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女人的柔弱本身就是武器

独孤辰夕,你到底是什么人?
及至云藻宫门口,慕容元策才冷着脸凝视弄痕经久不改的冷色,“夕嫔到底怎么了?”
弄痕跪地,“启禀皇上,方才众目睽睽,奴婢不敢说。如今皇上问起,奴婢只能如实相告。娘娘是因为有孕在身,气血不足才会虚弱至此。”
慕容元策骤然抬头,“此话当真?”
“奴婢不敢撒谎。”弄痕刚说完,慕容元策却三步并作两步,直奔若倾城的寝殿。身后,弄痕幽然起身,目色冰冷。
棋局终于开始了,不到最后,谁都不会知道鹿死谁手。
大步跨入房间,慕容元策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一路小跑的缘故,气息有些重。寂寥起身敛了神色,恭敬施礼后缓缓退出去。合上房门的瞬间,寂寥的眼睛骤然泛红,心酸不已。弄痕轻叹一声,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没事。”寂寥凄然一笑,退出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对于若倾城的世界,他只能远远观望,只能像隐形人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演绎悲欢离合。
望着寂寥远去的背影,弄痕只觉得悲凉,看一眼紧闭的房门,心头微恙。
窦辞年站在门外的廊环处等着,弄痕眉目一敛,视线紧盯。
弄痕知道,她不适合过去,有若倾城出手,结果必然是可喜的。她不是寂寥,会担心若倾城为之付出的代价,她相信若倾城有足够的能力掌控一切。因为弄凉相信若倾城,所以她也深信不疑。
床榻上的若倾城面色微红,额头还敷着冷毛巾,整个人看上去消瘦而柔弱,只一眼便刻骨难舍。
慕容元策的手,不由自己的抚上若倾城微烫的脸颊。似水深情的眼眸一刻不离若倾城的脸,面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怪异。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好似从地狱里挤出的笑容,在脸上绽开盛世的花。
若倾城方才是朕的睡着了,被慕容元策一触碰,便缓缓从睡梦中醒转。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漾开眼底一汪澄澈。这样毫无防备的干净眼神,可以让世间所有男子为之神魂颠倒。唇角扬起一抹轻浅而疲倦的笑靥,若倾城声若蚊吟,“皇上”
“别说话,好好歇着。”慕容元策微笑着为她拉紧被角,虽说是夏日了,但气血虚的人总会觉得体寒。此刻,他的柔情可以融化一切,“既然病了,为何不宣太医看看,若是酿成大祸,岂非教朕日夜难安?”
“臣妾不喜张扬。”若倾城幽然,“好在寂寥也懂些医术,如今断定臣妾有了皇上的骨肉,臣妾更加不敢传太医了。皇上也知道,后宫素来意外颇多,臣妾不想成为众矢之的。以臣妾现在的身份地位,怕是不能护住肚子里的孩子周全。所以臣妾思前想后,还是等皇上来了再做打算。”
心疼的望着她憔悴的容脸,那样疲倦,带着些许哀伤与无助。
“有朕在,必护你周全。”慕容元策心疼的开口,忽然冲门外道,“窦辞年!”
话音刚落,窦辞年急忙推门而入,弓背哈腰的行至慕容元策跟前,跪身施礼,“皇上。”
慕容元策起身,略带无温的冰冷,“传朕旨意,晓谕后宫。云藻宫夕嫔身怀龙嗣,即日起册为夕妃,后宫各妃,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靠近云藻宫一步。以后夕妃的饮食起居全部由专门的宫人负责,不容丝毫有失。”
窦辞年一怔,“那皇后娘娘”
脸色愈发沉沦,慕容元策的眼睛仿佛会吃人,“你亲自去一趟栖凤宫。”就算是皇后,在他眼里,无一例外。
这样的奇闻还是头一遭,连一国之母都不许来妃嫔宫中,想必此令一出,多少人要熬红了眼睛恨黑了心肠。窦辞年施礼退去,“奴才这就去。”
若倾城痴痴的望着他,终于发觉他变得不似以往无情。是因为她的容色更胜从前,还是因为他忽然转了性子,想要好好爱一场,放纵一番?她不明白,到底在他的心里,发生了什么逆转的因果?
“夕儿,朕会守着你,不会教你独自面对任何危险。”慕容元策的眼神何其坚定。
那一刻,她想起了李玉儿死后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语,话音犹在,人事已非。当初的他不也是如此信誓旦旦的说,要陪着她一生一世吗?可是,最后他做了什么?为了别的女人弃下了他们的山盟海誓,让她在冷宫自生自灭,不顾她即将临盆的身子,不顾她寒彻骨髓的痛苦。
所以此时此刻,她不要再相信他的只言片语,绝对不会再将真心错付。
“臣妾谢皇上。”若倾城柔软的伏在他膝头,如瀑的长发笔直垂着,隐隐散着迷人的馨香。这样的场景,便是心硬如石的人都会为之动容,何况一国之君。阅尽多少娇媚红颜,都不及眼前这个女人的一颦一笑。
捧起若倾城微烫的脸颊,对上她迷离的眼神,慕容元策笑得格外刺心,仿佛有什么藏在眼睛里,带着隔世的哀伤。薄唇吐出清幽而坚定的话语,“朕要的不是你的感激,是你的心。你明白吗?”
怔在那里,有那么一瞬,若倾城误以为他看穿了自己的身份。急忙敛了神色,若倾城眸色一转,换了话题,“臣妾的身心都是皇上的。如今,臣妾有了皇上的孩子,更是离不开皇上了。所以,臣妾想求皇上一件事。”
“但说无妨。”慕容元策痴迷的望着她。
女人的柔弱,对男人而言,是一件致命的武器。能让人生,也可教人死!
“臣妾想要一个人。”
“谁?”
“徽雨宫,瑞香。”
慕容元策一愣,“为何?”
“臣妾入宫后便耳闻瑞香忠心之名,主子已逝却还苦守空寂的宫闱不去。如今臣妾有孕,这样的忠心之人臣妾用着放心。”若倾城言之凿凿。
“准!”慕容元策报之一笑,不再多问。
因为有些话,不必多说,心底自明。轻柔的将若倾城揽入怀中,慕容元策不紧不慢的开口,“虽说寂寥也有些手段,但到底也不是太医,医术未必精湛。明日,你自己去太医院挑一个太医,无论是谁,哪怕是太医院的院首,都随你支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