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平阳王的野心,不小!

外头,一个探子模样的人伏在乔律明耳际低语,下一刻,乔律明大惊失色飞奔进来。见着慕容元楹便扑通下跪,“王爷大事不好,英王被劫了。”
“什么?”慕容元楹腾然大怒。
视线骤然落在苏城池消失的方向,慕容元楹怒不可遏,茶杯愤然落地,碎得四分五裂。长袖翩然,杀意毕现。看样子,是中了苏城池的缓兵之策。他不是来示好的,也不是来追究司马逸的行踪的,而是来拖住自己的脚步,蒙住自己的双眼。他是来劫司马逸的!
想到此处,慕容元楹的恨意更是浓郁。
眸色一敛,慕容元楹冷眼看着乔律明,“有什么线索吗?”
乔律明颔首,“来人训练有素,想必不是普通人。何况英王住处极为隐秘,要想探知绝非易事。若然是皇帝,绝不会这般偷偷摸摸,想必早已昭告天下公然来迎。所以,若属下所料不差,应与王爷是一道的心思。”
“很好。”慕容元楹眯起危险的眸子,“敢跟本王耍这样的心眼!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乔律明躬身施礼。
冷哼一声,慕容元楹拂袖而去。苏城池,若你敢与本王对着干,即便本王没了无极山庄,也能让你死无全尸。走着瞧!
眼上的黑带被解开,刺眼的烛光迎面袭来。司马逸极不舒服的蹙了蹙眉头,许久才睁开眼睛适应。眼前站着一身漆黑的杀手,一双双冰冷的眼睛死死落在自己身上。撇开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司马逸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完整的石室,构造严丝合缝,仿佛没有一丝破绽。他看了许久也未有发现通道何在,不觉心里咯噔一下,这不但是个石室,怕也是幕后之人的密室。看眼前这些人,一个个虎视眈眈,外头的守卫必然不少。
要想脱身,唯恐不能。
但司马逸是什么人,一贯的冷傲,一贯的不可一世。即便身处险境,也不能改了他的性子。他就是他,司马逸!云国英王!
嗤冷望着眼前为自己松绑的杀手,恢复自由的瞬间,司马逸揉了揉被绳子勒出痕迹的手腕。唇角溢开凛冽的冷笑,“怎么,就你们这些狗东西吗?你们主子呢?既然敢绑本王,怎么不敢出来见本王?是没脸还是没胆?”
“王爷稍待,咱们主子随后就到。”为首的略显恭敬,稍稍欠了欠身。
“哼,笑话,竟要本王等他!”司马逸凌然,“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本王是云国英王。若然本王得势,定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为首的急忙弓背哈腰,“是是是,王爷请按捺一下,我家主子马上就来。”
司马逸长袖一挥,傲然伫立,眸色如霜,“你家主子到底何人?”
“王爷等我家主子来了,不就知道了吗?”为首的依旧保持谨慎的状态。
蓦地,身后的墙壁忽然咧开一个通道,原是石门一扇。由远及近,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缓缓走来,步态沉稳,身材健硕,可见是个练家子。司马逸虽然不会武,眼睛却锐利无比,随即不动声色的注视来人。
“本想请英王做客,不想却教英王久等,着实是本王的错漏。”烛光下,苏城池的脸上溢开狡黠的色泽。
“是你!”司马逸一怔,他没料到竟是苏城池下的手,绑的自己。不觉口吻森寒,“想不到平阳王竟有此癖好,喜欢绑人做客。”
苏城池不怒反笑,“失礼失礼。倒让英王见笑了。”
司马逸冷哼一声,斜睨他一眼,一脸的不屑,“废话少说,你擒本王来此,不是真的要与本王闲话家常吧!有话直说,莫要拐弯抹角,徒教本王看着生厌。”
眸色冷了一下,虽然料到司马逸的性子会给自己难堪,但如今司马逸的一言一行果真是桀骜无礼至极,这般的狂佞果真胜过自己百倍。按捺住心里的愤怒,苏城池冷笑几声,“既然英王开口了,本王也不想多言。”长袖一甩,苏城池冷然坐下,“本王只问英王一句话,你到底为何来朝?与靖王之间到底密谋为何?”
司马逸冷眼看他,笑得轻蔑,“平阳王不是神通广大吗?为何不自己找答案?”傲然在苏城池对面坐下,眸色无温,“何况,平阳王真当本王好欺负吗?以为凭着一间密室便能让本王服服帖帖,平阳王未免太高看自己。”
深吸一口气,苏城池脖颈间的青筋略略突起,面色仍是森冷的笑,“哦,是吗?即便英王不说,本王也知道你们想做什么。靖王谋位,早已不是一日两日。”
“看样子,平阳王的野心也不小啊!”司马逸不是傻子,尽管狂妄,心里却是透亮的。这些朝堂之内勾心斗角之事,不是只有大毓朝才有,云国又何尝不是杀机四伏呢。
仿佛被看穿了心事,苏城池低头嗤笑几声,蓦地抬头,眸色肃冷,“不知英王是否有意与本王携手合作呢?”
“合作?”司马逸朗声大笑,“怕是与虎谋皮吧!”陡然起身逼近苏城池,四目近距离相对,司马逸的嘴角扬起邪冷的笑意,“平阳王不好好当你的富贵王爷,竟也动了这样的心思。你就不怕被天下人嗤笑,被万夫所指,忘恩负义吗?”
“但凡天下,有能者居之。何况,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纵观历朝历代,哪个前朝不是荒淫无道?哪个后朝不是繁华似锦?百姓愚鲁,谁会理睬高阁变动朝代更替,又岂会在意谁当皇帝!”苏城池冷然。
司马逸直起身子,敛了所有神色,“皇帝龙椅只有一个,你与靖王,预备分庭竞争吗?”
“错!”苏城池起身,眼底流光闪过,“靖王永远都只能是靖王,大毓朝只能姓苏。”
“凭什么?”司马逸目光如刃。
苏城池眯起危险的眸子,“就凭英王你,会帮本王得偿所愿。”
司马逸笑得绝冷,“是吗?”长袖一挥,“平阳王不但傲气,还傻气,你道本王是什么人,你说合作本王就会妥协?果真是痴人说梦。”
长剑咣当一声出鞘,笔直架在司马逸的脖颈上。司马逸冷眸,只迎上杀手冰冷无温的眼睛,以及耳际回荡的冷剑嗡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