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柔的眼睛霎时瞪得斗大,不敢置信的望着慕容元楹,“靖王靖王妃?”
冷峻的男人眯起危险的眼角,牵起迷人的唇线,一身凄寒如霜,“原来被耍的不止本王一人。不过,该去质问的不是你,而是本王。有些事,本王必须问个清楚。”
狠狠甩掉王婉柔的手,慕容元楹骤然打开房门,大步出门。
“靖王、王爷?”王婉柔猛然抬头,死死盯住慕容元楹离去的背影。
御书房。
今日早朝,未见慕容元楹到场,慕容元策便知发生了什么,万事总在他的掌控之中。果不其然,他正批着折子,窦辞年小心翼翼的掀开帘子从外头进来。跪身施礼,窦辞年面露难色,“皇上,靖王爷在外求见。”
“他的脸色很难看吧?”慕容元策漫不经心的埋头批阅,连头都不曾抬起。
窦辞年小声的“嗯”了一下,“皇上,那”
慕容元策终于抬起头,“传!”
眼皮眨了眨,窦辞年转身走向门外。
不多时,慕容元楹铁青着脸,一身清冷的走进房内,冷冷的伫立在慕容元策桌案之前。勉强施礼,慕容元楹恨意阑珊,“臣弟恭请圣安。”
看了他一眼,慕容元策笑得淡然,“四弟昨夜新婚,朕还以为会缠绵床榻不舍得新婚妻子。只是这脸色看上去不甚很好,凡事有度,四弟即便新宠,也该注意身子,勿要操劳过度。”
这话听在慕容元楹耳朵里,格外的刺耳,几乎就是赤果果的嘲讽。
强压住体内沸腾的怒气,慕容元楹干笑几声,眼底掠过无温的戾气,“皇兄骗得臣弟好苦啊!”
“朕何时骗过你。”慕容元策宛若胜利者的欢笑,眉目间是轻蔑的不屑。
“若非皇兄说会将倾城赐予臣弟,臣弟也不会成亲,另娶她人。”慕容元楹想不到身为皇帝的慕容元策,竟是个反复的小人,当面对质也会食言。
闻言,慕容元策朗声大笑,“朕只说会了断你与若倾城之间的关系,何曾说过会将若倾城赐予你。是你痴心妄想,不明真假,何必来怨朕。”
一句话,让慕容元楹彻底哑然,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不错,至始至终,慕容元策都没有明确表示,要将若倾城赐予他为妃。原是他自己想入非非,才让慕容元策用似是而非的话语,把他的婚姻编排成当朝最大的笑话。
五指微微蜷握,慕容元楹的身子有些轻微的颤抖。
“四弟既已成亲,就该修身养性。好好的敛了莽撞的性子,哪天要是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势必酿成大祸。”慕容元策话中有话,示意他莫要心存非分之想。
慕容元楹深吸一口气,不甘的跪下,“谢皇兄提醒,臣弟铭刻于心。臣弟告退。”
不待他跨出门,慕容元策忽然道,“四弟放心,朕定会为你的新婚妻子正名,公告天下。绝不教你的靖王妃,受半点委屈。”
心,刺刺的疼,鲜血淋漓。
慕容元楹没有转身,僵硬的抬起头,大步离去。
下一刻,慕容元策的脸瞬间黑沉,眸子绽放着夜鹰般的锐利。
窦辞年小心谨慎的走进来,将手上的册子双手呈上,“皇上,今晚是不是换别的新晋妃嫔侍寝?”
瞥一眼册子上花样的名字,慕容元策随意挑了一个,“就她吧!”
后宫,不可专宠,也不能独宠。
专宠,会教宠妃日益张狂,久而久之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变得不知礼数。
独宠,则会让宠妃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后宫女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到那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后宫不宁,于前朝也是没有裨益的。慕容元策虽然属意兰姬,但也不想让她刚入宫便被众人排挤。所谓雨露均沾,才是帝王之道,后宫之道。
窦辞年记下了慕容元策选中的名字:甘露宫,安贵人。
将册子递给在外候着的敬事房太监,窦辞年慎慎的笑着,“王爷出去时,面色不太好。”
慕容元策冷笑,“新娘换了人,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岂有好脸色。”
“是。皇上筹谋得当,王爷虽不情愿,但好歹也娶得了如花美眷。”窦辞年随声附和,心里微凉。
举宫皆知,王婉柔在春风殿留住一夜,谁知道皇帝有没有沾过她。若是沾过,那靖王爷娶过去的王妃,不过是皇帝丢弃的女人。说难听点,那是皇帝穿过的破鞋,靖王哪里还能高兴得起来。自然,这也是慕容元策刻意安排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