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竞尧接下新工作,即将担任「蒋氏生技」总经理一职,在台湾生技界引发轩然大波。

在生枝界原本就颇有名气的他,决定离开一手培植他的「欧宜」,转而投效「蒋氏」,跳槽之后,得来正、负两面不同的评价。

「蒋氏」这边大张旗鼓欢迎他接任总经理,「欧宜」那边自是冷眼相待,在他递出辞呈、公司挽留不成之下,只得将他冰冻起来。

在他返回温哥华做最后交接的那一个星期里,池竞尧几乎不能接触公司的所有重要资料,每天只是在办公室里呆坐,被所有人孤立,就连他所带的团队也被警示,绝不能跟池竞尧有所接触,以免他将公司机密带出。

这就是公司给他的离别礼。

这一星期里,他看尽所有人的嘴脸。

不过,这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唯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公司方面竟然连带处分他的妹妹池静幽,将她降级为企划部专员。

为了这件事,池竞尧愤怒的打电话跟台湾公司的高层抗议,但得到的却是极为冷淡的回应,让他着实尝尽职场上人情冷暖。

「哥,你不用担心我啦,其实昨天我收到人事部的命令之后,有跟仲恩商量了一下。仲恩要我立刻辞职,他还说如果辞职之后我真闲不下来的话,他要聘请我当院长室的秘书助理呢!」跟大哥通电话,池静幽很努力地安抚大哥的情绪。

对于白仲恩如此力挺她,池静幽感到相当窝心,对于公司将她降级一事,也没那么愤怒了。

「你愿意吗?你在工作上努力那么多年,却因为我而被通通抹杀掉,难道一点都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就算公司这边没动作,我也准备递出辞呈了呀。」

「为什么?难道上头还说了什么吗?」池竞尧的情绪还是忿忿不平。

「才没有呢。」公司这边是有些耳语,不过她不理会自然没事。「是因为我怀孕了,虽然只是怀孕初期,但仲恩不放心,他半个月前就一直说服我辞掉工作,要我乖乖在家待产。」

「你怀孕了!」

他要当舅舅了!这消息让心情不爽的池竞尧,总算有了笑容。

「那还等什么?快递出辞呈乖乖回家待产!这样吧,你生产后如果真闲不下来,等蒋氏步上轨道之后,我会在公司安插一个工作给你,让你发挥所长。」凭他的职位和能耐,人事安插当然不是问题。

池静幽开心的谢谢大哥,她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个深爱她的老公,还有个疼爱她的大哥。

两兄妹又讲了一会儿电话之后,才结束通话。

挂上电话后,池竞尧总算比较宽心了些。

走回房间,看着旁边的行李,他笑了。因为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飞回台湾,全心冲刺新事业,并和心爱的女人相聚。

以手当枕躺在床上,闭上眼,他想着冉云芙,想着两人甜蜜的缠绵画面。

蓦地,一个神似她的漂亮小女孩跃入他的脑海,他惊愕的张开眼,呆愣几秒之后,哑然失笑。

像小芙的小女孩啊!!

薄唇噙着笑意,看来他是被妹妹怀孕的消息影响了,忽然也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冉云芙为他所生的孩子。

嗯,这主意不赖!回台湾后,和冉云芙相处的时间自然多很多,他有很多的机会努力看看。

池竞尧,加油吧。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寒流来袭,冉云芙感冒了。

早上起床时,觉得头重脚轻的,原本她还想撑着出门去上班,可是勉强梳洗过后,却突然一阵晕眩,让她险些在浴室里摔倒。

幸好,她及时扶住了洗手台边缘,免于发生意外。

身体的虚弱让她放弃上班的打算,于是她打了通电话请假后,便窝在床上睡觉。

在她快要睡沈时,冉母上楼来关心,发现她的额头很烫,立刻逼她喝了点温牛奶,然后拿了退烧药让她吞下。

吃过药,她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箸了。

一整天,她都躺在床上,冉母不时会上楼来看看她,偶尔会叫醒她喝点粥然后吃药。

生病中的冉云芙没什么记忆,也没力气下床,只能依赖母亲的照顾,一整天就这么过去了。

不晓得时间过了多久,昏睡了一整天的冉云芙在半梦半醒间,听见床边有人在说话——

「她好像退烧了。」一只冰凉的大手轻轻盖在她白皙的额头上,一道熟悉的嗓音刻意压低声量说话。

「是啊,不退烧还得了,今天都吃了三颗退烧药了。」是母亲的声音。

「伯母,其实光吃退烧药好像也不是办法,我想我还是打个电话语我妹婿来替她看看,应该会比较妥当。」

「不用这么麻烦吧?还是等小芙醒来,你再陪她到附近诊所看看就行了。」小感冒而已,应该不需要劳驾医师来家里吧?不过对于他如此关心女儿,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没关系,我妹婿不会跟我计较这个,而且由他来看诊,我会比较放心。」男人很坚持,而且立刻打了通电话。

一阵轻声交谈之后,通话结束。

「伯母,我抹婿大概七点半会抵达,这段时间就先由我来照顾小芙好了。」男人又用极小的音量跟母亲讲话。

「好啊,那就让你陪小芙好了。」母亲说完话之后,是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然后,室内陷入一片寂静,显然母亲已经走掉了。

但那说话的男人呢?

