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去吧!”窦辞年大步流星走进行宫。这也是无奈之举,谁叫若倾城只信弄凉一人,偏偏弄凉毒伤未愈,依旧昏迷不醒。按慕容元策的意思,先找个会口技的人蒙一下。待弄凉醒转,再换回来便是。
正当慕容元策不知该如何回答若倾城时,窦辞年领着玉玲急速进来。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两个交叠的声音,若倾城听在耳里,喜在心头。这分明是弄凉的声音,想必李沧木已经救醒了弄凉。不由的笑逐颜开,若倾城的表情转换得显而易见。
当然,没能逃开慕容元策的眼睛。
“免礼。”慕容元策冲玉玲使了个眼色。
玉玲当即站起来,走到若倾城跟前。那声音那神态,与弄凉无异,“小姐昨夜受了惊吓,还是再歇一会吧。看着外头的天气,好似要下雪了。”
若倾城微微蹙眉,神色有些异样,但也没说什么,听从的躺回去。
“弄凉,你当真没事吗?”若倾城忽然问。
在场的三人皆为一怔,好在玉玲反应快,急忙道,“劳小姐牵挂,弄凉好些了,只是余毒未清,体力尚不如从前。”
“既然如此,你便下去。”慕容元策适时开口,恰到好处。
闻言,若倾城却道,“弄凉你扶我起来,一直睡着倒教我愈发没有精神了。”说着,又坐了起来。
看了慕容元策一眼,玉玲有些踌躇。慕容元策微微颔首,便起身走向门外,他也是到了该换药的时辰。
“恭送皇上。”玉玲跪身施礼。
送走了慕容元策,玉玲小心翼翼的为若倾城更衣。生怕一个不慎,行差踏错,以至万劫不复。
临窗而坐,若倾城眼神空洞,脸上的神采却不错。大抵因为弄凉没事的缘故,心情开朗很多。玉玲格外谨慎的站在若倾城的身后,一言不发。尽管如此,若倾城还是隐隐察觉了异样。
上次弄凉一说起下雪便立刻止住,生怕惹来她的伤心,可是方才弄凉偏偏又提及此事,不似上次的仔细。再者,弄凉向来不是个安静之人,怎解毒后倒显得异常安静?若倾城胡乱想着,也没有答案。
最后晃了晃头,只当自己多思罢了。
到底,她什么也看不见。
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好似弄凉出去了。若倾城不自觉的瞥了一下头,却见身旁的窗户不知被谁砰然关上,不禁一顿,“谁?是谁?”
“外头下雪了,风大。”是慕容元策的声音。
若倾城起身,“皇上怎么还留在此处?算算时候,早就过了上朝的时刻。”眉头拧起,心头生疑。
“朕留下陪你,难道不好吗?”慕容元策不愿教她知晓自己受伤之事,免得徒增烦恼。说这句话,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真心,但也绝非全然的虚情假意。
“外头下雪了吗?”若倾城转移话题,有些事是心底的痛,不该触及,更不需企及。言罢,她摸索着朝门口走去。门口有风,朝着风口走去就对了。
慕容元策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走到门口站定,而后唇角扬起些许笑意。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很多,他们之间的往事。
犹记得那年她出嫁,第一次来到常年落雪的趾幽国,高兴得像个孩子般蹦跳。她会出其不意的拿雪团砸他,而后咯咯笑着跑得无影无踪。他总会在固定的一个地方找到她,将浑身湿漉漉的她扛在肩头,强行带回房间换衣服。
那时的她,何等的明亮活泼,全不似现在的郁郁寡欢。
“想知道这次的雪是什么样子吗?”慕容元策忽然说。
若倾城怔了怔,而后重重点头。
冲进风雪里,慕容元策抓了一把雪跑回来,放在若倾城手心里。望着她满足欣喜的表情,慕容元策不知何时也绽开了笑颜。
“这次的雪,有温暖的感觉。”若倾城笑得很干净。
四周空无一人,只剩下他与她并肩而立。若倾城腾出一只手,摸索到慕容元策的肩头,细细的为他拂去肩上雪花。慕容元策一把握住她微凉的手,眉头一蹙,“你的手,怎么如此冰凉?”说着,解下自己的大氅,二话不说披在若倾城身上。
“皇上”若倾城怔住,仿佛身旁站着的,还是昔年那个宠爱她的丈夫。到底,也只是一瞬间的恍惚,若倾城迅速清醒。他已不是曾经的男子,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从前。
手中的雪很快融化,慕容元策陡然牵起她的手,笑看漫天飞舞的雪花。原先从不觉得,看雪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如今平静下来,倒觉得如此美妙。
若倾城的手松了一下,几欲抽回,却被慕容元策死死捏在手心里。罢了罢了,就放纵一回,不去想那些纷繁的事情,只当他们还是从前的璧人,深爱的夫妻。
心,好疼。
他会这么对她,是因为她怀着他的孩子,此时此刻唯一的孩子。若倾城的鼻子酸了一下,眼眶湿润润的。
雪,小了些。慕容元策看着她冻红的脸颊和鼻尖,笑了笑,“你还是这样喜欢下雪。”
“可惜我看不见。”若倾城有些低落。
深邃如鹰的眸子荡开浅浅的笑意,慕容元策忽然拉起她走进雪里,沁凉的雪朵纷纷扬扬的落下。将她拥入怀中,慕容元策的脸上是难得一见的温柔表情,“若是这样,会不会让你的悲伤更少些?”
若倾城打了个冷战,心底却暖到极点。
这个拥抱,她曾何等眷恋。今日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
她不知道,慕容元策为何忽然对她这么好,但既然他这么做了,她便安然接受。这种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过完一天少一天。他与她所剩的美好,早已不多了。
雪,飘落在肩头,虽然寒凉,却暖透人心。
“不许在雪地里太久。”他一如从前般说着,这次不再扛着,而是横抱回房间。房内生着炭盆,暖和非常。
将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用呼出的热气暖和,不断搓揉着若倾城冰冷的手,“所幸不是站了很久,不然真要冻僵了。”
若倾城笑着,睁着没有聚焦的眸子,幸福洋溢。
慕容元策看了她一眼,别有深意的笑着,眼底抹开一丝霜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