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是若倾城落水之前,那一抹残存在脸上的尖锐微笑。
一瞬间,花未眠知道自己中计了。
花未眠,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好,我成全你,就怕你没这胆子!
“救命、救命”若倾城在水里不断扑腾,伸出水面的手胡乱挥舞着,不时冒出的容脸因为被水浸湿而格外惊悚。
那一刻,花未眠怔在那里,脚下一软跌坐在地,容颜铁青色白。
“娘娘!”弄痕一声高呼,鲤鱼入水般跃入湖里,在若倾城即将沉入水底的瞬间,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以一只胳膊箍住若倾城的脖颈,尽量将她的口鼻朝上。弄痕费力的单手划泳,终于将若倾城救到岸边。在宫人们的七手八脚中,若倾城被迅速抬回宫去。
夏音急忙搀起跌坐在地的花未眠,“娘娘?娘娘您没事吧?”
“你们看到了什么?”花未眠面色煞白。
犹豫着,夏音不敢开口。
“说!”花未眠止不住颤抖。
“奴婢们看见,娘娘您娘娘您推了夕妃落水。”夏音刚刚说完,随即扑通跪在地上,再不敢抬头。
花未眠脚一软,瞬时跌坐在凳子上,神情呆滞,久久没能起来。
云藻宫像炸开了锅,慕容元策千交代万交代,一定要保护夕妃周全。如今夕妃被湿漉漉的抬回来,当真要吓死一宫的奴才。弄痕没想到若倾城会以身犯险,当初设这个计的时候,若倾城可没有说过她不会游泳啊!
将若倾城平躺在床上,弄痕的脑子仍是万分清晰。望一眼身旁手忙脚乱,不时啜泣的宫人们,弄痕厉声呵斥,“慌什么?娘娘还活着,你们就这样哭哭啼啼难道是在诅咒娘娘吗?”
四下登时一片死寂。
弄痕冲焦灼的瑞香道,“瑞香,你速速去请刘太医来,记着,只要刘太医一人。”
瑞香会意的颔首,“是。”随即夺门而出。
扫一眼宫人,弄痕眸色一转,“你们几个,快些将娘娘的试衣服换下来。你,去烧热水;你,去升起暖炉。虽说是夏日,但湖水深寒,娘娘有孕在身,必得小心才是。”
看着宫人们换下若倾城的湿衣服,又端来暖炉,弄痕眉目一敛,“你们全都出去,这里由我伺候便是。一个个都杵在这里,反教娘娘不能呼吸了!”说着,将所有的宫人都赶了出去。
寂寥这才进来,自袖管里取出一个小包袱,看上去沉甸甸的,不知为何物。
“倾城怎样?她不会有事吧?”寂寥忙不迭坐到若倾城床沿,看着紧闭双目的若倾城,心中诚惶诚恐。
“只是喝了太多的水,暂时晕厥了。”说着,弄痕冲寂寥道,“帮我扶起她,我用内功将她体内的水逼出来。”
闻言,寂寥牢牢扶住若倾城。
掌心凝力,在瑞香领着刘太医赶来之前,弄痕用自己的内力将若倾城体内的水全部逼了出来。若倾城依旧闭着眼睛,好似还未恢复过来。
“怎么还不醒?”寂寥有些慌了手脚。
“一时间还不能完全恢复。”弄痕凝眉,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以手拭去,弄痕为若倾城拉好被角,“东西可都备下了吗?”
寂寥指了一下包袱,“放心,业已备下。只待刘太医他们进来,就能按计划行事。”顿了顿,寂寥忽然有些担忧,“皇上那边通知了吗?”
弄痕冷冷一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整个后宫都要抖上一抖,何须我们通知。怕是皇帝已经往这里赶了。”
正说着,吱呀一声,瑞香领着刘太医大步流星的走进来。刘太医将药箱放在桌案上,随即走到窗前,关慰的望着若倾城,“快教我看看。”
说着,忙不迭坐在床沿为若倾城把脉。须臾才松了口气道,“娘娘无碍,只是受了惊吓,被湖水扑着了。只要好生休息就没什么大碍。”
弄痕抬眼看着瑞香,瑞香重重点头。弄痕便冲刘太医开口,“想必太医已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刘太医起身,“来的路上,瑞香已经大致的与我说了。放心吧,我一定按计划行事。”
门外,响起了一声又急又慌的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容元策听得窦辞年来报,说是夕妃落水,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云藻宫。此刻呼吸沉重,整个人都有些神情恍惚。正欲推门而进,岂料瑞香却端着一盆血水出来,脸上有哭过的痕迹。看着瑞香泛红的眼眶,慕容元策的心陡然下沉。
“夕妃如何?”那一刻,连窦辞年都感觉到慕容元策的声音在颤抖。
瑞香哭着跪在地上,盆中的血水刺眼嫣红,“皇上恕罪,太医说太医说娘娘无碍,只是腹中的皇子保不住了!”
一个踉跄,慕容元策疯似的冲进去,只一眼床榻上面色煞白的女子,便已刻骨疼痛。弄痕哽咽着与众人跪在慕容元策跟前,“奴婢们护主不力,请皇上责罚!”
一步一顿走到床前,素洁的床单上,嫣红的鲜血还来不及凝固,就想一个生命的流逝,再也回不到最初的地方。慕容元策的脸因为极度痛苦而扭曲得不成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忽然落下泪来。他是皇帝,也是七尺男儿,如今却潸然泪下,可见他内心的沉重与痛楚。
长袖一挥,所有人悄然退去,慕容元策容颜哀伤的坐在若倾城床前,微颤着拾起她冰冷的柔荑,轻轻的放在唇边吻着。炙热的泪滴在若倾城的手背,她的身子止不住颤了一下,终于睁开空荡的眸子,漾开如水的冰冷。
苍白的唇,吐出模糊不清的字眼,“皇上”
慕容元策一怔,随即挤出难看至极的笑脸,却忘了擦拭眼角的泪痕,“夕儿莫怕,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一句话,却让若倾城泪如雨下。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喊,震痛人心,“皇上,我的孩子!皇上,贤妃杀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慕容元策痛彻心扉,“放心,朕不会让我们的孩子白死的。朕,一定会还你个公道!”伸手揽她入怀,慕容元策泪流满面。
怀里,若倾城哭得令人心碎。羽睫颤抖,掠过一瞬即逝的寒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