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袖一挥,苏城池拿着一纸圣谕,一夜之间领走玉凉国十万精兵。要知道,玉凉国皆为粗莽之汉,力道惊人,各个皆可以一当十。若然出击,必然势不可挡。
板车被推进玉凉国皇宫,贺兰腾飞亲手掀开黑布。精致的钢制笼子里,萧云蕾虚弱无力的侧卧着,眉目紧闭却不失一身难掩的尊贵气质。贺兰腾飞愣在那里,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与玉凉国的女人们截然不同。大毓朝的女子,一个个透着水嫩,透着令人怜惜的柔弱。
也是这样的柔弱,对强悍的男人而言,真心是致命的魅惑。
嘴角扬起刺眼的笑,贺兰腾飞手一摆,“带下去好生养着,可别教本王的新宠损伤分毫。”今夜,他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果真是耽搁不得的。
女要俏,一身孝。
他倒要看看,那个白衣素净的女子,如何在佛前楚楚动人?
径直走进佛堂,灵音公主一身孝服,白衣素雅,容色带着微微的哀戚。这样的女子,心静如水,手持木鱼轻轻敲击着。眉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那转动不停的佛珠像极了她的一生,不停的转动,却始终握在别人手里。
突然之间,贺兰腾飞从身后抱住了灵音公主,还不待她呼喊,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起,狠狠丢在一旁的床榻上。手中的佛珠顿时线断,珠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待灵音公主看清狂浪之徒是谁,已经是目瞪口呆。下一刻胸前衣衫被贺兰腾飞狠狠撕裂,那双如狼的眸子贪婪的注视她白皙无暇的丰盈。一瞬间,灵音公主心如死灰。她知道,她知道早晚有这样一天,所以在老国主驾崩时避入佛堂。谁知佛法无边,终究抵不过命中注定。她是大毓朝的送出去的礼物,这样的宿命早已是无可更改。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贺兰腾飞见灵音公主不再挣扎,登时翻身压下,狠狠的要了柔弱的女子。一次次的索取,将本就凋零的心,撕碎得不成样子。也许这辈子,她会这样沦陷一辈子,直到死去的那一日。
贺兰腾飞何曾试过这样柔弱的身子,自然是欢心不已,一夜之间将灵音公主如玩偶般索取至精疲力竭。待到清晨,这才罢休,沉沉睡去。
国是回不去了,那么她要生存,必得承欢在这个男人之下。这是每个作为附属品的女人,应有的觉悟和归属命运。
翌日,子纳父妾,一纸圣谕,灵音公主成了新国主贺兰腾飞的后宫一员。册柔妃,赐万千。
世人,早已见惯不怪。世上美丽的女子,哪个男人不喜欢?
乔律明将一封书信递到慕容元楹跟前,“王爷。”
“这是什么?”慕容元楹一怔,眯起危险的眸子,看了看书信,复抬眼看着乔律明。
闻言,乔律明敛了神色,压低声音道,“是平阳王的书信。”
两年来,平阳王从未与他联系过,自围城失败,他们俨如丧家之犬各奔东西。今日突然来信,莫非有恙?抑或是局势大变?
慕容元楹没有接过手,只是斜睨乔律明一眼,“拆开看看。”
“是!”乔律明颔首,拆开书信阅览一边,陡然面露欣喜之色,“王爷好消息,平阳王业已借得玉凉国十万精兵,克日便能重整旗鼓再次回朝。平阳王此次来信,意欲与王爷再次联手,一举夺宫。”
“夺宫?”慕容元楹冷然,“愚蠢!”
见状,乔律明一怔。
听得慕容元楹冷道,“本王如今兵败如山,此刻与苏城池联手无疑将大毓江山拱手他人。到时苏城池攻城夺寨一登皇位,本王便是兔死狗烹的下场。且不说长远,就现在外头有萧漠南的追兵重重包围,本王自身难保,突围尚且不易何谈联手返朝?”
一言既出,乔律明亦是面露难色。
蓦地,乔律明道,“王爷何不与平阳王这般,试试盟国之友?”
慕容元楹眯起眼眸看他,“你的意思是”
“虽说司马逸死在咱们手上,但南陵王毕竟没有证据在手,到了云国国主那里,最多也是空口白牙。不似王爷,您毕竟与司马逸有着数年的交情,云国之人有目共睹。若是你此刻去澄清,不知云国国主会相信谁呢?”乔律明眸色微光闪烁。
当年司马逸之死累及其长兄司马敬大病一场,而后一直身子不佳。司马逸尸身回国后,云国便再无举动。如今司马一族人丁凋零,司马敬除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司马玉容,再无旁人可以依靠。时日一久,怕是皇位都要岌岌可危。到底,司马玉容是个女儿身,不似司马逸,可以光明正大的继承。
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离开云国时,司马玉容那花颜带雨的表情,以及依依不舍的眼神。慕容元楹忽然笑得凛冽,“不愧是本王的军师,看样子必得本王亲自出手。”语气一顿,慕容元楹陡然冷了脸,“悄悄的,安排本王见司马玉容。”
乔律明一愣,随即俯首,“是!属下明白!”
“打蛇打七寸,只要是人,总有软肋可击。”慕容元楹嗤冷寒笑。既然苏城池能借得精兵十万,那他必然也可获得云国的兵力相助。别忘了,他手上,还有一张皇牌。
司马敬,你的弱点便是司马玉容。而本王,会让你明白,何为希望之火。
很快,一纸书信传到云国皇宫。很快,一匹快马飞驰而出,趁着夜色奔赴茂密的林子。很快,皓月当空,马上落下一个人影,疯似的奔向早已等在树下的人。
慕容元楹站在原地,身子微微一颤。身后的女子死死抱住他的腰肢,竟然有些轻微的哽咽和抽泣。眉目的清冷随即敛去,换上真诚的热情。转身,他骤然抱住身后的女子,相互紧拥在一起。耳边,是他轻声的呢喃,“玉容”
女子僵在当场,忽然双手环住他的胳膊,用力啜泣,“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我等你得了多久?你一去不回,音讯全无,可知我心焦灼,日夜难安?”
语罢,女子凄然抬头。月光下,司马玉容轮廓鲜明,坚挺的鼻梁,蓝眸璀璨。略带金色的发髻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犹如她眼底的光,绽开万丈光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