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话,满堂噤若寒蝉,有人战战兢兢,有人心慌意乱。
王德的身子微颤,“皇上,臣并非私心,还望皇上”
“退朝。护国公留下。”慕容元策转身走向后堂,在众目睽睽下拂袖而去。萧漠南的神色顿了一下,也没有太多惊讶,只是不动声色的跟上慕容元策。
漫步廊环,春日里风光无限,桃李争妍。可惜,他已找不到可以与自己相伴赏花之人。一颗心,遗失在燃烧的火海,灰飞烟灭。
萧漠南在慕容元策身后静静跟着,但见得慕容元策手一挥,身后的侍卫奴才全部退下,只留下窦辞年一人服侍。
伫立花开锦簇的御花园,慕容元策的眉宇间仍旧霜冻难解,“百官的表态你可都看见了?”
“是。”萧漠南颔首,“不过皇上也说了,不会要靖王爷的命。想必百官不会再上奏,烦扰圣听。”
“是吗?”慕容元策别有深意的冷笑,“你觉得靖王一日不出牢狱,他们这帮人会心安理得吗?”
“皇上的意思是?”萧漠南微微一怔。
慕容元策举目远眺,眸色肃冷,“如果不是萧丞相未开口,只怕他们的来势,愈发汹涌。”
心里顿时明白了不少,萧漠南终于知道皇帝留下他的用意。是想通过他,教他的叔父萧丞相别插手此事。当下开口,“皇上放心,漠南与叔父一定与皇上站在一处,绝不会妄动争议。”
嘴角含笑,慕容元策微微颔首,“虽然你素日里不爱说话,但归根究底你是最明白朕的,自小便是。”
漾开眉眼间的清风,萧漠南微微行礼,“谢皇上赞誉。”
“此事,你有何看法?”慕容元策将手置于背后,眼底隐隐透着哀伤。
“臣不善朝堂之事,不过臣明白皇上所想。”萧漠南轻叹一声。
慕容元策回眸看他,眸色一敛,“是吗?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
得到首肯,萧漠南才幽然开口,“皇上是多情重情之人,对靖王虽有手足之情,但到底也不是自小一处长大的,情感上没有太多束缚。最让皇上不忍心的是已故的云嫔娘娘”说到这里,萧漠南顿了一下,偷偷看了慕容元策一眼,见他没有怒色这才继续道,“云嫔娘娘与靖王情谊深厚,尽管发乎情止乎礼,但皇上亦不忍云嫔地下魂魄不安。所以,皇上不会苛责靖王,终究会放了他。”
眼中的光,闪了一下,慕容元策低头笑了笑,却不教人看清他的表情。再抬头,他还是那个不怒自威的君王,“你可知今儿个是什么日子?”
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萧漠南微微一怔,不知作何应答。
耳边却是慕容元策自言自语般的呢喃,带着深深的悲凉,“今日是她的头七。朕心如刀绞,不想她竟已经离开朕这么久了。有时候朕会在想,若然时日再久一些,是否会痛得更彻底些?”
“皇上,时间会抹平一切。”萧漠南仍是淡淡的。
微微摇头,慕容元策没有做声,只是顾自走开。萧漠南在身后缓步跟着,眼前的背影如此凋零,如此孤寂,带着深沉的爱恨悲痛。
梅林深深,树叶抽出嫩芽,一片生机勃发的姿态。
萧漠南是知道的,自从若倾城死后,这里成了皇宫另一个不可踏入的密境。她就埋在这里,与万千寂静无语的梅树为伍。到底,他给了她最想要的,唯一。
站在梅林高高的围墙之外,萧漠南感动隐隐透出的沉痛。脑海里是那个倔强的女子,回眸一笑间嫣然无方。曾经,他为她的挚爱而心生敬佩,如今更为她的飞蛾扑火心生怜惜。一个女人,能坚守至今,何等不容易。他是看着她一步步走到今日的下场,不禁有些扼腕叹息。
慕容元策没有进去,只是站在梅林之外深情的望着浩瀚如波的林木,心如大海杳渺无烟。犹记得那夜红颜舞,舞倾城,一曲高歌惊四座,百鸟朝凤世人叹。如今,只待菊黄两想看,泪眼朦胧几擦肩。
“皇上为何不进去?”萧漠南幽然语,扭头看着眼底凄然的皇帝。
唇角溢出微颤的笑意,慕容元策的眼睛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萧漠南明白,他不是不愿进去,是不敢。他怕自己踏入她的世界,便再也没有勇气离开。
心头一声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人去方知情深,还有何用?
只是心头生疑,这场冷宫的大火来的实在怪异,总觉得大有文章。但萧漠南又不能向慕容元策说明,否则按照如今他对若倾城的思意,不定会掀起怎样的狂澜。
“你虽在闲职,但务必替朕留意王德。”慕容元策冷着脸,教人摸不清他的喜怒哀乐。对帝王而言,也许只有喜怒无常,君心深似海,才算正常。
萧漠南躬身施礼,“臣遵旨。”
慕容元策忽然话锋一转,“朕很好奇,朝廷上你叔父一直保持缄默,到底是何用意?是观望还是默许?”
脸色微变,萧漠南急忙道,“请皇上放心,臣与叔父誓死效忠皇上,绝无二心。叔父之所以缄默不语,绝非默许,而是为皇上留心王德等人,伺待时机。”
“如此甚好。”慕容元策别有深意的望着他,眼神令人发怵。
及至目送慕容元策离开,萧漠南才发觉额头的冷汗。伴君如伴虎,即便他不入朝廷,不议朝政,但身处宫闱岂能安然避开。回眸望了一眼梅林的方向,萧漠南深呼吸一次,转身出宫。
靖王入狱,多少人为之日夜难免,自然也有人为之暗喜,恨不能落井下石。
苏城池便算是后者。
有个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总不见得是件好事,尤其是好胜心极强的平阳王,更是一直视慕容元楹为死敌。
耿东旭叩开苏城池的书房,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酒气,以及翻江倒海的呕吐之腥。房内空空荡荡,耿东旭急忙找寻,终于在门后找到醉醺醺的苏城池。但见他两颊潮红,眸色亦是鲜血之色。
“王爷?”耿东旭一惊,忙单膝跪地,忧心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本王一心要她死,如今她真的死了,本王却觉得好难受。这里”苏城池指着心口的位置,“好痛。”忽然朗声笑了几声,眼泪沿着眼角急速滑落,“到底本王是输给她了。原来她一直在这里,从未离开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