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火烧冷宫,你要杀我?(小草心疼求收藏)

弓背哈腰,窦辞年吐出一口气,“回皇上的话,方才徽雨宫来报,说小皇子的高烧终于退了。”
“给朕更衣,朕要亲自去看看。”不是不放心萧丹青,而是慕容元策没有亲眼看见慕容长忆安然无恙,心底不安。
花未眠急忙起身,却只看见慕容元策匆匆离去的背影。春日里的夜风还是冷的,此刻越发凄寒,一直冷到了花未眠的骨子里。
“若倾城,你已经是弃妃,想不到还是隐患不减。苍天无眼,竟教你生下这个孽子,偏偏是生来与本宫作对的。”花未眠恨得咬牙切齿,“你若不死,本宫何以为安?”美丽的眸子霎时闪烁阴狠的血戾。
附耳赵元,花未眠一席话直说得赵元的面色一点点化为煞白。
“记着,要做得干干净净,本宫不准她见到明天的太阳,明白吗?”花未眠五指握拳,笑得邪冷如鬼魅。
赵元施礼,“奴才明白!”
寂寥一直躲在地道里挖掘,距离目标只有一线之遥,却因距离隔得远,丝毫未听到地面的动静。
赵元买通了冷宫偏门处的守卫,悄无声息的进入冷宫,恰好弄凉正在收拾衣衫。明日,她便能与若倾城一道离开这座人间炼狱,再不受人凌辱践踏。心中喜忧参半,离开是势在必行,也是被逼到了绝境时,无可奈何之举。
鼻间闻到一股香甜的气味,弄凉蹙眉,“什么东西,好香”话未说完,一头栽倒在地。
门外,赵元见到窗口人影浮动,以为若倾城便在里头,顾自窃喜。
取出火折子,随手丢进房外叠着的草垛里。顷刻,火苗窜动,不消片刻已经化为漫天大火。熊熊燃烧,木质结构的房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巨响。
火焰,直冲云霄,浓烟滚滚,举宫皆知。
“娘娘不好了,冷宫着火了。”瑞香跑得一头汗,气喘吁吁。
若倾城的眉头陡然拧起,“你说什么?”心中咯噔一下,“糟了,弄凉!”放下慕容长忆便往徽雨宫外跑,安璧不在外头,想来已经猜到弄凉还在冷宫,先行回去救弄凉了。
“你要去哪?”一声怒喝,若倾城的身子陡然僵直。
徽雨宫门口,正好逢着赶来探视儿子的慕容元策。若倾城的心,疼了一下,抬眼瞬间泪眼迷离。数月相隔,原以为真的放下,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不过是自欺欺人。仅仅听到他的声音,她已肝肠寸断,不能自己。
扑通跪在地上,若倾城面如死灰,哀伤至极,“参见皇上!”
慕容元策陡然掐住她的脖颈,恨意阑珊,“若倾城,你把朕的圣旨当儿戏吗?朕说过,你此生不得踏出冷宫一步,怎么,你竟忘了吗?”
“皇上,我只是想看看孩子,真的只想见孩子一面。”若倾城泪落无声,一心只念着身在冷宫的弄凉。冷宫着火,不知道弄凉可曾跑出来。
冷哼几声,慕容元策面色肃冷无情,“恐怕这冷宫,你是回不去了。”
眼眸骤然瞪得斗大,若倾城的身子冰冷至极,“你、你什么意思?”
“朕并没打算让人扑救冷宫之火,到底里面关押的,都是些该死之人。朕,再不会纵虎为患,再不会心慈手软。”慕容元策低冷的吼着,视线笔直落在若倾城死灰般的脸上。
顷刻间,若倾城的精神几乎全部崩溃。
冷宫里活着的,都是她的族人,是她最后的亲人。付之一炬,他却冷眼旁观,只为看她痛彻心扉的模样。
疯似的,若倾城冲出人群,直奔冷宫。
身后是慕容元策暴怒的吼叫、叫着她的名字:若倾城!
可惜,若倾城终究被押在冷宫之外,眼睁睁看着烈火熊熊。那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嘶喊,到底碎的是谁的心,“弄凉弄凉你快出来弄凉别丢下我”
跪在冰冷坚硬的地面,慕容元策撤去了冷宫所有守卫,任凭大火将整个冷宫逐渐吞噬。此起彼伏的哀嚎、惨叫,响彻宫闱。被困在高墙内的人,除了被活活烧死,就是被烟熏死,没有第二条路。
“皇上,我求你!我求你下旨灭火!再不灭火,整个冷宫里的人都会被烧死的!皇上!”若倾城匍匐在慕容元策的脚下,泣不成声,“你就算再恨我,那里面都是活生生的人命,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怎么可以?”
慕容元策冷冷的笑着,俯身挑起她精致的下颚,直视她残破的容脸。湿润的泪,让他的心越发怒火不熄。她可以为了那些苟延残喘的人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可是她却不肯对他服软。哪怕只是说一句“我错了”,他便可以原谅她!
“若倾城,朕说了,朕不会下旨灭火。朕要你记住,这座冰冷的宫殿即便关着无数人命,都与朕无关。朕要的是斩草除根,灰飞烟灭。你现在懂了吗?”慕容元策飒冷寒笑。
瘫软在地,若倾城泪如雨下,“你当真如此无情?”
“朕是皇帝。”慕容元策凌然伫立,眉目傲然绝尘。
“弄凉、弄凉还在里面”若倾城痛不欲生,狠狠推开挟制着她的侍卫,奋然起身欲扑向冷宫。
长剑咣当出鞘,慕容元策一个凌空落在她跟前,冰冷的剑锋在月辉下闪烁着迫人寒光。剑尖,直指她的胸口。
若倾城望着他,凄然笑着,泪落如雨,“你要杀我?”
“若你再往前一步,朕会亲手杀了你!朕,说到做到!”慕容元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笑得痛心,笑得颤抖的容脸,握剑的手跟着她微颤。
向前迈出一步,剑尖直抵在胸口。若倾城冷冷笑着,突然冲上去,长剑笔直刺穿她的胸口。那一刻,她听见自己的血沿着剑尖,一滴滴坠落地面的声音。吧嗒吧嗒,与冷宫燃烧而起的噼里啪啦,交相呼应。
慕容元策的心骤然疼到极点,手上陡然一松。长剑咣当一声落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你说过,若你玩腻了,会亲手杀了我。此刻,我成全你!”若倾城笑得泪流满面,“慕容元策,你赢了。恭喜你终于终于可以手刃仇人,为你深爱的女人报仇了。”
鲜血溢出唇角,若倾城面色煞白。月光落在她的脸上,眸色如灰,神情恍如隔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