走了还是仍在她房内?

冉云芙吃力的张开眼,她不晓得是谁跟母亲说话,觉得有些好奇,又有些纳闷。

犹带困意的眼眸儿张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以及日式的原木灯具。

她轻轻侧过脸看向门口,却意外看见池竞尧站在她的床前,一脸关心的望着她。

「我把你吵醒了?」浓眉轻蹙着,他的担忧全写在那双深邃的眸子里。

「我……在作梦吗?」应该明天才返台的人,怎么会站在这里?

冉云芙一脸怔愣,呆呆的模样,很可爱。

「对,你在作梦,而且作的是美梦。」难怪她会吃惊,因为那边的公司他已经待不下去了,索性提前一天返国。

「是吗?」梦中的人会回应她?

「错!我是真人,不是梦中的幻影,我已经回来了。」她疑惑的样子很像小女孩,池竞尧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病倦的脸,顺便再探探她的额温。

温度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他更安心了些。

「你的手好凉好舒服……」他回到她的身边了,以后不会再分隔两地了……生病后情绪特别敏感的她,眼眶激动的红了起来。「你说过,不会再回温哥华了,对不对?」

她抓着他的大手交握着,在颊边轻蹭,模样好像一只亟需依靠的小猫,这样子让池竞尧很心疼,又好喜爱。

「嗯,这趟回来,确定会定居在台北了。」

「太好了!我再也不用送你到机场,让你一个人离开台湾,然后自己哀伤的开车回台北来了……」那情景,真的好伤感。

「温哥华的市区住处我已经委托中介卖掉,只留下那间老公寓,方便以后去度假时可以住;至于以后,我保证一定会住在台湾,以后我的家就在台湾。」

她的孤单和伤感让池竞尧的一颗心揪扯起来!坐在床边的他低下头,轻柔的吻上她苍白无血色的唇。

「欢迎你回来。」在他冰凉的唇瓣吻住她之前,她开心的笑了。

***bbscn***bbscn***bbscn***

接获电话的白仲恩,特地带着老婆池静幽一起来冉宅探病。

白仲恩替冉云芙看诊开药,池静幽则带着一盒进口苹果来探望,夫妻俩待了一下子,便起身告辞。

临走前,池静幽还不忘跟大哥咬耳朵,揶揄大哥为了冉云芙一个小感冒就这么紧张兮兮的,问他是不是很想快点把云芙姊娶回家当老婆?

池竞尧根本不把妹妹的话当成是揶揄,反而还很正经的告诉她,他的确是很想将冉云芙娶回家。

一直以为大哥会比较倾向慢慢培养感情的池静幽,没想到大哥想娶云芙姊的意图是这么的强烈,这回是跌破眼镜了。

回家的路上,她开心的跟老公一直谈论着替大哥筹备婚礼的事宜。

白仲恩对于老婆把心思都摆在别的男人身上,感到很吃味,因此在车子停下等红绿灯时,干脆侧过身吻住老婆的嘴,这才终于让老婆闭了嘴,把她的心思逮回自己的身上来……

同时间,池竞尧在冉家住下。

他被安排在客房,但却不肯安分,在深夜时暗中潜入冉云芙的房间,和她同床而眠。

冉云芙被他轻轻拥在怀里,呼吸着有他气息的空气,感觉很安心、很美好。

躺了一整天,也睡了一整天,她现在反倒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但是一下飞机就赶过来这里的池竞尧,却因为时差的关系,很快的跌入了梦乡。

这一晚,是他这一个星期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夜,在温哥华所受到的鸟气,经过一夜好眠,也全部消失殆尽。

隔天清晨六点钟,冉云芙很紧张的叫醒他,要他赶快回房间去,免得等一下被习惯早起张罗早餐的老妈,看见他睡在她房里。

「被看见不正好?我们以后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住在一起。」伸个懒腰,他拉起棉被继续睡。

池竞尧简直是企图不良!

他是有打算向冉母公开两人已经关系亲密的事实,并说服亲爱的女人搬到自己的住处去,以后两人甜蜜同居。

「不行啦,我们才刚交往两个多月而已,这样太快了!就算我妈她很喜欢你,但她不可能会这么快答应我们住在一起。」

这男人真赖皮!体力还很虚弱的她,从床上爬起来,用尽剩余的力气要将他推下床去。

「伯母她不答应的话,那我就天天住在你家,天天半夜往你房间跑。」嗯,就这么办!

