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踹够了没?」进屋子没多久,冉云芙便不争气的跑出来,一路尾随着他往坡道下走来。

她告诉自己,会追出来全是因为舍不得那条昂贵的喀什米尔披肩,绝对不是因为他。

长腿顿在半空中,他猛然收回,惊讶地回头。「你——你不是打定主意不理我了?」

「我是不想理你,但是我那条披肩很贵,绝不能被你拿走。」烂理由,她根本是自己骗自己!因为她根本舍不得看他沮丧的离开。「快把披肩还给我。」

瞪着她伸出来的细白小手,池竞尧沉默着,然后缓缓把拿着披肩的那只手伸出去,打算把披肩交还给她。

就在她的手触碰到披肩的同时,他的另一手伸过来,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

「你做什么你?放手,不要——唔……」后面,没声音了。

因为她的唇被他恶霸的吻住,她的嚷嚷声硬生生被他的唇含住,属于她的馨香气息被他贪婪的吞没。

「唔唔……」她想抗议,却被他的气息撩拨;她想挣脱,却被他霸道的紧紧揽住。

她气自己被他给撩拨了,气自己竟然甘愿臣服于他的霸道。

被他缠吻间,冉云芙的眼泪从眼角滑下来,在脸颊上又划出两道新泪痕,湿了自己的唇,也沾湿了他的嘴。

「你……」嘴唇感觉到咸咸的湿意,赫然停止了吻。「小芙,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强吻你……」

他是情不自禁,害怕她拿了披肩就走,从此不理他。

「你真恶劣。」哭丧的脸埋在披肩里,她难受的掉眼泪。「你不仅恶劣,还很可恶……我不要当你的女朋友了,我们分手……」边哭边气愤的骂他。

这是他应得的,谁教他误会了她!

「分手」两个字像铁锤,打得他头发晕,俊容瞬间变色。

「小芙,我错了!请你接受我的道歉好吗?我在宴会上说那些话,是因为我嫉妒!我无法接受你在其它男人怀里谈笑跳舞的画面,那让我觉得愤怒……」他是气得失去理智,生平头一次为女人而失控。「小芙,我不要分手,我爱你,如果我不爱你,我今晚就不会嫉妒得要发狂——小芙,别哭了,我道歉,都是我的错,要不你打我好了!」

她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吗?

抓着她纤细的双臂,他紧张得冒着冷汗。

他们怎能走到分手的给果?天啊!他们才刚开始相爱,说什么都不能分手!

冉云芙停止了哭泣,因为他的话。

他承认他反应过度了,他道了歉,他甚至还说了——他爱她!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惊愕的美目瞪着他。

「小芙,我绝对不会对你扯谎!我好爱你,我们和好好吗?」他的语气很真,眼神也是。

「我……」那希冀的眼神、诚恳坚定的语气,还有他坦白的爱意,都让她的坏心情一扫而空,整颗心飞扬了起来。

「我后悔了!从你转身离开之后,我就后悔了!原本我要追过去找你,但是却被朋友缠住……小芙,我如果没有悔意,如果我不爱你,我不会跑来找你,更不会惩罚自己站在你家门口吹冷风。看在我如此诚意道歉的分上,跟我和好吧!」

努力的替自己说情,他的语气里掩藏不了她将离去的恐惧,一手还偷偷抓住披肩,以防她真的要走掉时,可以拉住她。

「我……要考虑一下。」她心软了,但是不代表她不介意他的行为。「还有,我被你给气哭了,这笔帐你要怎么赔偿我?」真要这么干脆就原谅他,好像太便宜他了。

尖巧的下巴生气的高扬,冉云芙微侧着身,故意看着围墙里的漂亮建筑,就是不肯再看他一眼。

他好泄气,不过随着她的视线,却让他灵光一闪——

「如果我带你进去参观里面的房子,你会不会原谅我?」一手拉着披肩,一手指着围墙里的房子,他说得跟真的一样。

「好啊,如果你现在带我走进去参观房子,我一定原谅你。」毫不犹豫的,她答应了。

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这栋温泉小豪宅社区管理之森严,怎么可能说要进去就能进去?

「好,一言为定,你不准反悔喔。」池竞尧挑眉得意一笑,松开披肩改牵她的手,大步朝坡道下方走去。

她惊异的瞪着他。

他潇洒的笑着,到大门口跟警卫打招呼,然后从口袋拿出磁卡刷过门禁设备。

「你你你……」在冉云芙不敢置信的低呼声中,她被他拉着走进社区里,逛过漂亮的庭园。

「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在这里买下一户,装潢和家具都交给设计师负责了,以后我会住在这里,算是定居下来了。」

他要在这里定居下来?!

