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看见你,滚!”若倾城冷然。
谁知苏城池步步逼近,酒气熏天的男子,像极了失控的魔鬼,带着与生俱来的毁灭之气。嘴角扬起轻蔑的冷笑,苏城池的身子因为酒精的作用,摇摇晃晃的走向若倾城,“怎么,在我面前,还要当什么贞洁烈女?嗝你是不是看我、看我现在落魄了,所以要落井下石?若倾城,你果然好得很!好!很好!好得很啊!”
“你胡言乱语什么?”若倾城愠色,“你醉了,出去!”
“现在就想赶我走吗?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我说了算!我是平阳王,是至高无上的王爷。若倾城,你是大汶的公主,竟然肯委身自己的仇敌,我果真是小看了你!你就不怕若纣在天有灵,找你追魂索命吗?”苏城池脸颊涨红,酒后的他言语无度,整个人都陷入一种痴醉的状态。
这与平日冷傲无情的他,截然不同。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所以会酒后吐真情。也或者,他已接近疯狂。
“住口!”若倾城切齿,“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父皇?是你带兵毁了父皇的江山,灭了若氏一族的大汶。现在,你竟口口声声指责我。苏城池,你扪心自问,凭什么?你凭什么?若我父皇在天有灵,他第一个要杀的人,便是你!是你苏城池!”
“若纣?若纣在哪?在哪?谁敢杀本王?本王是平阳王!是平阳王!”苏城池疯癫的原地转圈,眼底流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若倾城冷冷低吼,“你是叛国逆贼!无论是大汶还是大毓,你都是千古罪人!什么至尊王爷,都抵不过你心里的魔。苏城池,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除了喝人血,你还会做什么?你还能做什么?午夜梦回,你不怕那些冤死的人找你索命吗?你连自己的妻子都不放过,却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苏城池,你就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白长了一张人脸。”
苏城池狠狠的瞪着若倾城,身子都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因为酒劲。蓦地,他忽然大步走到若倾城跟前,陡然掐住若倾城的脖颈,“你信不信?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信!”若倾城绝傲冷笑,“死在你手上的人,还少吗?来呀,算我一个!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是个男人你就动手啊!来呀!”
“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苏城池的手颤抖得不成样子,突然他抱头蹲下,竟然像个孩子般失声痛哭,“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到底我做错了什么?”
若倾城站在原地,低眉冷眼看着,薄薄的唇匍出无温的话语,“不是你做错了什么,而是你,从未做对过。”
那一刻,看到他抬头时泪流满面的模样,若倾城只觉得可悲。
苏城池,不过是世间又一可怜虫。为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权力,花费了一辈子的时间,筹谋筹划,最后却要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值得吗?值得吗?一个皇位,对于天下男人而言,充满了魔力,充满了诱惑。多少人飞蛾扑火,多少人家破人亡?
顿了顿,若倾城想起了见到李玉儿的最后一面,那个花样的女子,曾经温婉过,如今不知轮回去了哪里。心,狠狠疼了一下。若倾城眼底泛着泪光,敛了眼底凌厉之色,“苏城池,你现在哭,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吗?就算你死一千次一万次,断送在你手上的人,都不会回来。玉姐姐,忆儿,萧贵妃他们看到你今天这副样子,会原谅你吗?”
深深吐出一口气,若倾城泪落连珠。
死去的人,永远都回不来了!
玉姐姐为了她,甘愿自己喝下毒药,自己悄悄的死去。她欠玉姐姐一条性命,只是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嘴角漾开苦涩的笑,若倾城泪如雨下,她欠下的,何止玉姐姐一条性命!
刹那间,苏城池站起身,骤然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相拥,“倾城,跟我走!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我跟你,跟我母亲,我们三个从此远离是非。好不好?好不好?这辈子,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只想跟你永远在一起!”
泪,落在他的肩上,若倾城睁着空洞的眸子,嘴角却是轻蔑至极的冷笑。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苏城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你的人,你的心,早已被权欲腐烂得无可救药。每一次看到你,听到你说话,都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脸上的笑当场凝住,苏城池的身子瞬时僵直。下一刻,醉酒的男子眸色如刃,带着锐利的锋芒。
若倾城狠狠推开他,四目相对,她忽然微微一怔,依稀觉得哪里不对劲。
“若倾城,你果真如此绝情?”苏城池冷然注视着若倾城,全然没有丝毫醉意。这样凛冽的眸子,教人触目惊心。
“你我之间,还有何情面可谈?苏城池,我们是仇人!亡国之恨,家族之仇!”若倾城斩钉截铁。袖中,五指蜷握,眸色恨意阑珊。
苏城池一步一顿走到她跟前,眯起危险的眸子,嘴角微微上扬,眼底的光让人心惊胆战,“若倾城,凭你聪慧的性子,想必已然知晓如今的处境。”
“我当然知道!”若倾城笑得宛若胜利者,这样的笑容,像极了慕容元策。一样的自信,一样的桀骜不可一世,“你们完了!很快,元策就会让你们知道,何为丧家之犬,何为死无全尸。你们这帮逆贼已是强弩之末,好好的等死吧!”
眸色一敛,苏城池怒不可遏,脖颈间青筋暴起,“好!说得好!强弩之末!我倒要看看,明天在战场上,慕容元策看到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苏城池,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若倾城怒目呵斥。
苏城池笑的无温,“是吗,那我就要你好好看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卑鄙无耻。”若倾城,就算是死,你也别想逃开我的手心!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话音刚落,苏城池忽然将若倾城拦腰抱起,狠狠丢在床上,身子无情的压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