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短短四个月,池竞尧在台湾社交界刮起一阵旋风。

英俊高大、身分不凡的他,在蒋氏生技顺利成立并很快发表研发的新产品时,原本就很有名气的他,再度成为财经杂志报导的焦点,而他的私生活也成了狗仔记者盯梢的目标。

他变成一个炙手可热的抢手货。

八卦杂志想尽办法拍他出席社交场合的画面,尤其是跟女星或名模的合影,铁定上报。

因为这位单身抢手货,是社交圈名媛淑女向往的新对象,就连欧宜药品集团温哥华药厂的总经理欧亚蕾,都不惜违背家族的警告,在回台湾参加社交活动时,竟对媒体公布她很早就喜欢上池竞尧的大胆宣言。

她甚至对媒体放话,表示池竞尧若是没有变成自家的竞争对手,她会不惜一切倒追这位出色的男人。

「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从浴室走出来,池竞尧走到床边,坐在女友身旁。

刚洗完澡的他腰间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半湿的黑发随意贴着俊脸,看起来有几分浪荡味。

「我从公司带回来的八卦杂志,上头有你的报导,还有你前天参加慈善晚宴时跟某位女星合照的照片。」将杂志合起来摆在一旁,冉云芙用着很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亲密男友。「竞尧,你的行情好像很好,外面有很多女人排队等着当你的女友呢!」

野心更大的则希望能当上池夫人。

面对这样的情势,身为抢手货的正牌女友,冉云芙的心情很复杂,也越来越没自信了。

该觉得骄傲呢?还是该担心?

她想,应该是担心的成分比较多吧?毕竟两人并没有婚约,在感情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结果之前,她没自信能够牢牢抓住他。

「不是好像,我的行情本来就好得很。」瞥了一眼那本刚出炉的八卦杂志,他可是一点翻阅的兴趣都没有。「你男朋友我行情好,身为正牌女友的你,是不是该积极一点,干脆答应我的求婚,快点跟我结婚,我们才能名正言顺的天天住在一起。」

这四个月来,她还是坚持不搬过来住,只肯在周五和周六两天晚上在他这边留宿。

每周两天的同居并不能满足他,他想要每天都能有她陪伴入眠,每天早上醒来时,都能看见她。

「你是真心跟我求婚的吗?」这男人老是把求婚挂在嘴边,看他说得正经,可是她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你行情好,选择多,应该……会想多交往一些女人不是吗?」

「行情好是一回事,跟别的女人扯不上关系,我要的从来就只有你。」他对她的感情可是始终如一的。

「为什么……是我呢?其实我常常在想,我们在温哥华相遇时,你看我的眼神好像很熟悉我一样,还有你刻意的接近……」

这段时间,她常会想起在温哥华的那几天,那段记忆现在仔细回想起来,显得格外清晰。

「你终于发觉了呀?」伸手揽着她的肩,将她抱在腿上坐着,他的语气颇耐人寻味。「其实,早在我刚到加拿大的那一年,我就已经认识你了……」

慢慢的诉说年少时的他,总是在学校门口等待暗恋的漂亮少女下课的往事。

他诉说着,黑眸盯着她细白的颈,鼻间嗅着她洗澡后肌肤所散发的沐浴侞香味,淡淡的玫瑰香气和雪白的肌肤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是……真的吗?」冉云芙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段过往。「你真的每天在门口等我走过去?」可是为什么她完全不记得曾有这么一个男孩,天天为她站岗,就只为了看她一眼?