冉云芙完全说不出话来,更无法收回自己刚刚所做的承诺。

好像有点中计的感觉,不过……既然他都诚心诚意道歉了,还决定返回台湾定居,也就不跟他计较那么多了。

***bbscn***bbscn***bbscn***

「小芙,今天这么早?」冉母刚起床,还没准备早餐,便看见女儿蹲在玄关穿球鞋。「你要去哪?」

今天是假日不是吗?一向都待在家里休息的女儿,难得一早便往外跑。

「妈,我出去走走,今天都在外头吃喔。」一大清早,睡没几小时的冉云芙拎着背包,穿着粉红加白色设计的运动服和球鞋,外加一件运动夹克便出门了。

到附近的早餐店买了两份早餐,然后她并没有逛到哪里去,而是直接来到新社区。

从口袋掏出磁卡,她轻松的进入社区,跟警卫打招呼,然后搭着豪华漂亮的电梯上楼,来到门口前,她一样用磁卡刷卡进入屋子里。

屋内,一片宁静幽暗。

放下早餐,脱去运动夹克,她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幔,让阳光照进屋内。

然后,她轻手轻脚的推开一扇门,进入卧室内,站在大床边,低头看着蓝色床单下隆起的人形。

因为时差的关系,还有昨晚一下飞机便赶往宴会,再加上昨天两人吵架直到他深夜来访才和好……这一折腾之下,池竞尧其实很累很累。

昨天晚上,她看出他的疲倦,所以也不便久留,要他早早上床补眠。

可这男人哪那么容易打发?昨天一和好之后,就耍赖的直缠着她索讨亲吻跟拥抱,两人差点又擦枪走火。

要不是他实在太累,后来缠着她缠到床上亲吻挑逗时,竟昏沈的睡着了,要不她昨晚哪能全身而退?

想起昨晚,丽容一片红艳。

她想,如果他没累到睡着的话,其实对于两人发展亲密关系,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也期待着。

坐在床边,她羞怯的看着他的睡颜,英俊成熟的他,睡着的模样竟带一分稚气,让她禁不住伸出手指,描绘他迷人的五官。

浓眉、略微狭长的眼、挺直的鼻梁,还有薄而有型的唇片——她看得都入迷了,完全忘了这举动可能吵醒他,却怎么也舍不得收回手指,柔软的指腹往他冒出短短胡渣的下巴溜去。

早被扰醒的池竞尧,再也忍不住的从被窝中伸出手来,抓住她作怪的纤白手指。

「你玩够了没?」张开眼,黑沈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瞬间爆红的娇颜。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把你给吵醒了对不对?真是——」一时贪恋却将他给吵醒,冉云芙觉得好尴尬,尴尬的急忙想怞回手。

但,他却抓着她的手抓得好紧。

「我比较想要一个早安吻。」口头上的道歉没意义,他想要点实质的甜头。「你吻我,还是我吻你?」半掀被单坐了起来,上身赤裸的他,精壮迷人的身材在她面前完全展露无遗。

「天气这么冷,你还脱衣服睡?!」没料到会看见如此养眼的镜头,她害羞的别开目光。「奇怪了,昨晚我离开时,你衣服明明还穿得好好的啊!」

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看他。

「我半夜起床上厕所时脱的。」连他上身都不敢看,未免太羞涩了吧?!「过来,我看要你主动吻我应该挺难的,所以干脆就由我来吧。」

把她拉到怀里,还裹着被单的两条长腿紧紧将她锁住,铁条般的臂膀将她牢牢困着,两人瞬间便紧密的贴在一起。

吻,在她跪跌进他的怀里、发出惊呼声时,深情的烙下。

「小芙,我还以为昨晚你会留下来陪我,结果当我醒来时才发现,你还是逃了……」这个早安吻充满挑逗性,充满激情的火花,充满着渴望。

她被吻得全身发颤,当他放开她的唇,继续转向颈子进攻时,她整个人被他抱着翻转。

一个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平躺在他的身下,而隔在两人之间的蓝色被单己被扯开。

哇~~一阵惊然,她这才发觉,原来他一丝不挂。

「天!你光溜溜的……」两人紧密的叠合着,她可以清楚感受到属于男人的健硕线条。

这样真实的碰触,让她脸红心跳,呼吸瞬间变得混乱。

「我喜欢裸睡。」他贪婪的吻已经越过锁骨,有逐渐往下继续侵略之势,温暖的大手也巧妙的从上衣下摆探进,循着她的曲线往上爱抚。「小芙,我很想很想要你,如果我现在情不自禁抱你,你愿意吗?」

