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弄凉:只能陪你到这里(哭求收藏推荐)

弄凉不能言语,颤颤巍巍的从脖颈处摸出带血的香囊,与黑衣女子的香囊一模一样。刹那间,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喊划破喉间。黑衣女子一把扯下自己的面纱,霎时泪流满面,“弄凉,我是你姐姐,我是你姐姐独孤弄痕啊!弄凉,我是弄痕啊。。。。。。天哪,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寂寥从雨中冲进来,淋湿的不止身体,还有灵魂。若不是他忘了带钱袋也不会回来,更不会见证这样凄惨的境况。扑通跪下,寂寥看着鲜血不断从若倾城的指缝里涌出来,染红了弄凉胸口的衣衫。
弄痕疯似的撕下自己的裙角,忙不迭为弄凉包扎止血。奔涌而出的还有她的眼泪,无止境的悔恨换不回嫣红刺眼的鲜血。伸手制住弄凉的穴道,弄痕的双手止不住颤抖。源源不断的内劲输入弄凉的身体,却恍若泥牛入海。
“弄凉,你别吓我,不许吓我。”若倾城哭着喊着,泪如雨下,“我们说好的要相依为命,你不能背弃我们的誓言。这辈子还有好长好长,你不能这样对我!”
缓过气来,因为失血过多,弄凉的面色煞白如纸。冰冷的手抚过若倾城的脸颊,破碎的嗓音恍如隔世,“对不起小姐,弄凉怕是怕是不能陪你、陪你终老了。到底还是还是要留下你一个、一个人,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弄凉别怕,我是你姐姐,我是你的姐姐独孤弄痕啊!弄凉”弄痕泣不成声,泪若连珠。从未表露过情感的双眸,此刻悔恨交加,痛苦不已,“我找了你大半辈子,可是现在,我竟然、竟然亲手伤了你!若父母地下有知,我该当千刀万剐!对不起!对不起!姐姐不该弄丢了你,更不该伤你”
弄凉将带血的香囊从脖颈处取下,颤抖着交到弄痕手心,眸色光亮如月,“能再见姐姐一面,真好”
扭头,弄凉的眸子忽然黯了一下,眼底涌出滚烫的热泪。带血的薄唇颤了颤,忽然喷出一口黑血,整张脸瞬间因为痛苦而变得狰狞。
“有毒?”寂寥陡然惊呼,“是子午化骨水。”
弄痕的眼眸霎时瞪得斗大,五指握拳,发出惊悚的咯咯声响。此刻的她,宛若重生的恶魔,眸色血戾,恨不能将他人生吞活剥。愤怒的仰头嘶吼,弄痕泪流满面,“千燎!千燎!”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弄凉对不起,我救不了你!”若倾城死死抱着弄凉,泣不成声,“我只恨,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没用,真的好不中用!连我在乎的人都保护不了,眼看着你们一个个的为我而死,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蓦地,若倾城忽然放下弄凉,几乎是爬着跪在寂寥跟前,失魂落魄狼狈至极,“就当我求你,寂寥,我求你,弄凉她求你娶她!寂寥,我求你娶弄凉!”脑门重重的磕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闷声。
寂寥低眉看她,顷刻间泪落无声。抬眼去看倒卧在血泊里的弄凉,寂寥笑的凄冷无温,“好,我答应你。”
没有大红嫁衣,也没有大红盖头,到处是冰冷的湿漉漉。唯一为他们的祝祷的是嫣红的鲜血,和滚烫的热泪。若倾城与弄痕哭着搀着只剩一口气的弄凉,弄凉笑着,笑得泪流满面,却是此生最幸福的时刻。
黑色的血不断从弄凉嘴里涌出,她知道,自己弥留了。她也明白,幸福会长着翅膀,转瞬即逝,即便她愿意用性命去挽留,也是无能为力。
一拜天地恩厚身,天赐姻缘红鸾心;
二拜高堂孝先考,敬老尊先搏贤名;
夫妻交拜定三生,执手白首不相离。
薄唇扬起一抹痛彻心扉的笑,寂寥笑得令人心碎,泪如泉涌的轻唤一声,“夫人!”
那一刻,弄凉笑得像个孩子,纯澈而稚嫩。身子陡然滑落在地,不断打滚,表情痛苦至极。
“弄凉?弄凉你怎么了?弄凉”若倾城哭着用自己的身子压住她,乞求的目光扫过面色绝望的弄痕。
弄痕重重的闭起眼眸,缓缓背过身去,连呼吸都好痛,“子午化骨水会一点一滴的化去人的五脏六腑,由内至外慢慢化为血水,最后尸骨无存。”
“不!我不要弄凉死!我不要弄凉死!”若倾城疯似的狂吼,“你们不是一个个武艺高强一个个很了不得吗?为什么连弄凉都救不了!为什么?你们不是自诩江湖道吗?你们救她!救她!哪怕要我的命换,都可以!都可以!来啊,来杀我,拿我的命换弄凉的命!”话到最后,只剩下绝望的呜咽。
寂寥无力的跪在弄凉跟前,抓住她冰冷颤抖的手,轻抚她因为极度痛苦而极度扭曲的脸,“莫怕,我帮你!”自袖中取出锐利的匕首,寂寥全身青筋暴起,眸色如血。
握着匕首的手颤抖得不成样子,只听得咚的一声,匕首笔直插入地面。耳闻寂寥愤怒的嘶吼,仰头的狂啸,他忽然抓狂的跑出去,冲进冰冷的雨里放声哭泣。
“小姐,帮帮帮我,求、求你!”弄凉疼得在地上直打滚,脖颈处黑血涌动。内脏不断被毒液溶化,撕心裂肺的疼痛袭遍全身。连眼眸都已经流出血泪,唇瓣皆已咬破,五指在阴暗的地面画出一道道血淋淋的痕迹。
死死握住寒彻的匕首,若倾城眸色成灰,仿佛冷宫里的灰烬颜色。
弄凉的呼喊声不断在她耳边回旋,那挣扎与狰狞宛若利刃,一刀刀割碎若倾城的心。即便全族皆灭,她都未曾像现在这般痛不欲生。
“啊。”一声长啸,若倾城声嘶力竭,匕首狠狠刺入弄凉的心口。鲜血飞溅,炙热的温度将她的灵魂都一起燃烧。神情呆滞的抱着只有最后一口气的弄凉,若倾城泪眼模糊,“不要怕弄凉,再也不会疼了。再也不会、疼了”
“谢谢、谢谢小姐”弄凉的头就搭在她的肩头,笑得温和如水,吐出最后一口气之前,弄凉睁着不甘的眸子,“姐、姐姐”
弄痕扑通一声跪在弄凉面前,心如刀绞,滴滴鲜血流不尽心中的悔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