「我还记得,那时候你身边老跟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短发女孩,你似乎跟她很要好,每天形影不离。」有一阵子,他很吃味,因为那女孩好像很保护她,所表现出来的行为也充满占有欲。「我说的对吧?你中学时一定有这么一个好朋友……」

说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到怀里的柔软娇躯一下子僵硬起来。

「小芙,你怎么了?」低头一看,发觉她的脸色有点发白。

「我……没事。」他提起了一个她不愿想起的人,她的好友,言圣妃。这段不堪回首的变质友情,曾经让她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与别人接触、交往。「竞尧,别再说了好吗?我想睡了。」

他被推开,冉云芙翻身躺到床的另一侧去,背过身拉起被单,她的沉默和拉开距离的举动让池竞尧有些错愕。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瞪着她侧躺的背影,他靠过去,躺在她身后,手臂从后面往前圈住她的细腰。「小芙,跟我说,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他很担心。

「……」她没回应,难受的闭上眼,却发觉那段记忆突然席卷而至,将她淹没。「我不想想起那段往事……」哽咽的喊着,她挣脱他的拥抱,脸色苍白的抓着被单坐了起来。

池竞尧深觉有异,迅速坐起来,温柔的再将她抱入怀中,脑海里蓦地闪过以前曾听她家人提起的那个「混蛋」。

「小芙,有什么难过的事,或是不堪回首的事,如果你信任我,我愿意倾听,替你分担那些难过的回忆嗯。」他要保护她一辈子,就算她以前真被哪个混蛋欺负过,他也会包容一切。「我是你的男人,你未来的老公,我会爱你一辈子,如果你要我去找那个欺负你的前男友报仇,我一定去!」

「不,不是,我的生命中没有『前男友』这号人物。」他愿意为她做一切的事令她感动,让被恐惧回忆淹没的她,情绪稍稍回稳了些。

「不是前男友,那……」那个混蛋是陌生人?!

俊容一阵陰霾,他眯起的双眼,迸射危险的光芒,圈在她腰际的手臂倏地缩紧。

「……欺负我的,是我从中学一直到大学的好朋友,那个头发短短的女孩……言圣妃。」她虚弱发抖的声音阻断了他脑海里浮现的不堪假想。

「是她?!」他悚然,难怪她会在他提起那个短发女孩时,情绪突然起了极大的变化。「她爱着你,所以一直陪在你身边当你最要好的朋友……」

「对,而我却完全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一位大学学长跑来跟我告白,要求跟我交往,而我答应了……当天晚上她知道了这件事,竟然、竟然在宿舍里强吻我,还企图侵犯……」

眼泪掉了下来,她哭泣的想起那一晚,要不是隔壁房间的两位同学刚好回来,经过时恰巧听见她的求救声,跑去找舍监撞开门进来,她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堪的事。

「好了,过去的事,不要再多想了。」真是该死的混蛋!

池竞尧将心爱的女人紧紧抱住,他低头吻去她的泪,安慰着她。

一句安慰,一个吻。

后来她哭累了,情绪回稳了,他心疼的抱着她一起躺在床上,相拥入眠。

这一晚,他们没有亲热,只有拥抱,但身体和心的距离却好近好近。

***bbscn***bbscn***bbscn***

第二天早上。

因为是假日,池竞尧为了让冉云芙心情好起来,一起床便拉着她出门。

碍于池竞尧最近颇受狗仔欢迎,所以每回出门,池竞尧上班时所开的黑色休旅车都摆着不开,两人都是从社区后门回宅子开冉云芙的车,好避掉可能守候在住处大楼外的狗仔记者们。

这一招屡试不爽,每次都能成功。

今天,又再度躲掉记者的这对情人,想利用假日到郊外走走。

对台湾本岛的路线已经颇为熟悉的池竞尧,负责开车,冉云芙则负责看风景、陪他聊天,当个轻松的游客。

这个季节不是观光旺季,不过人潮也不少,尤其来到山上的果园时,一辆辆的休旅车停在空地,果园里争相采果的人还真是多得让人傻眼。

原本还兴致勃勃要来采果的冉云芙,一下车看见那么多人,便立刻决定放弃了。

不过池竞尧倒是一点都不想打退堂鼓,他戴上墨镜,并从车上拿了顶帽子给她戴上,兴致高昂的拉着她朝人群走去,弯着高大的身子在果园里穿梭,两人一边笑闹一边摘着水蜜桃,玩得不亦乐乎。

