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距离的恋爱,很辛苦。

在池竞尧回加拿大的这两个月里,冉云芙只能靠着电话跟池竞尧传情。

两个月的日子不长,但对恋人来讲很难熬。

终于,在一个星期前,池竞尧告诉她,自己即将再度返台的消息。

他说这一次回台湾,是为了进入蒋氏新成立的生技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当然也有定居下来的打算。

她听了好开心,对于两人能够拉近距离谈恋爱,非常期待。

七天过去了,今天是池竞尧返台的日子,但因为两人各自有公事上的行程,所以他们约了明天早上见面。

「一路上看你一直偷偷笑着,有什么开心的事吗?」坐在豪华的车子里,冉璇从车窗反影看见了侄女娇美的笑容。

「保持微笑是基本礼貌啊。」原本今晚的行程是陪同采购部去跟提供饭店床单、毛巾的厂商开会,但下午五点钟她却被姑姑从会议中截走,被带到姑姑办公室里的休息间,换上礼服化好彩妆,接着便陪着姑姑一起赴宴。

「是吗?那前阵子老摆苦瓜脸的是谁?」

「不会是我就是了。」不承认啦。

前阵子会摆苦瓜脸是因为跟池竞尧分隔两地,严重的相思病让她情绪低落,不过自从一星期前得知他将返台的消息,她漂亮的脸上可是天天挂着笑容呢!

「不是你还有谁?小芙,你告诉姑姑,你是不是——」

「亲爱的姑姑,我们到会场了。哇,迎宾门口已经济满好多宾客了,我们也快点下车吧。」赶紧打断姑姑,冉云芙拿着黑色流苏晚宴包,转头看着车窗外,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赴宴。

「你哦~~」冉璇无可奈何的摇头。

她知道云芙平时最不喜欢参加这类宴会,所以今天才会保密到最后,直到要出门前才把她从会议中拐出来,但今晚云芙显然为了避开话题,才会故意表现得很热络。

好吧,那就暂又放她一马吧。

司机过来开车门,旗袍打扮的冉璇和冉云芙前后下了车。

柔发松松盘高,一身黑色细肩贴身礼服,不仅将冉云芙纤细的身材展现得恰到好处,还将细致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粉嫩,浑身散发着一种性感却不失纯真的风情。

一下车,美丽的她立即引来不少男士的注视目光。

「你看,有多少男人往这边看,今天姑姑帮你挑这套礼服真是挑对了。」这套衣服可是出自名家之手呢!

「姑姑,我陪你来参加晚宴是工作,又不是来招蜂引蝶的。」她是有男友的人,不能太过招摇啦。

「话是没错,但这种能够认识好对象的机会绝不能放过。今天晚上我打算把你介绍给蒋家公子认识,他可是个经商能力很出色的年轻人,除了自家公司的事业之外,听说即将正式启用的生技药厂大楼就是他一手成立的。」走进会场的途中,冉璇说得眉飞色舞。

「嗯,不过就算今晚没机会跟蒋公子认识也没关系,根据消息,今天会有很多条件很好的年轻企业家出席呢!」

「姑~~不用吧?我不想认识什么蒋公子,也不要认识什么企业家,交男朋友的事我自己会有打算,不用姑姑费心啦!」冉云芙心中暗暗叫惨。

她以为今晚这场宴会只是单纯商业上的交际,没想到姑姑还另有安排。

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这场宴会是由蒋氏所主办……这个「蒋氏」会是池竞尧所提到的那个「蒋氏」吗?如果是的话,那岂不是太巧了?!也就是说,她今晚就有可能跟池竞尧碰到面?

一想到这里,冉云芙就好开心,迫不及待的想进到宴会厅里头,也许能提前见到他也说不定。

「这是难得的机会,多认识几个优秀男人,对你没有任何坏处。」冉璇赏给侄女一记白眼。

「不要吧,我已经……」

「怎么不把话说完?你是想告诉我,其实你已经有要好的男友了?」

「嗯……答案先保留好不好?我想先进去看看。」她很想直接坦白,但是一想到姑姑会立刻抓着她问个不停,她就头痛。「姑姑,快走啦。」她现在只想赶快进大厅里,找寻池竞尧的身影。

进入气派的宴会大厅后,冉云芙却失望了。

因为她根本没见到池竞尧,而且后来的开幕仪式上,池竞尧也没有在台上现身,反而是在社交圈颇吃得开的姑姑,带着她到处跟商场上的朋友寒暄,介绍老朋友的儿子给她认识,让她一时间好忙好忙,后来一直没空去找池竞尧,心里也就放弃这个可能性了。

也许,他效劳的新公司是另一个「蒋氏」吧?

