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东郊皇陵,人心不古

“小姐,您总算醒了。”弄凉大喜,急忙让身边的婢女将小米粥端来,“皇上刚走,昨儿个,皇上在这眼巴巴的陪了您一夜呢!”
若倾城的羽睫颤了一下,忽然抱住弄凉,瞬间笑靥如花,“一觉醒来,有弄凉在侧,真好。”
弄凉笑了笑,无声的掉下泪来。
“弄凉不在小姐身边,小姐必定日夜难安?”弄凉尽量压制喉间的颤抖,不让若倾城听出异样。可惜,掩不去她浓浓的哭腔。
蓦地,弄凉顿在那里,颤抖的手在若倾城眼前晃了晃,这双无法聚焦的眸子彻底打碎了弄凉的坚强。下一刻,弄凉忽然哭出声来,“小姐你的眼睛”
感觉面前有风,若倾城知道是弄凉的手,她定是在试探自己。到底这样的眼睛,是瞒不过任何人的。一把扣住她的手,若倾城笑得凄美绝伦,“没事,只是看不见了。如今有弄凉在,什么值得。”
凭着弄凉的声音,若倾城准确无误的摸到弄凉的脸颊,指尖轻柔的抚去她脸上的湿润。自己的泪吧嗒落下,若倾城深吸一口气,“傻丫头,如今该高兴。哭什么?”
“小姐,是谁害你?到底是谁把你害成这样?”弄凉哭着喊。
“是花未眠。”若倾城干涩的笑着。
“又是她!又是她!”弄凉疯似的攥紧拳头,“小姐,为何你要处处忍让?她不过是您路边捡来的青楼女子,如今也敢如此欺凌小姐您,当真是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
若倾城半低下头,顾自嘲弄,“原也是我对不起她。”
“是她自己愚笨,才会被怪不得小姐。”弄凉愤愤,狠狠抹掉脸上的残泪,“小姐待她情如姐妹,她却恩将仇报。”
“人在做,天在看。弄凉何必生气,到底此次她也没占到好处。”若倾城不温不火的说着,“她的孩子没了,想来比弄凉更怨愤。”
闻言,弄凉欣喜若狂,“当真?报应!是报应,是她活该!谁教她欺负小姐,这才是天理循环呢!”
“你这丫头。”若倾城笑了笑,真是直肠子,也不知收敛。伸手摸到弄凉的手,若倾城柔声关慰,“弄凉,这段时间可好?”
弄凉轻叹一声,“弄凉什么都好,就是好想小姐,偏偏李大人也不放弄凉回去。弄凉日盼夜盼,每天对着日月神明祝祷,终于能重见小姐。”
语罢,弄凉端起小米粥,用银匙小心的喂进若倾城嘴里。也只有弄凉,若倾城才敢放心饮食,安心服药。见惯了后宫的尔虞我诈,若倾城实在不敢轻信任何人。贴身的丈夫尚能灭她皇族,遑论他人。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再将我们分开。”若倾城说得很轻,但听在弄凉的耳朵里,格外的刺心。
她是将自己当做亲妹妹看待,才会这般深信不疑,舍身相护。
强忍住眼里的泪,弄凉一口一口的喂着若倾城,心碎得不成样子。才多久没见?若倾城已经憔悴成这般模样,可见她的日子,从未好过。大抵是担心她,所以才会丝毫不顾及自身周全。
“小姐莫怕,以后弄凉都会陪着小姐,生死不离。”放下空碗,这是若倾城自失明以来头一回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望着若倾城含笑的模样,弄凉道,“小姐你且等着,外头的阳光很好,弄凉去准备准备,挪你去晒晒太阳。”
若倾城颔首,松开相拥的手。
转身瞬间,弄凉已是泪流满面。
殊不知,行宫外头,慕容元楹策马而立。
“王爷?”乔律明轻声道,“皇上随时会来,王爷还是早些离开为妙。”
慕容元楹翘首远望,似乎这样能看见心中的女子,眸色幽然,面色黯然,“本王知道。只不过这是离她最近的地方。”
再不似深宫内院,红墙绿瓦,相隔千里。
“王爷,劝君莫作痴心汉,错付真心枉凝眉。”乔律明幽幽的说着,不免一声轻叹。
“只是远远望着,本王也心满意足。”手执马缰,慕容元楹容色哀戚,一句一语足以肝肠寸断。那日听说若倾城失明,他恨不能直奔皇宫,陪在她的身旁。可惜他到底不是慕容元策,没有那样的资格陪伴她。
即便入了宫又怎样?他与她,何曾有过一点机会,有的不过错身而过的回眸。倾城,若有我陪着,你的恐惧是否会少些,你所承受的伤害是否会不复存在?
眼眶登时泛红,慕容元楹剑眉紧锁,深吸一口气,“走吧。”
“王爷不进去?”乔律明忽然不解。
“此时此刻,若本王进去,必会给她带来另一场灾难。”慕容元楹痛彻心扉,“本王虽然恨她无情,但本王如何舍得”一夹马肚,一声马声嘶鸣,慕容元楹的身影恍若离弦之箭,一去不返。
夕阳下,孤寂而落寞,一直映在人的心底,痛得无以复加。
不远处的树下,王婉柔冷眼伫立,一身杀气腾然。视线从远处的背影那里挪回,直逼行宫大门,心头恨意阑珊。
午膳时,她便见到慕容元楹神情怪异,稍稍用了些就迫不及待的离开。派秋儿一打听,原是昨天夜里,皇帝带了若倾城离宫,而今就在皇陵的行宫里住着。于是,王婉柔悄悄来到行宫,果不其然,在行宫门口看见了痴然凝望的丈夫。
慕容元楹这一站,足足有几个时辰,可见他对若倾城的用情之深。
五指微微蜷握,逐渐成拳。王婉柔恨得咬牙切齿,无法自抑。
如果不是若倾城的存在,此时此刻,她应该是尊贵不可冒犯的皇妃,前程无可限量。
如果不是若倾城的存在,即便她被赐为靖王妃,也该有慕容元楹全身心的疼爱,是两情缱绻的夫妻执手。
可惜这一切她本该拥有的一切,都毁灭在若倾城的身上。
若倾城,有你一日,王爷的心便无法落在我身上。看样子,是留你不得了。你莫怪我,怪只怪你时命不济。
眯起危险的眸子,王婉柔媚然轻笑,眼底血戾阴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