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独孤弄痕,你这个傻瓜

握剑的手微微颤抖,弄痕容色绝冷,“孤弋,我只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知道害死师傅的凶手是谁?”
媚零笑得无温,眼神何等轻蔑,“弄痕,我问你一句话,你爱大师兄吗?”
羽睫颤了一下,弄痕没有回答,心头寒凉。许久才道,“这与师傅的死有何关系?”
“你只需回答我,是与不是。”媚零不容分说。
半低着头,弄痕没有做声。事实上,这个问题纠结在心头好久好久,却一直没有答案。她只知道,自从那夜月圆,那个誓言,她的心里便再也挥不去千燎的身影。他的一言一行,仿佛是一种魔咒,深深烙印在内心深处,刻入灵魂。
媚零的声音越发沉冷,“怎么,是回答不了还是不敢回答?弄痕,你惯是个敢作敢当之人,竟也有这样懦弱的时候。”
“师傅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弄痕无温。
“你真的想知道?”媚零齿冷。
“是。”那一刻,弄痕的心颤了颤,心底早已有个隐忧,生怕变成现实。
冷眼看着弄痕黑暗中仍清晰可见的交替表情,媚零一步一顿走到她面前,近在咫尺,眸子恨意阑珊冰冷至绝,“其实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又何必自欺欺人?弄痕,你还敢说你不爱大师兄?别忘了,师傅生前是怎样告诫你的!你不但违背了师命,还同门相残断我手筋,师傅若然在世,必要赶你出师门。”
“师傅说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弄痕至冷,她可不是软弱的女子,不懂反抗。无论是谁,敢伤她必要付出血的代价。
脖颈间青筋暴起,媚零怒不可遏的瞪着弄痕永远不起波澜的脸,突然嘶吼,“为何他会爱上如此冰冷的你?你到底有什么好?我为他付出这么多,甘愿以男儿之身助他一臂之力,他却连看我一眼都不愿。为什么?独孤弄痕,你到底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师傅捡回来的野丫头,连师傅都对你另眼相看。而我呢?我苦心孤诣,到底得到了什么?”
眼前的媚零仿佛有些疯狂,更确切说,有些痴狂。
弄痕看着她,忽然想起了若倾城。当那的她,也许也是这般歇斯底里。如今,只剩下无声的哽咽,寂静的压抑。心里凉了一下,弄痕无言转身,“师姐,是你太执着了。”
“独孤弄痕!”媚零纵身一跃,骤然拦住她的去路,“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死。我们两个之间,总要有一个人躺下。”
“师姐,我不想再见同门之血。让开!”弄痕欲走。
岂料,媚零忽然出手,一掌击向弄痕的肩头。
弄痕冷眉,身影恍若鬼魅,顷刻间移形换影,消失在媚零跟前。再见,她的剑已经出鞘,笔直刺向媚零的心口。
媚零大惊失色,急忙飞身半空,几个漂亮而慌乱的凌空翻,终于落回地面。掌风再次袭向弄痕,尽了全力。
骤然握紧手中之剑,弄痕面色一沉,下一刻长剑划过苍穹,直接刺破媚零身上几处大穴。一时间鲜血喷涌,媚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登时瘫软在地。夜风呼啸,伴着媚零撕心裂肺的笑声,带着心颤的哭腔。
“我说过,别逼我。”弄痕凄寒。
媚零笑得泪如雨下,“独孤弄痕!独孤弄痕!你这个傻瓜!你是个十足十的傻瓜!傻瓜!傻瓜!你竟比我还傻,傻得无可救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弄痕冷凝双眸,低眉去看被自己废了武功的媚零,一身的鲜血掩不住她的恨意。一瞬间,弄痕只觉她可怜,可悲。
转身,弄痕不想纠缠。
“你不是想知道师傅是谁杀的吗?”媚零厉声冷笑。
骤然顿住脚步,弄痕的身子抖了一下,却没有转身,“谁?”
“就是我”
弄痕毅然转身,长剑直指媚零的眉心,眸色肃冷绝狠。
“还有千燎!还有你爱着的千燎大师兄!”媚零仰头大笑,垂眸间已是泪流满面,“那天我在师傅的茶水里下了药,然后大师兄走进了师傅的房间。我亲眼看见师傅瘫在床上,大师兄一剑刺进了师傅的心口。鲜血就像后山的喷泉,飞溅在大师兄的身上,他回眸看了我一眼,笑得那样得意。好得意!好得意啊!哈哈哈哈”
“为什么?”弄痕的泪突然掉下来,握剑的手止不住颤抖。此时此刻,她才明白什么是歇斯底里,什么是彻骨的绝望。
媚零敛了笑容,冷哼几声,“独孤弄痕,你不会不知道吧,大师兄觊觎是否的《天意诀》早已不是一日两日。只有师傅死了,大师兄才能继承天山派的掌门之位,名正言顺的得到天下第一的绝世武功。独孤弄痕,现在,你该明白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你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心肠了!独孤弄痕,你该哭!该哭出来!哈哈哈哈这是你的报应!你的报应!你们不是相爱至深吗?你们不是月下盟誓吗?好啊!独孤弄痕,我便睁着眼看着,你如何杀了你的男人,如何替师傅报仇的!我等着!我等着!哈哈哈”
眸子重重闭上,弄痕痛苦的昂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心痛如绞,“师傅从小把我们带大,为何你们要这么对他?他从不曾待错你们,你们为何要置他于死地?为什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江湖,从来不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地方。弄痕,你杀了那么多人,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千燎,他的心里只有自己,从未容过任何人。师傅是,我也是,都是可以弃如敝屣的棋子,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落得与我一样的下场。”媚零浑身血染,伤处止不住流血,整个人极尽恹恹。
“回答一个问题,我便不杀你。”弄痕痛彻心扉的睁开眼,眸色如刃锋利。
媚零的身子陡然僵直。
“靖王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现在身在何处?”弄痕还是那个弄痕,即便心中千疮百孔,面上依旧不改无温寒色。长剑在风中发出嗡嗡之音,银色的寒光掠过弄痕的眼眸,格外森冷尤为刺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