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倾城:疑心花未眠

若倾城紧咬下唇,犹豫了一下,纤纤玉手缓缓触向盒子的开关处。
蓦地,她的手摁在了盒面上,骤然抬起头,“不行,我答应过司马逸,绝不打开。”说完,直接递给弄痕,“弄痕,此物交托于你,望你替我保管,万莫有失。”
弄痕愣了愣,“你就不怕我打开?”
微微一笑,若倾城摇头,“我信你。”简单的三个字,却教弄痕的身子都为之一震。小心点的接过,弄痕重重点头。
“你放心。”弄痕郑重其事。
翌日一大早,整个人皇宫都有些喜庆,到处可见忙忙碌碌的宫婢和太监。原是慕容元策册了萧城之女萧云蕾为明镜郡主,莫怪举宫皆庆。下午的时候,萧云蕾就会从宫里出嫁,经过正大门嫁入平阳王府为正妃。
花未眠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虽然对苏城池没什么很多情感,但到底是有几夜风花雪月在里头。如今亲眼看着情人娶亲,心里头自然要生闷气。远远的,看到若倾城携着一干宫人笑盈盈的走来,花未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她要生气,人家却有说有笑的?
看到花未眠站在不远处的亭子里,若倾城也不好掉头就走。何况花未眠已经看到自己,想走也走不了了。看了身旁的弄痕与寂寥一眼,寂寥会意的领着身后的宫人站在原地,任由若倾城缓缓朝花未眠方向走去。
“臣妾参见贤妃娘娘,娘娘千岁和安。”若倾城轻轻蹲身行礼。
“起来吧。”花未眠不温不火,声音却格外冰冷,“夕贵人好兴致,领着一大帮人在此悠闲的晃悠。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想想,该怎样服侍皇上才算尽好自己的本分。”她今儿一大早才知道,昨晚皇帝慌慌忙忙的离开清微宫是去了独孤辰夕那里。
所幸的是,皇帝后来怒气冲冲的走了,花未眠的心里才算平衡了许多。
故而现在对若倾城说的话,也是呆着无尽的嘲讽。嘲笑若倾城留不住皇帝,还敢与她争宠。
若倾城直起身子,依旧是浅浅从容的笑靥,“娘娘所言极是。身为宫妃,无论身处何位,尽心服侍皇上最要紧。总不能帮不了皇上分忧,还要与皇上添堵才是。”
闻言,花未眠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若倾城的话,分明暗指她仗着腹中皇子争宠之事。脸上挂不住,花未眠又找不到若倾城的错漏,自然不好当场发作。按住心中的愤怒,花未眠僵硬着笑容道,“夕贵人倒是个实诚人。”
“谢娘娘夸赞,臣妾愧不敢当。”若倾城不紧不慢的说着,眼底一掠而过冰冷的肃杀。花未眠,跟我玩嘴皮子,玩心计,你也不看看我是在哪里长大的。以前是我不屑这些不折手段的花招,如今你还当我是以前的若倾城般好欺负吗?
如果花未眠知晓若倾城是看着自己的母亲,身为皇后时如何一步步清理后宫妃嫔的,就不会在此班门弄斧了。
到底,她也会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一天。
有时候有些报应,不是不到,只是时辰未到。
面色敛了一下,花未眠望着不远处的站着的寂寥,“这小太监面生得很,好似从未见过。”
“哦,那是花房的小太监,原也是摆弄摆弄花草。那日正好拾掇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他来送花肥。臣妾见他人还老实,便留在了身边。”若倾城有条不紊的说着,这样的理由听似随意,却让人无可反驳。
花未眠没有疑心,只是望着不远处吹吹打打的热闹有些烦心,连面色都有些变了。若倾城眸色一转,似乎察觉到什么,立刻扬起轻柔浅笑,“今儿个是平阳王娶妃之日,当真是热闹,连宫里都是喜庆至极。”
“有什么好,到处闹哄哄没一刻安生。”花未眠冰冷嫌恶。
“到底萧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何况还被皇上封了郡主,荣耀非常的从宫里出嫁,自然要大张旗鼓的一番,这些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若倾城嘴上说得轻松,目光却一刻不离花未眠的容脸。
总觉得花未眠今日有些不同寻常,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她一时又说不上来。既然如此,只好一点点的试探。
“哼,平阳王自视甚高,岂会中意这样的女子。”花未眠口吻之中夹杂着些许嫉妒,些许不满与愤恨。
若倾城眉头微蹙,“传言这萧姑娘容貌俏丽,是皇城内一等一的美人呢!如此这般,平阳王岂有看不中之理。若换做是我,怕是求都求不来的。”
仿佛被若倾城说得理屈词穷,花未眠骤然起身,“好了,本宫累了,夕贵人自便,本宫要先行一步回去。”
若倾城起身缓缓行礼,“恭送贤妃娘娘。”
花未眠略显暴躁的由夏音搀着,大步离去。若倾城徐徐抬起头,顿时敛了脸上所有的神色,眸色锐利如刃,“弄痕,你可看出什么?”
“你指什么?”弄痕不解,对于察言观色,她还不如握剑来得痛快。
“花未眠似乎一听见平阳王娶妃便有些神色不对。”若倾城若有所思的说着,娇眉紧蹙,“你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内情?”
弄痕陡然瞪大眼眸看她,“你是说这罪名可不轻啊!”
指尖轻轻挠了一下眉睫,若倾城笑了笑,“我也不过随口一说,你便留心点就是。”
轻轻颔首,弄痕眉目一沉,“知道了。”
不远处,兰姬站在假山后头,只侧出半个身子朝这边窥望。因为弄痕的关系,她已经不敢再轻易出现在若倾城面前。否则哪日激怒了弄痕,她的身份便保不住了,到时候必死无疑。为今之计只有两条路:要么杀了独孤辰夕和弄痕,要么在事情败露之前撤退。
按照无极山庄的规矩,未完成使命之前撤退是不可能的。何况,她也无路可退。身为宫妃,哪里还有退路可走。
“那个太监,本宫好似在哪见过。”兰姬喃喃自语,陷入沉思。
蓦地,羽睫骤然扬起,伴随着唇角咧开的冰冷笑意。眸色凄寒如霜,带着嗜血的欲*望和对杀戮的渴望,兰姬幽然自语,声音飘渺如鬼魅,“独孤辰夕,咱们走着瞧。这一次,本宫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