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睫颤了一下,若倾城缓缓睁开眼睛,迎上的是慕容元策一扫倦意的欣喜,以及失而复得般的激动,“夕儿你醒了?感觉如何?窦辞年,快去传江泰安过来,就说夕妃醒了!”
窦辞年一溜小跑,“奴才马上去!”
“皇上?”若倾城勉力撑起,奈何一口气提不上来,又跌卧在床上。
“你一直发高热,已经昏迷了一天两夜。”慕容元策坐在床头,将她揽入怀里,用自身作为若倾城的依靠和支撑,“感觉如何?可有好些?”
若倾城面如白纸,虚弱的模样别有一番迷人。羽睫颤了颤,“臣妾不中用,一下子病倒了,还累及皇上照顾,真真该死。”
“不许说死字。”慕容元策的心,狠狠刺了一下,依稀看见冷宫的那场大火。
顿了顿,若倾城笑得酸楚,“皇上的心那么高高在上,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吗?”
拥紧若倾城,慕容元策的眼底漾开无比的疼痛,“夕儿,朕如今在乎的唯有你一人。”
伸出冰冷的手,轻轻环住他的脖颈,若倾城泪眼迷离,“皇上,臣妾以后也只有皇上一人可以依靠,若皇上哪日厌恶了臣妾,那臣妾也只能像弄痕一般,与君长决。”
吻着她美丽的双眸,慕容元策心痛如绞,“朕跟你保证,绝不会有那么一天。”
眼泪滑落,若倾城忽然觉得心好疼,不是因为他真真假假的承诺,只因他炙热的眼神,无可替代。慕容元策,如果当年的你有今日半分柔情,你我何至于走到此时此刻的地步?你可知那一剑,痛入骨髓。
“明日,朕教寒云来照顾你的起居,其余的人,朕都不信。”慕容元策小心呵护着怀里的女人,这样精心的守护,全然不似一个帝王该有的情愫。
寒云?
若倾城愣了一下,低眉不语。寒云原是照顾过她的,所以若倾城心中隐忧,是否慕容元策要派寒云来试探自己?就算没有这样的意思,依照寒云的仔细,必然会进一步发现自己的身份,到那时岂非一发不可收拾?然而,她着实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事实上,除了寒云还值得信赖,她确实找不到第二个可用之人。
细数自己身边,弄凉已死,瑞香已逝,弄痕危在旦夕。寂寥虽然可用,但毕竟不是女儿身,很多事情无法企及。思前想后,若倾城只能应承下来。毕竟寒云的为人,她还是心中有数的。
“臣妾,谢皇上。”若倾城垂下眼帘,身子乏得很,软软的,提不起一丝精神。
只是慕容元策没有告诉她,明日午时,弄痕会被斩首示众。而这一切,都不过一场精心设计。腥风血雨中,谁为谁布了局,谁又中了谁的迷,最后又是谁一子落错,满盘皆输?各人各命,终究脱不了命中注定!
用生命相拥,却不知心隔千山万水,早在冷宫大火之际,焚烧得支离破碎。
一抹黑影闪进天牢之中,无声无息,宛若地狱来使,幽暗之魂。
破败的稻草杂乱的遍布整个牢房,没有床,只有几片残破的木板搭起,动辄摇晃不止还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灰尘遍布的四方桌上,燃烧着将尽的蜡烛,烛泪汹涌,好似心头之泪奔涌不绝。
弄痕坐在木板上,随意的靠在冰冷肮脏的墙壁上,双眸闭着,面色从容依旧。唯独手脚的镣铐在烛光下闪烁着刺眼寒光,只要稍稍移动身子,链锁就会发出清脆的撞击之音,格外刺耳。
蓦地,她的眸缓缓睁开,长长的羽睫抖了一下,笑得轻然,“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
话音刚落,黑暗中走出一个身影,及至眼前才看清,原是千燎本人。
“为何避而不见?”弄痕抬眼看他。
千燎的眼睛眨了一下,似乎刻意掩藏眼中的情感,唇角是自嘲般的干笑,“原以为你不会愿意再见。”
长长呼出一口气,弄痕起身,刚要挪动身子,谁知脚下的铁球太重,到底没能如愿。眉头微微蹙起,弄痕的脸霎时苍白至极。缓缓垂下镣铐重重的手,眸色复杂难解。
千燎的面色骤然剧变,目色如霜,绽放着冰冷的寒意。
陡然走到弄痕身旁俯身蹲下,微颤的手轻柔的抚上她渗出血的脚踝。因为要用脚踝拖动铁链铁球才能行走,此刻弄痕雪白的脚踝已经被铁索划出了血口子,正源源流着血。嫣红的鲜血,染透了裤管裙摆,甚是惨不忍睹。
“疼吗?”千燎抬头仰望弄痕微微摇头的面孔,眼底漾开一丝晶莹的光泽。
“不疼。”弄痕浅笑。
跟以往的伤痛比起来,这些不过是皮肉伤。对弄痕而言,九死一生的际遇早已超越此刻百倍千倍。
浓浓的鼻音出自千燎之口,他垂着头,教人看不清现下的表情,“你偏这样倔强,从小到大,即便伤痕累累,始终未喊过疼。”蓦地,千燎面色一沉,单手高高举起劈向铁链。
“慢着!”弄痕骤然厉喝。
千燎的手顿在半空,赫然起身凝眉看她。
“师兄,你要做什么?”弄痕一惊。
“我要带你走。”千燎斩钉截铁。
轻轻摇头,弄痕表情微恙,眼底成殇,“我不能走,如果我逃狱,夕妃与无极山庄的关系就说不清了。宫中多少人,多少双眼睛盯着云藻宫,一个个都巴不得夕妃死,尤其是栖凤宫,更是拭目以待。所以我不会跟你走,我不能连累夕妃,更不能置她于险境。唯有我死,才能让别人断了威胁夕妃的念头。”
“那我呢?”千燎冰冷的望着她惯有的清冷面孔。
弄痕的羽睫扬了一下,唇角牵起一抹凄惶的笑意,“生死由天,奈何注定。师兄,你走吧,这世上总会有个人与你相守一生,但绝不是我。也不能是我。”
“为什么?”千燎的五指握得格格作响。
“因为我是独孤弄痕,注定了此生无法为自己而活。我的命是夕妃的,你明白吗?这是我欠弄凉的,也是你欠我的。”当初如果不是千燎在她剑上下毒,也许弄凉不会死,而他们也不会走到今日的境地。
千燎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紧锁,痛苦异常。
许久,他才幽然冷问,“你当真不跟我走?”
弄痕摇头,眸色坚定,心如磐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