不再找寻池竞尧的身影,冉云芙忙着应付姑姑介绍的对象们。

一个小时下来,冉云芙已经认识不下十位的年轻企业家,也被邀舞过好几次,跳得她脚都酸了。

「冉小姐,你怎么了?」正与她共舞的年轻企业家,费氏企业的继承人费立鹏发现了她的异样。

「对不起,可能是高跟鞋有点磨脚,我的脚……有点痛耶。」小小的扯个谎,她其实很不想再继续跳舞,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熬到宴会结束。「可能……没办法再跳舞了。」

她楚楚可怜的哀求眸光惹来费立鹏的心疼,他立刻停下舞步,亲热的扶着她离开舞池,来到休息区。

「你坐这边休息一下吧,想吃什么,我去帮你张罗。」挑了角落的一张沙发,他让冉云芙坐下来休息,并主动提议帮她去拿饮料和餐点过来。

「不、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吃不下。」她只希望他赶快走人就好。「费先生你去忙吧,别管我了。」

冉云芙对一直朝她放电的费立鹏,其实有些反感。他就像先前几位邀她跳舞的男士一样,给人玩世不恭的感觉,不但明显的表现出对她感兴趣,目光更不时的在她身上游移,目光很轻佻。

她不喜欢这种被放肆目光侵犯的感觉,对于这种不懂得尊重女人的男人,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要不是碍于姑姑的关系,害怕打坏姑姑在社交圈的名声,她真想转身离开这里。

「那这样吧,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冉小姐,如果你想吃点什么,还是需要我陪你,尽管打电话给我,我会立即过来找你。」宴会厅很大,找人不易,所以费立鹏从口袋拿出名片给她。

「谢谢费先生的关心。」她微笑客气的收下,但心知肚明,自己不可能打电话给这个男人。

「那我走了。」潇洒挥手,自命不凡的费立鹏终于走掉了。

冉云芙总算松了一口气,她坐在金色沙发上微弯着身,小手轻轻按摩着细白的小腿。

蓦地,一道陰影将她笼罩,一双发亮的黑色皮鞋在她的高跟鞋前面不远处,在她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停住了。

伤脑筋呢!冉云芙在心里无声的哀嚎一声,没想到才刚摆脱一个费立鹏,又来另一个。

「抱歉,我脚痛,恐怕不能再继续跳——」轻叹一口,她带着客气优雅的笑容坐直身子,抬头面对前来邀舞的男士。

但,说话的声音却在看见来人时,消失了。

讶然的瞠大美眸,美丽的脸蛋写满震惊和不敢置信。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飞机误点,以至于让池竞尧错过开幕仪式。

在机场,他打电话给蒋治清,幸好好友没多责怪,只要他尽快赶到宴会现场,说什么今晚有很多知名企业家莅临,他这个药厂未来的管理人之一,绝不能错过跟名人企业家们认识的机会。

池竞尧当然晓得这是公关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他立即从机场赶往内湖。

到达内湖的生技药厂大楼时,他先跟蒋治清会合后,到贵宾室换了西装和皮鞋,然后两人一起现身会场。

一进到会场,池竞尧立即虏获社交名媛和富家千金们的目光,有些女人还主动的到处找人询问,「他」到底是谁?甚至有人已经摩拳擦掌等着机会要亲近他。

但是有要事在身的池竞尧,可一点也不肯给这些女人机会,他在蒋治清的带领下,把握时间认识了好几位商场上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完全没花半点心思在对他示好的女人身上。

专注在人脉的布线上,他跟着蒋治清,认识了电子业、建筑业到金融业以及最多人受到邀请的医学界的各位名人。他不得不佩服蒋治清的厉害,因为今晚与会来宾都来头不小。

绕了会场一大圈,他认识了不少名人,也喝了不少酒,这时蒋治清恰巧被不堪受到冷落的现任女友给缠住了,微有醉意的池竞尧这才有喘一口气的时间。

刻意绕过舞池,有名打扮性感入时的女子过来跟他谈话,邀他喝酒。

「谢了,我现在胃不太舒服,可能得先吃点东西。」他微笑拒绝。「真抱歉,先失陪了。」转身往用餐区,打算去拿点食物果腹解饥,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可是,他却看见了舞池中有抹熟悉的身影——

黑色的贴身丝缎礼服衬托着她纤细的身材和白哲的肌肤,刻意松松盘起的发丝犹带一分慵懒风情,原本只该在他怀抱中栖息的窈窕美丽女子,现在竟然被某个男人亲昵的拥在胸前,亲热的跳着舞。

俊容蓦地凛起,暖眸瞬间冷冽,他没想到冉云芙今晚竟会出席这场宴会!