吻着、爱抚着,他极尽挑逗之能事的挑起她的欲望,低喃的沙哑嗓音有着催情的作用,让她为之迷乱、为之动情。

「竞尧……我保证……这次我不会再走掉。」迷乱动情间,她颤抖的手指抚过他额前垂落的刘海,喘息着应允了。

「小芙,我也愿意用我的行动来保证,你不走掉绝对是最正确的决定。」从她胸前抬头,染着深沈欲望的眸子有着激动,重新吻住她红润的嘴。

他狂野的吻让她喘息不已,他温柔的掠夺带给她无上的欢愉,她忍不住吐出一声声的声吟——

激情在阳光微微洒进的屋内,在蓝色的床上慢慢燃烧起来,池竞尧温柔的性格只是假象,一旦动了情,他的侵略、他的攻击都是令人招架不了的猛烈。

冉云芙不敌他的挑逗,当衣物被褪掉,当她赤裸着娇胴,当他的大手再也压抑不了的抚遍她的每一寸,当他确定她已为自己做好准备时,池竞尧一个低吼,完全地进入她紧密的身体里,真实的将彼此的关系从情人变为亲密爱人。

疼痛、忍耐,继而享受到极致的欢愉,他带领着初尝情欲滋味的她,一起在爱河里沈浮.

昨天的争吵、误解,全都融化在这场火热缠绵里。

***bbscn***bbscn***bbscn***

短暂停留两天,池竞尧又将返回温哥华。

这两天,感情进一步发展至亲密关系的两人,几乎是腻在一起,足不出户的待在他的新居里。

爱情的加温有助彼此的信任感,也让接着又要分开一小段时间的两个人,不再感到不安定。

「我陪你进去。」车子停在机场的停车场里,冉云芙打算下车陪他进入机场大厅,替他送行。

「不用了,我待会儿自己进去。」身子越过驾驶座,他扯住她打开车门的手。「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快回台北去吧。」

「可是我想多陪你一下子……」又将分隔两地,她依依不舍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这里陪也一样。」他晓得她的心情,因为池竞尧自己也不好受。「我们先在车上待着吧。」在车上这私密的空间里,他可以尽情的吻她。

捧起她的脸,他的嘴已经迫不及待的朝她烙下。

轻轻吮啃着那玫瑰般的粉瓣,温柔的吻诉说着他有多不舍得分开。

当吻结束,她的脸颊一片潮红,娇喘吁吁的偎在他的胸前,慢慢的调匀紊乱的气息。

「一个星期很快,等下次回来,我就不会再离开了。」额贴着她的,薄唇还恋在她的颊畔。

「嗯。」轻轻的点点头,她的气息还没回稳。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池竞尧抓起她的手,打开来,然后将一张卡片和磁卡放在她的手掌心里。

「这不是房子的……」备份卡片和钥匙吗?她记得出门前,她放在玄关的矮柜上还给他了呀。

「以后,这是属于你的,别再还我了。」本来就打定主意要给她保管,根本无须归还。「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可以住进去,我相当欢迎你来当房子的女主人。」

「谢谢,我觉得一切好像在作梦。」眼眸染上一层激动,她没想到自己随口聊起的话题,却被他认真看待,更意外的是他会选择在离她那么近的地方定居下来。

「那么……以后我可以自己随心所欲的布置我们的房子,对吧?」

「嗯,我们的房子。」彼此互属的感觉真的很美好,他开始期待在台湾工作的日子了,以后下班可以有人等着、陪着,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竞尧,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进去了吧?」低头看着表,时间在这分开的一刻,似乎过得特别快。

「再给我一个吻,我就乖乖进去。」贪婪的他,不想就此下车离开。

他需要更多情意来安抚他即将面临一个星期的寂寞。

「好,再给你一个吻。」

她娇笑着捧起他的脸,主动奉上香唇,学着他吻她的方式,想要展现自己豪放的一面。

只可惜,还是太生涩。池竞尧不满意,随即反客为主,给她一个充满热情的热吻!

这个吻火辣辣,差点失控演出车震戏码。

要不是地点时间不适宜,两人可能都会失控。

「我下车了,你开车小心一点。」吻够了,终于肯下车离开,他的手柔柔她的发,眼眸有着眷恋和深情。

「拜拜。」挥挥手道别,她的心情也有些难过。

看着他离开停车场,身影从自己眼前消失之后,冉云芙试着抛去难受的心情,发动引擎,慢慢将车子驶离机场。

相聚两天,甜蜜的滋味是言语无法形容的美好。

她万分期待着一个星期后,两人再一次甜蜜的聚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