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是媚零?还是孤弋?

一刹那,若倾城嫣然浅笑,眸色流光,格外璀璨。
心,颤了颤:弄痕,你如今身在何处?是否周全?你与他当是在一起了吧?他待你,是否还一如当初?即便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早已对他动了情。卸下坚强的防备,好好爱一场吧,一辈子真的很短,真的不长。
一瞬间,云藻宫夕贵妃有孕之事举宫皆知,多少人眼馋心热,多少人恨之入骨。尤其是栖凤宫苏流云,气得直跳脚,恨不能举刀杀到云藻宫,直接扫平云藻宫。奈何,这也只是她个人的想法,着实起不了半点作用。
但有一样,前朝各派开始了新一轮的蠢蠢欲动。
夜色寂寂,有人沉沦,有人深陷。
一抹黑影笔直飞出无极山庄,直奔靖王府而来。不远处,弄痕持剑伫立,眉目生冷。眸色一敛,纵身一跃,立时越过高墙入了靖王府。
黑影速度极快,弄痕眯起危险的眼眸,这样的武功路数她是最清楚不过的。身影一闪,登时紧随而去。
书房内,漆黑一片,连冷月都深藏云层不愿露面,整个房间呈现死一般的冷寂。
“王爷。”乔律明站在慕容元楹身后,“她来了。”
“叫她进来。”慕容元楹没有转身,临窗而立,声线无温。
黑影如风一般飘落在房内,扑通跪地,“王爷,人已妥善安置。”
“可有人知晓?”慕容元楹冷冷转身,目色如夜,黑暗中绽放着熠熠光泽。
“没有。”黑影果断回答。
“此事事关重大,若有纰漏,媚零,你该知道后果。”慕容元楹冷然。
原来黑影便是媚零此人,黑暗中隐约可见媚零姣好的轮廓,唯独右手胳膊微微垂着,仿佛重如千斤难以提起。媚零重重颔首,“王爷放心。”
站起身子,媚零顿了半晌,突然道,“王爷可知宫中出了大事?”
气氛陡然下沉,温度降至冰点。
乔律明愣了一下,“你是指”
“夕贵妃有孕,凭着如今皇帝对其的宠爱,属下怕中宫之位,即将易主。”媚零毫不隐讳。
闻言,乔律明意味深长的看着慕容元楹。
微微仰起头,黑暗里看不起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属于他的悲凉。始终,在他心里有着浮云深处的哀伤。那张脸仿佛烙印,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刻骨铭心。他几乎可以断定她就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遥看当初少年事,青丝红颜格外娇。只为伊人独天涯,云深月落尽繁花。
倾城
“密切注意宫中的各方举动,切记。”慕容元楹的口吻缓了一下,仿佛做了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不许伤夕贵妃分毫。”
乔律明乃至媚零都怔住,一时间没明白慕容元楹到底怎样想的。
伤你,如何舍得?
深吸一口气,慕容元楹陡然垂头,略显沉痛。许久才道,“平阳王府有何动静?”
“这正是属下要禀报王爷之事。”乔律明突然神色凝重,“平阳王府近日来颇有异动,平阳王将大批的心腹从四面八方调度回京,不知是否有不臣之心。”
“不臣之心?”慕容元楹嗤冷,“他何曾像过臣子?这些不过是迟早的事,有何大惊小怪。”
乔律明凝眉,“皇帝那里”
“你真当皇帝是傻子吗?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否则他也不会一称帝就册了苏流云为皇后。只是他大抵也知道,一个后位不足以平苏城池之心。本王倒想看看,如果皇兄知道平阳王此举,该有怎样的反应?”慕容元楹说得平淡,眸色如霜。
“想必皇帝也不敢轻举妄动。”乔律明道。
微微颔首,慕容元楹看了乔律明一眼,“如果平阳王开始调遣军队,你知道该怎么做。”
“属下知道。固若金汤,虫蛀坏之;逢遇强敌,联而攻之。”乔律明无温回答。
“也许,真的不远了。”慕容元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如果那年本王一如现在的坚决,也许今日的一切都会改写。”
倾城,好想你,怎么办?心里满满都是你的影子,挥之不去,却痛彻心扉。犹记当年初见时,梅林深处有奇佳。一颦一笑若倾城,一生一世枉断肠。
倾城,回来吧!我始终站在最初的地方等你,此生此心从未变过。
倾城,你听到了吗?我真的想你了,好想好想的那种
外头忽然一阵冷风刮过,乔律明骤然厉喝,“谁?”话音刚落,媚零的身子已如鬼魅般飞出去,顷刻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荒野萧瑟,风过无痕。
“弄痕,别躲了。我知道是你!”媚零怒声呵斥。
树荫下,走出怀抱冷剑的弄痕。夜风呼啸着从耳边飞过,萧萧落叶的声响格外刺心。举步走到媚零不远处站定,弄痕还是那个弄痕,惯有的清冷从未改变,“孤弋。”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着我?”媚零五指握拳几欲出手,指节青白,捏得格格作响。
弄痕眉色一冷,“我要知道无极山庄的主人是谁。”
媚零眯起危险的眸子,“为何?”
“很简单,我要为我妹妹报仇!”弄痕干练果断。
不敢置信的望着弄痕,媚零没想过弄痕的理由竟如此简单,“你妹妹?”
“是,我唯一的妹妹,独孤弄凉。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死在我的剑下,我们的相见转眼变成决绝。媚零,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我不想跟你动手,也不想伤你。”弄痕长剑在握,口吻凄凉。
“你该知道,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出手。”媚零冷然。
弄痕闭起眼眸,“别逼我!”
媚零嗤冷,“弄痕,你口口声声尊敬师傅,难道你忘了师门训诫了吗?”
“我没忘!”弄痕骤然怒色,“师傅是说过,不许同门相残,但师傅也说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弄痕,同室操戈是要逐出师门的。师傅已死,难道你要师傅死后难安,魂魄不宁吗?”媚零实在太了解弄痕的痛处,句句戳在她的要害上。
握剑的手微微颤抖,弄痕容色绝冷,“孤弋,我只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知道害死师傅的凶手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