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大战将至,各自情殇

冷哼一声,苏城池冷冷的看了一眼赵琴文的脊背,登时拂袖而去,恨意阑珊。脑海里是若倾城如今风华绝代的姿色,一袭锦衣华服倾世绝然。蚀骨容色,刻骨难忘。
同时震惊的还有慕容元楹,自认为问心无愧的他,有心解释却无从开口。事实上,这件事谁也没有亲眼目睹,谁也不能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唯一举世皆知的是:苏流云死相极为惨烈,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再破开脖颈间的血脉,缓缓流尽鲜血而死。这种死法,极似当年无极山庄的手法。莫怪苏城池也一口认定是慕容元楹所为,到底,慕容元楹才是无极山庄最终的主人。
即便慕容元楹知晓无极山庄残存着武艺最高的独孤弄痕,也是无计可施。弄痕业已消失不见,何来人证?
弄痕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来这一招,着实教慕容元楹措手不及。亦让慕容元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慕容元楹除了发出江湖追杀令,再无任何办法。
只可惜,弄痕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寻到的?!若是这般轻易,她就不是独孤弄痕了!
唯王德父女两深知其中关窍,明白个中内情。只是,他们除了抱怨偷鸡不成蚀把米,也不敢声张半句。若被慕容元楹知晓,定然不会轻饶他们。更甚者,会杀了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擅作主张,只因他们碰了不该碰的人。
“王爷。”乔律明气急败坏的从帐外掀开帘子冲进来。
慕容元楹面无表情的穿着戎装,似乎已经料到乔律明要说什么。乔律明却是微微一怔,眼底的光颤了一下。慕容元楹身着金色的铠甲,眉目间的英气绽放无余。坚毅的眼底,掠过无温的凄寒,一身凌厉之风无与伦比。
低头冷冷轻笑,慕容元楹冷眼看着乔律明,“怎么,平阳王动手了?”
乔律明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重重颔首,“是,据探子来报,平阳王已经开始集结军队,即刻便要出兵。只是不晓得是否是冲着我们来的?”
“等你慢慢猜透的时候,只怕苏城池的军队已经近在咫尺了。”慕容元楹扣好腕上的扣子,抖落一身无温。
“王爷觉得平阳王一定会与咱们交战?”乔律明心头惶然。
慕容元楹抓起刀架上的宝剑,眉目冰冷,“不是觉得,而是事实。苏城池向来刚愎自用,苏流云之死他必得怨恨是本王所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出兵。何况苏城池自恃兵力胜过本王,吞食了本王,他才能安心攻城,安心做他的皇帝梦。”
乔律明一紧,“王爷?”
“备战!”慕容元楹不容分说。
“是。”
“另外”慕容元楹的眼神忽然变的深邃无比,“王德父女近日格外安静,甚是异常,你好生盯着。”
闻言,乔律明微微蹙眉,“王爷的意思是王氏父女会背叛您?”
“料他们没这胆子。”慕容元楹嗤冷,“本王是担心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然在背后捣鬼,反倒坏了本王的大业。”
会意的点头,乔律明道,“是,属下明白了。”语罢,大步流星走出去。
慕容元楹冷然伫立,拔出锋利的宝剑,指尖轻轻拂过锋利的剑刃。蓦地,略略的刺痛传来,却是指尖被剑锋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缓缓溢出。看着嫣红的鲜血,只教他想起宫里那个永远都回不到自己身边的女人。
抬眼间,场景一如初见。
年幼的孩子不知何为青梅竹马,只懂嬉笑怒骂。却在成长后才明白,当年的两小无猜绕床弄青梅。只是,为时已晚。分道扬镳,再无交集。
仿佛从一开始,他与她总是擦肩而过,总是差那么一点。凭什么是他先遇见了她,她却要嫁给慕容元策?凭什么他身为质子,承受这身心煎熬,最后的皇位却由慕容元策来坐?凭什么?他不甘心!抵死不甘心!
慕容元策君临天下,江山美人两者兼得。
可是他自己呢?江山技差一筹,美人擦肩而过,最后什么都没有。
长剑骤然归鞘,发出冰冷的声响。慕容元楹闭起沉重的眸子,痛彻心扉。指尖的血滴在剑上,染红了镶嵌的翡翠玉石,染红了潮湿冰凉的心。
“慕容元策,失去的,本王一并向你讨还。江山也好,美人也罢,本王都不会再放手!”慕容元楹冷然绝世。冰冷的铠甲衬着他极好的容颜,宛若天神降临,更似玉面二郎,风华无限,耀眼夺目。
取出怀中丝绢包裹的木人,清晰雕刻着属于若倾城的一颦一笑,栩栩如生。见状,慕容元楹才展露了一丝笑颜,不觉低头轻语,“倾城,你等着我,千万保重身子。待大业可成,我便许你为后,可好?”
“王爷疯了吗?对着一块木头疙瘩说这样深情的话,也不怕人笑话。”王婉柔尖酸刻薄的嗓音极不协调的在帐内溢开,伴着细微的脚步声。慕容元楹抬眼,只见王婉柔手捧着一碗羹汤缓缓走进来。
若无其事的将羹汤放在桌案上,王婉柔目光如霜,凄然伫立,“王爷就是这样待我的吗?”
慕容元楹连看她一眼都不愿,只是小心翼翼的收好手中的木人,背过身去,“你来作甚?”
“妾身不该来吗?”王婉柔只觉悲凉,愤慨,“若妾身不来,何以听见王爷的真心话?何以明白,在王爷的心中,若倾城竟如此重要,以至于王爷已经在心里许她为后!”
“这是本王的事,与你何干!出去!”慕容元楹冷然。最恨他人偷听自己讲话!
王婉柔凄然,“怎么,王爷这就要赶我走了吗?王爷,您还不是皇帝呢,这就要废了正室?”
慕容元楹别过头去,不屑计较她的无理取闹。
“王爷,妾身为你拼上了一族性命,你为何要这般无情待我?”说着,王婉柔竟然掉下泪来,“王爷只知自己心中苦,为何不能以己度人,明白妾身心中的苦涩?妾身深爱着王爷,不惜卑躬屈膝,只愿王爷能回心转意。可是为什么?时至今日,王爷却连多看妾身一眼都不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