一场玩闹,采收不到几颗水蜜桃,最后冉云芙决定到铁皮屋去找果园老板买比较快。

于是她跑去跟果园老板询问,很快的挑了三箱漂亮的顶级水蜜桃,池竞尧随后跟了过来,大方付钱。

老板收了钱,转身拿了两颗熟透的水蜜桃洗干净,请他们吃。

「如果跟我爸妈说这是我们特别挑选过,亲自摘下来的,你说他们会相信吗?」吃着水蜜桃,表情喜孜孜的她,来到他的身边说出意外的想法。

「不会。」他咬一口水蜜桃,很不客气的直接泼她冷水。

哼!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嘟着唇,她不满的用手肘朝他的腰部拐了一下。

有点痛。他立即报复,抓着她走到铁皮屋的旁边,看看四下无人,摘下墨镜低头便吻住她嘟起的嘴。

「唔……」她抗议。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他品尝着她嘴唇上的水蜜桃香气,很不客气的长驱直入,翻搅她的粉嫩小舌,来个比阳光还热情的吻。

很快的,她臣服了,草帽被风吹起,落在她的脚边,整个人柔柔软软的偎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恣意的吻着。

「心情好点了吗?」当吻结束,他放开她,关心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其实,昨晚把事情讲出来,让你知道之后,我就觉得舒坦多了。」秘密一直隐藏下去,总怕着被揭露时的尴尬,所以坦诚真的比较好。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困在那个情绪里,无法逃脱。」昨天一整晚因为担心着她,他其实没睡多少。

「有你陪着,我会努力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对他所付出的开心和呵护,她强烈的感受到了。

「听起来,我对你而言很重要哦?」

「嗯。」

「既然那么重要,你要不要考虑嫁给我呢?」

「在这个地点求婚……会不会不太恰当?」在铁皮屋旁边,后面是一大片果园……嗯,景色是挺宜人的,但太阳好大,她好热。

「好吧,我承认地点的确不适宜,那这样好了,我另外找个地方求婚,不过先说好,等我找到灯光美、气氛佳的地方向你求婚,你可不能拒绝我,恶意破坏气氛,知道吗!」意思是,她非答应不可!

啊?哪有这种事?!

冉云芙顽皮的抗议道:「喂,你不能这么霸道啦,我有我自己的决定……」其实她只是想让他紧张一下,不想让他太过得意。

「天气热,我们得找个地方休息。」池竞尧弯身捡起草帽替她戴上,又亲亲她的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不让她继续抗议下去。「上车吧,我们下山。」

拉着她大步走回车子,坐上车,朝山下驶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晚上七点钟,玩累的两人回到台北。

在宅子前停好车子,池竞尧负责把三箱水蜜桃搬进冉家。

家里的长辈难得都不在,只有冉家小弟窝在房里的电脑前玩线上游戏,所以池竞尧也没久留,跟冉云芙约好晚一点再见面,并和冉云培打过招呼后,便先回去住处洗澡换衣。

刚洗好澡,楼下警卫打电话上来,告知有位欧亚蕾小姐前来拜访。

池竞尧觉得很纳闷,不明白欧亚蕾怎会知道他的住处,还登门拜访?

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他让欧亚蕾上楼来。

「嗨,竞尧,好久不见。」一身贵气的千金大小姐出现在门口。

「欧小姐你好。」前来开门的主人,俊容冷冷淡淡,没有因为贵客的出现而热络一点。「进来坐吗?」

「好。」都厚着脸皮拜访了,当然得把握机会。「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走进装璜舒适的屋内,她坐在沙发上,对这间房子的品味颇为赞赏。

