人在说我的坏话!”米亚严肃的否定了李辉京的诽谤,就算是刚来的时候体质没有那么好,可是经过了这么快要一年时间的补充营养加修养,她的身体也不至于在这种天气中感冒,没那么虚弱好吗?
“你这种想法真是好奇怪。”李辉京有点儿不能理解米亚的这种说法,感冒就是感冒,实事求是,为什么要扯到别的地方去?
“你知道什么叫做尊重他人的思维吗?”米亚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李辉京,一脸认真的问。
“好的,我知道了。”感觉米亚身上的黑气更加浓重了,才刚刚回国没几年的李辉京立刻秒怂。
他觉得这种时候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不然的话,他担心同桌会在他身上挂上更多的购物袋!
“你觉得这次的比赛我们会赢吗?”他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讨论专业问题永远都比讨论玄学问题要更加安全。
“要看对手是谁,遇到李瑞霖跟李贤珠的话,有很大几率会输掉。”说到专业问题,米亚也严肃了起来。
虽然只是校园网球排位赛,但是谁还没有点儿该死的胜负欲呢?
再说了,赢了比赛虽然不至于让她在大学申请上面一帆风顺,可是在社会活动的考核上面还是挺有用的,多一些运动方面的比赛记录跟头衔,以后会方便很多。这总比她天天对着各种数学还有物理方面的书籍死磕竞赛要轻松多了。
“李瑞霖跟李贤珠.......”提到这两个名字,李辉京一阵郁闷,为什么要有双胞胎这么不科学的生物啊?
更不科学的是这对双胞胎还组成了组合大杀四方,简直犯规!
“李辉京!”刚刚这么想着,李辉京就听到了一个耳熟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冻鸡蛋就是煮好的鸡蛋放在冰箱里面冻上,然后化开之后就会分层,一层一层的,口感超级棒,配合着冷面吃或者是各种面条特别好吃,不做配菜,蘸着酱吃也好吃╮( ̄▽ ̄”)╭
啊,想吃番茄锅了........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09-12 00:00:00~2021-09-13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呜 120瓶;dudu兔子 60瓶;为什么不更新 25瓶;初时°?、笨小孩 10瓶;喵喵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