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 > 皇后与贤妃,战争才刚刚开始

风来水榭。
若倾城手持笤帚,看见皇后苏流云与花未眠端坐在水榭的亭子里,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背过身去。好在两人眼神交战,也无暇顾及周边的闲杂人等。若倾城顾自打扫,恨不能快点做完,逃离两人的势力范围。
这两个火药桶,都不是她惹得起的。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不远处传来苏流云略显得意的声音,“妹妹今日怎如此空闲,也不去侍候皇上,反倒有此雅兴邀本宫喝茶。”苏流云明知宫中大选,皇帝抽不出身陪着花未眠。也明白花未眠心中愤懑,颇有讥讽之意。
花未眠眼底掠过一丝凌厉,旋即换上皮笑肉不笑的容脸。姣好的面孔粉黛略施,如水剪眸荡开湖面般的粼粼白光,朱唇微点更是红润娇艳,“姐姐说的哪里话,皇上连姐姐这个皇后都未有相伴,又岂能让妹妹陪侍?再说”纤纤玉手白嫩幼滑,轻柔的附在自己的小腹上,眼底带着无尽嘲讽,“妹妹如今身子不便,太医说,不宜侍寝。”
一席话,说得苏流云的面色由红润转为青白。只见她强压自己的怒火,换上一副颇显不屑的笑靥,“妹妹如今身怀龙嗣,当真要小心些,须知意外时时都有。万莫一失足成千古恨,到时候悔之晚矣。”
笑容顿住,花未眠羽睫微扬,笑得妩媚至绝,“姐姐掌管整个后宫,想来也不希望看到皇上龙嗣凋零。既有姐姐在,妹妹还有何担心?只盼着平安生下皇子,也就罢了。”虽然这样说,花未眠却心底嗤寒。苏流云,待我生下皇子,他日定继皇位,到时候非得让你滚去冷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些话听在若倾城耳里,不觉心底发怵,又深觉好笑。分明是仇人见面眼红至极,恨不能让对方死,却还要在这里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妹妹的装模作样。
深宫,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以前,她见惯了母后与父皇各宫妃子之间的明争暗斗,想不到如今却是慕容元策的后宫之争。这么多的女人抢一个丈夫,可不是要争得头破血流么?还好她已经被贬为宫奴,好歹避开了这些令人惊悚的事情。
苏流云的视线狠狠落在花未眠的肚子上,心里头恨得牙根痒痒,脸上仍是打死不换的笑,“到底是妹妹福气好,服侍皇上不多久,便已有身孕。改日得空,必得向妹妹讨教一番才是。只是,是男是女,尚未可知啊!”
花未眠笑的媚然,“男女都好,总归是皇上的骨肉,妹妹也算有个依靠。只是这福乃天成,只怕姐姐是求不来的。”说完,捂着嘴咯咯的笑起来,苏流云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一介宫妃,狂妄至花未眠的地步,也算少有。不过是仗着身怀龙裔,便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了。
苏流云即便身为皇后,也不能拿花未眠怎样。
龙嗣有损,她这个皇后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若倾城已然将周围悉数打扫完毕,只剩下亭子里还未清扫,然而两个女人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斗嘴,她也不敢去招晦气。扫一眼四周,确定干净无余,便拿着笤帚预备离开躲到一旁去。等这两个女人走了,她再回来打扫也不迟。
谁知,花未眠眼尖。若倾城的背影她何其熟悉,一眼便认出不远处清扫的就是若倾城本人。心头冷笑,正好拿她出气。不由的,花未眠的嘴角扬起一抹凄冷的笑意,“夏音,让她过来。”
宫女夏音闻言,急忙退身直奔若倾城而去。
乍见花未眠身边的宫女向自己跑来,若倾城握起笤帚撒腿欲走。
岂料夏音一记高喝,“站住!”
倒吸一口冷气,若倾城切齿,真是该死!她该早些走才对!
缓缓转身,对视夏音的傲慢无礼,若倾城面色微改,“你在叫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越叫你越跑,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夏音开口便是痛斥,眼神鄙夷而不屑的打量着若倾城脏兮兮的衣衫。蓦地,夏音眼眸一亮,唇角微微抽动,发出尖锐的冷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赫敏公主啊。哼,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随我去参见贤妃娘娘。”
若倾城硬着头皮挤出一丝干笑,“是。”心头暗骂一句:狗仗人势!
如今小小的宫婢都敢仗着主子的威势,对若倾城颐指气使,可见她在宫中的地位当真是卑贱之极。
极不情愿的走到花未眠与苏流云跟前跪下,若倾城压住心中的愤慨,“见过皇后娘娘、贤妃娘娘。娘娘千岁。”
花未眠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将方才对苏流云的怒气全部撒在若倾城身上,一脸狂佞霸道,“若倾城,你果真健忘得很,这么快就将本宫上次对你的教训,抛到九霄云外了?”
若倾城被这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勉力才撑住身子没有倒在地上,仍旧跪着。脸上刺辣辣的,如火灼烧。深吸一口气,若倾城定住自己的心神,容色微变,“贱婢见过皇后娘娘、贤妃娘娘。娘娘千岁。”
闻言,花未眠得意的坐下,一扫刚才挥手时的愠怒。瞥一眼对面的苏流云,换上如常妖媚的温柔姿态,“妹妹失礼,让姐姐笑话了。只是这贱皮贱肉,不打可是不行的。”
苏流云冷笑,视线骤然落在若倾城微颤的脸上。
不远处,瑞香瞅见此景,急忙一溜烟小跑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