「欧小姐这一次是回来考察的是吧?」让大门虚掩着没有关上,他进厨房倒了杯冰开水给贵客。

「其实不瞒你说,我是被派来拉拢你的。」她哪有能耐被派来考察啊?事实上,是她把温哥华药厂管理得一场糊涂,导致药厂出了大纰漏。「竞尧,我爸跟几个董监事都希望你能回去温哥华,只要你肯回去,药厂总经理的职位等着你坐,整个药厂也都归你管理,另外公司也愿意让你入股,让你成为公司股东之一。」

自从池竞尧跳槽之后,药厂研发的新产品一直出问题,其中有两、三个刚上市的新药,在品管方面出现严重瑕疵,造成全面回收的损失,同时也造成公司极大的商誉损失。

这四个月来,药厂的问题已经大到快要不能补救的地步,所以她这个总经理被其它董监事们逼下台,老爸碍于压力不得不放下私心,另外还派她来说服池竞尧回去掌管药厂,藉此将功赎罪。

「欧小姐,我得麻烦你回去向董事长表达我的谢意,谢谢公司现在愿意看重我,不过……我跟蒋氏这边有签约关系,恐怕是走不了了,请老董事长另觅人才吧。」

如果欧宜药品集团早几个月做这个决定,他会欣喜若狂,势必会重新考虑评估回台湾发展的可能性;但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他现在在蒋氏工作顺利,而且也决定在台湾定居了,虽然这个决定将舍弃欧宜开出来的好条件,不过他却一点也不动心。

「你不再好好考虑考虑吗?」看着他笃定的神情,带着满怀自信来当说客的欧亚蕾,突然觉得自己胜算渺茫。「蒋氏的合约,我爸可以出面帮你解决的啊!」

怎么会这样?

欧宜开给他的条件,简直是所有高阶主管里最好的,也绝对比蒋氏优渥好几倍,为什么他偏偏不为所动?

「就算如此,我也不会答应再回去。」在欧宜所受过的冷淡,让他彻底了解,即使他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获得欧老板真正的信赖和赏识。「欧小姐,请回吧!」

他站起来送客。

「不!我不能就这么走掉!药厂那边真的很需要你,我爸他还说只要你愿意,可以让我嫁给你,让你不仅成为药厂的管理人,并且能获得欧家的一部分财产。」欧亚蕾急了,竟然连自己都能拿来当筹码。「竞尧,我一直都很喜欢你,我愿意嫁给你——」

娶了她,至少可以少掉二十年的奋斗,光是欧家的财产和事业,就能让他一辈子吃喝不尽。

有多少男人排队等着娶她,不过那都是一些纨绔子弟,她老爸压根儿看不上眼,而她也不想把自己的幸福葬送在那些男人身上。

在她的眼中,只有池竞尧配得上她。

「欧小姐,请立刻离开,今天的谈话就当我们没谈过。」池竞尧脸色鄙夷,没想到欧亚蕾会这么厚脸皮,也没想到欧老板会用如此低级的条件来拉拢他。

「你难道一点都不心动吗?只要娶了我,你想要的我爸都可以给你,而且我也能保有我的财产,一举两得啊!」情急之下,欧亚蕾自己说溜了嘴。「还有,你妹妹池静幽也可以复职,台湾公司这边甚至愿意让她升职,以后她将不只是广告行销部的副理而已……」

原来,她来求情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啊!