「你是开玩笑的吧?」她好无力,额头划下三条黑线。

「我是认真的。」他看起来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看她一副快晕过去的模样,真怕感冒刚转好的她病情又加重,所以他只好暂时屈服。

「好吧,你别紧张,我起床就是了。」

「把上衣穿起来,快点出去。」昨晚他上床时本来要脱去上衣和长裤,不过后来拗不过冉云芙的坚持,只好乖乖穿着长裤睡觉。

「先来一个早安吻,我才肯走。」只是索个吻,应该不过分吧?

为了快点打发他,她只好将身子凑过去,主动吻他。

未料,两人的唇才刚甜蜜贴合,房门竟突然被打开来!

「小芙,你起床——」上楼关心女儿情况的冉母,听见房内有声音,遂自己打开房门。这一看,却瞧见池竞尧和女儿窝在床上亲密的接吻。「你、你们……」

「妈?」糟了!冉云芙吓得用力把池竞尧推开。

砰!池竞尧一时失去重心,往后摔到床下,发出巨响。

画面太劲爆,冉母一时间无法反应,错愕的站在房门口,瞪着脸蛋火红的女儿,还有狼狈摔到地上的池竞尧。

三个人各怀心思,气氛陷入一片诡谲。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早上班便被叫进总经理办公室密谈,冉云芙一脸的莫可奈何。

「你妈都告诉我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保密到家啊,偷偷跟男朋友窝在床上……昨天早上情况一定很尴尬吧?毕竟这种事不常发生,至少在我们冉家,好像还是头一遭呢!」

没想到一向乖巧的侄女会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来,让男友留宿家里也就算了,还让他留宿到自己闺房的床上去?!

虽然在这个快餐爱情当道的时代,恋爱中的男女关系发展快速不足为奇,但从小就读女校、没交过男友的乖乖牌侄女,竟然大胆到把交往两个多月的男友藏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真是令人惊叹又惊讶啊!

「姑姑,现在是上班时间,谈这种私事好像不太好吧?」脸颊一片红艳,冉云芙早有心理准备要面对姑姑的揶揄,原本想装酷脸不理会的,结果却破了功,困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关起门来谈有什么不好的?公司是我开的,我爱谈私事就谈,谁管得着?」冉璇可不愿轻易放过她。「来,告诉姑姑,他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听说刚从温哥华回来定居,以后他要在哪儿工作?」

多兴奋啊!

冉璇看着侄女的眼睛闪闪发亮,简直比冉母还要开心。

「他就是最近财经杂志有报导到的那位红人,从欧宜药品集团跳槽到蒋氏生技的高级主管,他叫池竞尧。」看着姑姑的表情,不坦白恐伯很难脱身,冉云芙只好公布池竞尧的身分,喂喂姑姑的好奇心。

「是他?!天啊,你还真是会保密哪!」冉璇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的侄女竟然钓到一个前途无限的黄金单身汉。「对了,上次你在『蒋氏』的宴会上哭,是不是就是因为他?我记得那次他也来参加了不是吗?」

「嗯……是啦,因为他误会我跟费立鹏的关系,对我说了重话,我一时气不过才会哭的。」想起来,那晚还真有点丢脸呢!

「喔~~原来那天晚上你们已经暗通款曲了,而我竟然没有注意到,真是失策。」冉璇的表情很扼腕。

冉云芙不觉失笑。「姑姑,我可以回去工作了吗?」该说的都说了,她总可以走了吧?

「好啊,你去忙你的。」该知道的都了解了,也该放人了。「哦,对了,还有件事是你妈交代,要我跟你说的……」

「什么事?」走到门口的冉云芙,纳闷的回头看着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的姑姑。

「你妈说,反正你跟池先生的关系都这么亲密了,如果你有打算搬去跟他住的话,她是不反对。」大嫂自己不敢跟女儿说的话,由她来转达。

「这……我不知道,我还没决定要不要搬过去……」一阵热辣的红浪袭上她的脸蛋,让她困窘得连说话都支吾起来。「姑姑,我要回办公室了。」

不晓得该如何反应,只好逃喽!

冉璇笑咪咪的看着尴尬逃跑的背影,一颗担心多年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自从大学时,冉云芙发生被同性女学生蚤扰,差点被侵犯的惊人事件之后,大家都担心她会从此对感情的事感到害怕。

不过,这些年看她慢慢的走出陰霾,慢慢走进社交圈,在工作上独当一面,也交了一个不错的男友,这一切都可以令人安心了。

悄悄擦去眼角的泪光,冉璇相信大嫂和大哥也跟她一样,看到冉云芙肯走出陰霾,身边有了幸福相伴的男人,应该都觉得很欣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