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兰贵妃!靖王闯宫,危险!

慕容元策重重闭上眼眸,口技师傅随即退离。房内,只剩下瑟瑟发抖,面如死灰的滕丽华。再睁眼,慕容元策眼眸如血,眼底氤氲噙泪。他已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事到如今,他还能说什么?再多的弥补也唤不回死去的女子,他多么希望,午夜梦回时,她真的能回来。哪怕是回来向他索命,至少来世,他还能与她一起进入轮回。
“皇上?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滕丽华梨花带雨,哭得好不惹人怜。爬着跪在慕容元策脚下,滕丽华泣不成声,“臣妾陪伴皇上,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求皇上看着臣妾尽心侍奉的份上,饶臣妾一命!”
窦辞年抬眼看着慕容元策,“皇上?”
“赐死!”慕容元策头也不回,拂袖而去。此生,他再也不想见到这样的容脸,恶毒得令他都觉得恶心。
“皇上!”滕丽华苦苦哀求。
兰姬站在慕容元策身边,冷眼含笑,容色如玉,美丽无方。
“贱人,是你害我的!”滕丽华突然拔出袖中的匕首,陡然起身刺向兰姬。
眸色一转,兰姬登时尖叫,“保护皇上!”奋身迎上滕丽华的匕首,只听得利刃刺入身体的声音,兰姬的身子晃了晃,闷声倒在地上。
侍卫在旁,原本兰姬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她必得挨上这一刀。一刀血肉,换皇帝一世恩爱,值得。兰姬心底欣喜,滕丽华这一刀,来得恰到好处。
果不其然,慕容元策转身忙抱兰姬在怀,眸色血戾,“来人!”
匕首咣当一声落地,滕丽华整个人瘫软在地,神情呆滞。
窦辞年急忙高呼,“护驾护驾!”
侍卫们一拥而上,将滕丽华包围在圈子里,长剑直指她的眉眼。
慕容元策面无表情,冷魅低吼,“拖出去,凌迟。”
滕丽华随即大吼大叫,“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兰姬,兰姬你不得好死!兰姬,我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皇上,皇上臣妾是真心爱着你,为何你要这么对臣妾!皇上。。”
所谓凌迟,就是将人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必得割足一千三百六十片才够,自然这要刀工精湛的刽子手才行。期间还不许犯人死去,可喂食汤药及饮食保全犯人的性命。这种刑罚会持续两三天之久,直到将犯人活活割死。
故而慕容元策立朝以来,即便是深恶痛绝之人,也从不下旨凌迟。只因这种刑罚太过残忍,太过狠毒,他甚至想要废弃。不想,却用在了滕丽华身上。
因为他恨,真的恨到了骨子里。
他失去过一次,如今覆辙重蹈,还是死在他的手上,怎不令他疯狂发狠。若倾城已死,他还有什么可以顾忌?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有滕丽华做例,看后宫还有谁敢再掀波澜。后宫之争,慕容元策真的怕了,腻了,更恨到极致。
兰姬很幸运,或者说,是她命不该绝。滕丽华的一刀并没有刺中她的要害,只不过让慕容元策对她心软而已。毕竟,他也放不下苏青宁。这个与苏青宁极为相似的女子,尽管只是个影子,只是替身,也足够慰藉慕容元策冰冷孤寂的心。
然,他很清楚,今生这颗心,再也不会为任何人打开。
他的爱,随冷宫的那场大火,彻底的灰飞烟灭。
一纸圣谕:兰妃护驾有功,忠心可鉴,特晋封为兰贵妃,位份次于萧贵妃。
慕容元策还没有那么傻,不会让任何人的位份,高于慕容长忆的养母萧丹青。当然,皇后除外。
这边刚封了兰姬为贵妃,那头慕容元策却突然下旨,立慕容长忆为太子,萧贵妃位同副后,赐打理后宫之权。无疑,给了苏流云一个响亮的耳光。但是苏流云也只能吃哑巴亏,不敢吭声。滕丽华的凌迟之祸历历在目,谁也不想在此刻激怒慕容元策,招来杀身之祸。
慕容元楹自若倾城打入冷宫,便一直称病不朝。不是他不去,是他不忍去。每每踏入皇宫,他总会感觉到冷宫的凄寒,对若倾城的处境感同身受。他不敢,好怕自己会忍不住,真的发疯带她离开这座人间炼狱般的红墙绿瓦。
乔律明急急忙忙的走进花厅,正巧慕容元楹与王婉柔在用膳。看一眼乔律明慌乱的神色,慕容元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何事如此慌张?”
看了王婉柔一眼,乔律明憋了许久才开口,“王爷,云嫔娘娘没了。”
手中的筷子登时被抵在桌面上,生生断成两截。慕容元楹眸色慌乱,薄唇止不住颤抖,“怎么怎么会?倾城、倾城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前儿个冷宫大火,云嫔娘娘没有出来。”乔律明心底却没有一丝忧伤,若倾城不死,慕容元楹做事便畏首畏尾,如今死得正好。
骤然起身,手中的碗筷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慕容元楹的眼泪忽然掉下来。容脸,痛到极致,扭曲到极致,“你胡说!你骗本王!”慕容元楹突然狠狠揪住乔律明的衣领,嘶声厉喝,“你骗我!倾城怎么会死呢!倾城不会死的!本王的倾城是不会死的!你们都骗本王!都在骗我!本王知道,你们恨不得倾城死!你们都巴不得倾城死!可是那是本王的倾城啊!是本王的心头肉啊!”
松开乔律明,慕容元楹失声痛哭,仰头嘶吼,将花厅里的一切砸个稀巴烂。
“王爷!王爷,云嫔已经死了!王爷你醒醒吧,就算云嫔还活着,她也不会是你的。她是属于皇上的,她是皇上的女人!”王婉柔拽住慕容元楹的胳膊,心底欣喜若狂,眼底含笑。
“滚!”慕容元楹怒容,一个巴掌将王婉柔甩在地上。身子不停颤抖,慕容元楹咬牙切齿,“本王说过,谁敢碰倾城一根头发,本王绝不会放过他。”
猛然飞奔而去,直抵府门。
马蹄纷沓,慕容元楹一路挥着马鞭,心痛如绞。翻身落马,直闯御书房,眸色通红,泪痕犹见。
御书房外,侍卫长剑而立,里外三层围个水泄不通。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各自爱恨,各自怨恨。为了同一个女人,拼尽一身气力去对峙。
“慕容元楹!”慕容元策怒喝,眼底烈火熊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