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靖王之怒,你是谁?

红尘的战场,孰是孰非,谁又能说得清楚。
一觉醒来,有人欢天喜地,有人痛彻心扉。
靖王府。
一声怒吼,打破了靖王府原有的宁静,将昨日粉饰的喜庆在顷刻间撕得粉碎。慕容元楹震怒的盯着枕边不着寸缕的陌生女人,眼底的火焰几乎要将她烧得体无完肤。
一把将她从睡梦中拽起,狠狠从床上甩到地面,慕容元楹的愤怒已到巅峰,“你是谁?倾城呢?本王的倾城在哪?快说!”
寒云下的药量很重,王婉柔直到被人摔在地上才缓缓醒转,整个脑子嗡声一片。浑身酸痛,尤其是大腿根部的撕裂感,猛然将她从浑浊的世界里拉了回来。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嚣:她昨晚侍寝了!
可是,为何她没有半点记忆?
地面传来的寒意让王婉柔打了个冷战,意识到自己光着身子,王婉柔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骤然抬头,王婉柔当即僵在当场,心漏跳一拍。
慕容元楹飞速穿好衣服,恨恨的瞪着地上惊慌失措的王婉柔。蓦地,他的手突然掐起她的脖颈,力气之大几乎要当场掐死王婉柔。慕容元楹的愤怒彻底爆发,“说!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在本王床上?倾城呢?昨夜与本王成亲的到底是谁?说!”
脸,由涨红转为青紫。王婉柔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慕容元楹终于在最后的一刻将她丢在地上。
“咳咳咳,我我”王婉柔白皙的脖子上好一圈淤红的勒痕,理智全部涌入脑子,她瞬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第一,她没有侍寝伴驾;
第二,她与眼前的这个男人拜了堂;
第三,他们有了夫妻之实。
心,霎时冰冷如霜。王婉柔整个人软瘫在地,“这里不是皇宫?这是哪里?为何我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是皇帝让你冒充倾城的是不是?”慕容元楹抓狂。原以为一觉醒来,能看见若倾城安然睡在自己怀中。岂料,睁开眼却是眼前这个陌生至极的女子。慕容元楹有种被玩弄、被凌辱的感觉。
“我不是什么的倾城,我是王婉柔,我也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皇上?皇上呢?”王婉柔疯似的站起身子,抓起衣服胡乱往身上穿,眼神呆滞。
慕容元楹的身子仿佛踩空,颤了一下。
王婉柔!?!
原来是她竟然是军机大臣王德的女儿,是他与王德精心安排,预备插在慕容元策身边的棋子。想不到,他被皇帝倒摆一遭,反让自己着了道。思及此处,慕容元楹真是有火发不出,面色铁青至极。
慕容元策这是在告诫他,勿要动心思,否则自食其果。
这么做,一来断了慕容元楹与若倾城之间的幻想;二则不但摆脱了王婉柔这枚可能成为眼线的棋子,也算是给慕容元楹与王德一个教训。
慕容元策早已算准,就算慕容元楹醒来知道一切,也不会怎么样。王德的女儿,慕容元楹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娶则便罢,不娶,便是与王德难堪,势必让他们自相分裂。
“慕容元策,算你狠!”慕容元楹恨恨的低语,视线无温的落在穿好衣服几欲逃出门的王婉柔身上。
就在王婉柔即将打开房门的瞬间,慕容元楹箭步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制住她的举动。眸子迸发出寒冷如狼的凌厉,“这是靖王府,如今你已是名正言顺的靖王妃,即便你回去宫里又能怎样?是质问皇上还是大闹宫闱,痛痛快快的寻死觅活一番?”
王婉柔的眼睛霎时瞪得斗大,不敢置信的望着慕容元楹,“靖王靖王妃?”
冷峻的男人眯起危险的眼角,牵起迷人的唇线,一身凄寒如霜,“原来被耍的不止本王一人。不过,该去质问的不是你,而是本王。有些事,本王必须问个清楚。”
狠狠甩掉王婉柔的手,慕容元楹骤然打开房门,大步出门。
“靖王、王爷?”王婉柔猛然抬头,死死盯住慕容元楹离去的背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