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微微松懈几分,慕容元策眸色犀利凄冷,“再不许靖王靠近。”
“是。”李沧木扑通跪地。
下一刻,慕容元策大步走进清微宫,花未眠早已含笑迎人的等在那里。一见到慕容元策,便迫不及待的娇媚施礼,“臣妾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慕容元策荡开微冷的笑意,“爱妃有孕,不必多礼。”拥着她朝暖阁走去。暖榻上摆着精致的小四方桌,两人对面而坐,各怀心事。
不知道为什么,今晨一觉醒来,慕容元策总觉心里闷闷的。方才听闻慕容元楹去了洗衣房,险些带走若倾城,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花未眠细致的为他剥着葡萄皮,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异样的慕容元策。人前,他一口一个爱妃,仿佛对她宠爱有加;然每到无人之时,他总是冰冷无温,深邃的眼底,一直未有她的身影。
“皇上?”纤纤玉手婉柔的递上剥好的、插着竹签的葡萄,花未眠察言观色的功夫也算到家,一早便发现今日的慕容元策有些怒气。她也不问,自然也是不敢多问,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到底还是想知道究竟。
慕容元策看了她一眼,冷冷的接过葡萄,也不多说一句,只是打开身旁的小窗将视线投向外头。
外面阳光很好,余光落在身上,暖暖的,不似屋内的阴凉。
见状,花未眠荡开迷人的妖娆笑靥,柔弱无骨的贴上慕容元策的身子,“皇上可是觉得眠儿不似外头的景色秀丽?”言罢,迷离的眸子狐媚的投注在慕容元策身上,好一副勾魂摄魄的身姿。
慕容元策回眸,指尖微挑她娇嫩的下颚,扬起别有深意的笑容,“各有千秋,岂可同日而语。”
花未眠娇滴滴的笑着,正欲开口,谁知外头的太监总管窦辞年,忽然在门外高呼,“启禀皇上,平阳王有折子递呈。”
眉,微挑。这个时候,平阳王理应下朝回到王府,该递呈的折子早在上朝之时皆已交接完毕,怎会松开怀中的花未眠,慕容元策冷下脸,理了理衣衫,“进来。”
话音刚落,太监总管窦辞年蜷着身子,急速进门。忙不迭跪在慕容元策跟前,将手中的折子高举过头顶。眉眼始终未曾抬起,一直和顺的垂着。
慕容元策取过折子,打开看了一眼,唇角旋即扬起嗤冷的寒意。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只眼底一掠而过的冰冷,令人不寒而栗。“啪”的一声合上折子,慕容元策缓缓起身。窦辞年顺势退到一旁恭敬的站着,弓背哈腰。
花未眠看了窦辞年一眼,忙挤上笑靥迎向慕容元策,“皇上”
不待她开口,慕容元策骤然转身,视线戏谑般落在花未眠如花的脸上。仅一记回眸,足以让花未眠心生胆颤,不由的将未出口的话语又咽回肚子里。厚实宽大的手掌拂过她美丽的脸,掌心因为握剑而生出的老茧,摩挲得花未眠有些微疼。
勉强笑着,花未眠媚眼如丝。
“你可知国舅所为何事?”慕容元策饶有兴致的笑着,眼底如一汪深潭,有着令人难以企及的莫测。
“皇上可是取笑臣妾?臣妾岂敢非议朝政。”后宫不得干政,是亘古不变的训诫。花未眠虽然推诿,心里却极想知晓折子的内容,因为慕容元策笑得实在太诡异。
伸手将折子递给窦辞年,慕容元策含笑坐回原位,“窦辞年,大声念与贤妃听听。”言罢,顾自品茗,悠然自得。
花未眠神色一紧,心想,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窦辞年急忙双手接过折子,慎慎的打开,读出声来,“臣平阳王苏城池上启天听,叩请圣安。纵观天下太平已极,百姓安居乐业,凡民间婚娶尚且三妻四妾,而帝王之怀独一妻二妾。臣惶恐,忧思帝业之继。故而叩请皇上以皇嗣为重,充盈后宫,以期国祚昌隆帝业永续。”
念完的之后,窦辞年微微抬眼看了慕容元策一眼,见他毫无反应,依旧喝着茶平淡如常。不由的将视线落在花未眠身上,却是花容微颤,面色不似方才轻松。许久,花未眠涣散的瞳孔才敛了回来,仿佛顷刻间回过神来。
转身急忙走向慕容元策,端坐在他对面,花未眠的神色有些焦灼。
平阳王的意思何其清楚,摆明了要皇帝选秀,充盈后宫。如此一来,她岂非多了很多对手?平阳王乃是皇后的兄长,此意定是苏流云授意。后宫纷争自古使然,皇后独一人,妃嫔可是多了去了。若大批女子进宫,最形成威胁的不是苏流云这个皇后,而是她这个贤妃。
无论后宫女子何等升迁,对苏流云这个皇后而言,何足挂齿。皇后还是皇后,只是她这个贤妃,恐怕就不是独一无二的宠妃了。
“爱妃觉得意下如何?”慕容元策终于放下茶杯,邪魅的注视花未眠略显愤怒的眸子。
这样一问,花未眠反而一时愣在那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