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一曲惊鸿舞倾城,百鸟朝凤

花未眠笑得媚然,不多时便会有一场好戏上演。
台子后方,弄凉紧紧拉着若倾城的手不撒开,一脸怒气的瞪着颐指气使的赵元。
若倾城一身大红色的舞衣,宛若冬日红梅,耀眼夺目。脸上是迷人的梅花妆,眉心画着三点水滴,朱砂如血。那两道丑陋的疤痕,被她妙笔绘成傲雪红梅,格外的亮眼。
“小姐岂可登台献舞!”弄凉愤愤不平。
“贤妃娘娘的旨意,你敢违抗?”赵元冷凝,“莫要忘了上次的教训,如何惨烈。”
“小姐不要。”弄凉始终顾着若倾城前朝公主的身份,对杜仲恨到极点,对花未眠更是巴不得食肉寝皮。
赵元嗤冷,突然怒喝一声,“来人!”一旁的太监随即上前,一左一右挟住弄凉。
“慢着。”若倾城心头一惊,生怕弄凉受伤害,“我去。”
月光下,若倾城面如桃李,娇艳欲滴。此时此刻,她还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轻轻拍了拍弄凉的手背,“放心。没事。”若倾城何其明白,如若不去,花未眠不定会找到什么由头,治罪她与弄凉。与其做花未眠的俎上鱼肉,还不如上台拼一把。
抽身抬步,若倾城在弄凉泪眼汪汪的视线里,缓缓步上台子。
弄凉莫怕,我没事。
她是若倾城,一贯的坚韧。
轻纱遮面,若隐若现。只那一双璀璨明眸,皓如星辰,清冷如月。当若倾城的身影出现在台上正中央时,一身的风流姿态竟教无数人迷了眼睛。
只一眼,慕容元策便认出了台上之人。眸子微微眯起,略显愠色。不觉握紧手中的杯子,冷不丁将杯子之酒一饮而尽。
慕容元楹怔在那里,心头颤动不已,久久没有回神。
声乐响起,却是那飘渺如梵音的《倚梅弄月》,曼妙的琴声悠扬于耳,时急时缓,抑扬顿挫。若倾城一身火红舞衣,在寂静的夜里,像极了燃烧的火焰。几欲将这座人间炼狱般的皇宫,烧得精光。又似那午夜傲霜的红梅,皑皑白雪中绽放华丽风姿,不为霜冷折腰。
一曲舞衣犹无价,刚柔并济绎前生。袖手拂尘霜满面,玉指戳破泣红鸾。
身段何其妖娆,轻盈的舞姿堪比飞燕重生。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仿佛只喘息重一些,都会将若倾城吹飞。水袖飞舞,不知撩动了多少人的心。脚下莲花步,水眸漾涟漪,真正蚀骨销魂。
扣人心弦的歌声缭绕不绝,若倾城绝世凄美,傲然如梅在午夜寂静绽放。红唇微启,声音直入人心,“一点一画一山河,一生一世一璧人。梅开三弄落凡尘,碧海青天夜夜心。红袖空揽春日风,莫愁湖边去不回。当年若知今日事,生死不入帝王家。君不知,多少萧郎陌路人,多少红颜悲白发”
慕容元楹眼中的光缓缓黯下去,眼角流淌着不为人知的晶莹。
独慕容元策知晓,她的爱与恨。一字一句,将她的前半生倾诉殆尽,也把对他的情感表露无疑。只是那隐隐透着的绝望与哀伤,足以令人唏嘘怜惜。慕容元策的视线再也没能移开若倾城的身影,心中随着她的舞姿缓缓堕入她悲伤的世界。
顷刻间,犹如四周空寂无人,独剩下他与她二人。
从不知道,原来若倾城会舞,而且舞得极好,堪称一绝。
原来他不知道的她,还很多。
脚尖轻点,急速飞旋,若倾城最后跪仰在地,面容朝天,眼角滑落璀璨的泪水。深吸一口气,若倾城的泪愈发汹涌。月色银辉落在她的脸上,撒在她的鼻尖,衬着她极度精致的容颜,惊为天人。
父皇,你曾说,在你有生之年,不许倾城舞给任何人看。倾城的舞,只能给舞与父皇一人独赏。父皇,你在天之灵,可也看见?
谁也不知道,若倾城自小习舞,集百家之长。只是若纣有命,任何人不许透露半分。独若纣一人知道,若倾城的舞,堪称绝世。
不知哪里来的一阵清脆鸟鸣,打破了寂静的世界。
所有人,包括慕容元策都瞪大眼眸,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数以百计的鸟儿齐聚若倾城周围,更有甚者落于她的掌心,仿佛臣服于她。百灵婉转,夜莺歌唱,好一副百鸟朝凤的旷世奇景。
司马逸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身子犹如泥塑木雕,一动不动的注视。若倾城伫立台中央,与百鸟为伍,群鸟共鸣。
蓦地,司马逸朗声大笑,骤然拍掌,厉喝一声,“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