看样子,这位欧大小姐可能真的把药厂搞得快要垮了,才会端着厚脸皮专程从温哥华飞来找他。

「抱歉,我绝不会答应!欧小姐请你立刻离开,以后也请你们别再来找我。」冷冷的下逐客令,他的决心写在脸上,写在坚决的眼神里。

「你真的不肯给点情面?!」欧亚蕾脸色大变,一张花容胀成猪肝色,精雕细琢过的五官扭曲得不像样。

「对。」他一点也不畏惧。

「好,既然你那么有骨气,那就等着瞧好了!我一定会选一个比你更强的人来接手药厂,终有一天,欧宜会打垮蒋氏。」

「好,欢迎来挑战,我会等着那一天来临。」还不走,他都快要没耐心跟她周旋下去了。

看着他一点都不畏惧的表情,欧亚蕾气炸的抓着名牌包,用力推开门,气呼呼的冲出门外。

「噢~~」外头,来不及躲开的冉云芙被她撞到肩膀,往旁边踉跄跌去,头和肩膀撞向对面的墙壁,撞击力让她一阵头晕。

欧亚蕾像一团作完怪的龙卷风,咻地往前冲,完全无视自己撞到了人,该赔个不是。

「小心。」池竞尧及时跑过来扶住她,要不她一定会摔倒。「你有没有怎样?」担心的看看她的头,微微肿起了一个小包。

显然这个撞击力道并不轻。

一阵火气涌上来,池竞尧让冉云芙靠墙站好,他大步往前冲过去,疾步逼近站在电梯前的欧亚蕾。

听到脚步声,欧亚蕾欣喜的回头。「竞尧,你改变主意了吗?」

她就知道,凭她的条件和魅力,哪有男人不买帐的?

结果,她这一转身,却看见一张陰骛可怕的脸,吓得欧亚蕾往后缩了一下。「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你撞到我的女朋友,你必须当面跟她道歉。」猛地伸手抓住欧亚蕾的手腕,池竞尧脸色陰沈的拉着她大步往回走。

「你有女朋友?」挣脱不开箝制,欧亚蕾气愤的被抓回门口。

她看见了冉云芙,一脸鄙夷地问:「池竞尧,你倒说说看,她哪里比我强了?」这女人,根本没资格拥有像池竞尧这样出色的男人。

还有点头晕的冉云芙,柔着头上的小肿包,不晓得池竞尧干么把欧亚蕾带回来?

他改变主意了吗?决定选择欧亚蕾这个对他事业有帮助的女人当妻子?

「竞尧……你跟她……」一阵恐慌在心中蔓延开来,冉云芙难受的看着池竞尧,缓缓对上欧亚蕾鄙夷的眼色。

「她撞伤了你,就必须道歉!」这女人,心里对他就这么没信心吗?火气更盛,池竞尧更用力的扯着欧亚蕾的手腕,把气发泄在欧亚蕾的身上。「马上跟小芙道歉,否则我立刻报警,并且叫记者过来,明天就让你登上各大报头条!」

这也太夸张了吧?!

「你、你说什么?池竞尧,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欧亚蕾脸色发白,因为池竞尧的威胁太小题大作,但是他可怕的脸色却让人畏惧,不得不相信这是极可能会发生的事。

「竞尧,不要吧?这只是小伤而已。」自信心回笼的冉云芙,下一秒又被池竞尧的坚持吓到。

「就是嘛,你女朋友只受点小伤,又没流血,你报警叫记者,人家根本懒得理你……」

「你真的认为警察跟记者都懒得理我?好,那你就别道歉,站在这边等着看警察和记者来不来?」空着的一手从口袋掏出手机,他作势要打电话。

「等等!我、我道歉就是了。」没想到他真的要打电话,欧亚蕾吓得立刻抓下他的手。

她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了,再闹出什么新闻的话,绝对会更惨!

「这位小姐,真是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要撞你的,你应该可以体谅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欧亚蕾道歉得不太甘愿。

「没关系,我可以体谅,因为只是小伤而已。」冉云芙走过来,扯了扯池竞尧的手臂。「放过她了啦,你就别闹脾气了。」她替欧亚蕾求情。

不这么做的话,万一让池竞尧更加火大,会很可怕的。

池竞尧冷冷甩开欧亚蕾的手,充满占有欲的把冉云芙搂在怀里,寒着脸叫欧亚蕾立刻离开。

欧亚蕾哪敢再久留啊?她转身就跑。

走廊上,又回复宁静,池竞尧转头看向怀里的女人,前一秒的森寒脸色,瞬间变为温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