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册子递给在外候着的敬事房太监,窦辞年慎慎的笑着,“王爷出去时,面色不太好。”
慕容元策冷笑,“新娘换了人,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岂有好脸色。”
“是。皇上筹谋得当,王爷虽不情愿,但好歹也娶得了如花美眷。”窦辞年随声附和,心里微凉。
举宫皆知,王婉柔在春风殿留住一夜,谁知道皇帝有没有沾过她。若是沾过,那靖王爷娶过去的王妃,不过是皇帝丢弃的女人。说难听点,那是皇帝穿过的破鞋,靖王哪里还能高兴得起来。自然,这也是慕容元策刻意安排的。
好在慕容元策不想做得太绝,没有沾染王婉柔,给了慕容元楹一个囫囵完整的妻子。
眸子忽然闪烁冰冷寒光,慕容元策冷不丁拧眉望着窦辞年,突然开口,“你去一趟何园,若朕所料不差,靖王该去找她了。”
窦辞年一愣,急忙躬身,“是,奴才这就去。”
慕容元策漫步走出御书房,站在门口抬眼远眺天际。和煦的阳光落在他的眼底,幻化成无数七彩光圈。金色的光,散落眉眼鼻尖,隐隐泛着迷人的色彩,愈发显得他的脸部轮廓,蚀骨俊朗。
何园与冷宫,皆在后宫之外,位于整个皇宫最偏僻的角落,不然身为男子的慕容元楹岂能踏入后宫半步。
若倾城伤势好些,所幸有瑞香私底下塞给弄凉的药,才能好得这么快。
“小姐,今日素秋姑姑偷偷塞给我两块酥饼,看上去极好。”弄凉兴奋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绢的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来,“看,是小姐最喜欢的桃花酥。”
“素秋姑姑为何给你这些?”若倾城再也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弄凉除外。
弄凉左顾右盼,须知隔墙有耳。压低声音道,“现在举宫皆知皇后辣手无情,险些害死小姐之事。想来素秋姑姑也是慈悲心肠,所以”说起这事,弄凉还心有余悸,不由对苏流云这个皇后恨得牙根痒痒。
看出弄凉的担忧,若倾城轻浅一笑,“莫怕,不会有下次的。”
“小姐,可不敢有下次。那日弄凉看到小姐被抬回来,差点真的吓死。”弄凉将桃花酥放在若倾城的手心里,“小姐,这点心难得,快些吃了吧。”
若倾城取出一块递到弄凉眼前,嫣然笑着,“弄凉又忘了,你我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然有饼,岂有我一人独食之理?”
弄凉笑得如花灿烂,重重点头,“嗯!”
换了以前,要多少酥饼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如今却视若瑰宝。若倾城与弄凉对视笑着,“从前不觉得这桃花酥如此美味,只当是喜欢而已。如今才发现,当真是人间美味,好吃得不得了。”
“小姐喜欢就好,以后弄凉会加倍努力的干活,这样素秋姑姑才会给我更多的关照。弄凉要小姐每天都吃到桃花酥,美美的过一辈子。”弄凉犹如孩童般,绽放着稚嫩的笑颜,眼底一汪纯澈令人动容。
“快些吃吧,若被人发现你中途偷懒,别说桃花酥,怕是要酥你的骨头了。”若倾城笑骂着,眼底满是怜惜。
弄凉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将最后一口桃花酥塞进嘴巴。袖子胡乱的抹去嘴角残渣,弄凉起身拿起笤帚,“小姐你趁着今日好生休息,明日便没这般休闲了。”
“快走吧。”若倾城因为针刑的缘故,至今身子还有些软绵绵的,使不出多大气力。所以庭院阁的管事姑姑素秋才允许若倾城,再休息一日,明日无论如何也得前去干活。当然,若倾城也知道,素秋本没有多大的权力,能这样容忍她,也算是素秋的底线了。
目送弄凉出门,若倾城撑起无力的身子依靠门棂,神色不似先前的轻松。脑子里乱乱的,昨儿个一夜未眠,翻来覆去想着慕容元楹的事情。听慕容元策的口气,是给他赐了婚。这倒也罢,慕容元楹身为靖王,迟早要立靖王妃的。她是卑贱的宫奴,怎可与他相提并论。他们之间有着天差地别,是断断不会在一起的。
然,按照慕容元策的惯有作风,定不会与倔强的慕容元楹坦诚说明赐婚之事。若要慕容元楹乖乖成亲,非得借着她的名头才可。
如此一来,她又成了替罪羊。
若倾城的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可以想见慕容元楹的愤怒。
正想着,关闭的何园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下一刻,慕容元楹怒气冲冲的闯进来,直抵呆若木鸡的若倾城跟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