早知道,他会约她,邀请她当他的女伴。

但已经有男伴的她,显然会对他的邀请感到为难……

看看她,在舞池中多么引人注目,那男人的眼睛几乎都黏在她半露的酥胸上,男人的手还紧扣着她细致的腰肢。

那男人的意图是那样的明显,而她竟然还对男人绽放美丽的笑容?!

愤怒和嫉妒瞬间席卷了他!

他走上前,打算从男人的怀中抢回该是属于自己的女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停下了舞步,扶着她走出舞池,到角落的沙发休息。

脚跟一旋,他冷着脸跟过去。

池竞尧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男人跟她说了几句话后离开。

男人一离开,他随即走过去,双脚在她面前站定,浑身充斥怒气的瞪着她细白的颈子和美背。

他愤怒的等着她抬起头来。

「抱歉,我脚痛,恐怕不能再继续跳——」下一秒,冉云芙将微弯的身子坐直来,抬头面对了他,但说话声却在看见他时顿住了。

美目瞠大,惊愕占据丽容——她绝对没想到,自己和男人亲密的行为,会被他看见吧?!

「竞尧?」真的太讶异了,冉云芙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重新找回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这间「蒋氏生技」真的就是他即将投效的新公司?

原来她猜的没错啊!原以为明天才能见到的人,今晚却意外的见面了。

冉云芙开心的从沙发上起身,伸手想拉他的手臂——

「我没出现不是更好,你可以更尽情的和别的男人跳舞、谈笑?」池竞尧却退后一步避开了她的亲近,他的神情依旧冷漠,眼眸闪耀着怒火。「那男人是谁?你不是答应过我,绝不让其它男人有追求你的机会?」

愤怒让他失去了一些理智。

「竞尧,你误会了,费先生他是姑姑介绍的朋友,我跟他并不熟……」真糟糕,她和费立鹏跳舞竟然被他看见了。

池竞尧脸上的冷冽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因此她感到很紧张、很不安。

「不熟悉却能如此亲密的相拥跳舞?」嫉妒心作祟,让他语气很不好。

分开两个月,相思啃食着他,好不容易熬到终于可以相聚见面,看见的却是她跟别的男人亲密相拥共舞的模样?

当他看见她在别人怀里时,就好像最珍爱的物品被抢走的感觉,令他觉得难受,心中的恐慌也让他更加意识到,她有多么的抢手!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都对她有极大的兴趣。

惶恐加上嫉妒,让池竞尧脾气一起来,险些要失控。

「我们好不容易才相聚,你……讲话非要这样严厉吗?」美丽的脸蛋瞬间刷白,前一刻见到他的欣喜被惶恐和生气取代。「我刚刚已经解释了,我跟费先生并不熟,只是碍于社交礼仪必须跳个舞,你又何必这么在意呢?」

「你和他跳舞,也许是基于社交礼仪而共舞,但他不是!既然他有野心,你就该意识到,应该要赶快离开他。」他非常在意,心里十分害怕她会被抢走。「那男人摆明了对你有兴趣,遇到这样有心机的男人,你应该离得远远的,而不是给他机会来接近你。」

一个他年少时暗恋过,多年后再相遇而相恋的女子,他想珍惜,所以拿出耐心跟她谈恋爱,更想珍惜她一辈子!结果呢?她却似乎没感受到他的用心,竟然在答应他不给其它男人追求机会之后,自己先毁了承诺。

「你的意思是,叫我跳舞跳到一半跟人家说:『抱歉,我不想跳了。』?」她生气的瞪着他。「这种失礼的事我做不来,更何况我对费先生根本没有任何感觉,即使他真的想追我,一旦他开了口,我也会立刻拒绝好吗?」

他该信任她的!远距离的恋爱本来就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信任,结果呢?他对她的信任却好薄弱,薄弱得让她感到好挫败。

听着她的解释,他抿着唇,没说话。

沉默是因为他努力的在沈淀愤怒又嫉妒的失控情绪,另一方面他也正在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反应太过度了?是不是该跟她道歉?

「你不说话是代表不相信我说的话对不对?既然你不相信,那我说再多、解释再多也没用——」他的冷漠让她受不了,让她好难过,敏感的情绪让她直往坏处想。「抱歉,失陪了,我姑姑应该急着找我,我得过去找她。」

弯身拿起晚宴包,她挺直腰杆,带着跟他一样冷漠的神情,从他面前走开。

「小芙……」他转身,伸出手想抓回她,想撇下男性自尊立刻道歉。

「喂,原来你溜到这里来了!快,跟我到楼上贵宾区来,我介绍一位澳洲来的生技医学博士给你认识。史丹尼博士刚刚才到,他在澳洲生技界可是响叮当的人物,你今天非认识不可!」但这时候蒋治清却跑来乱,抓着他便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今晚的宴会,在二楼有设置了几间贵宾室,让出资的股东们跟一些生技方面的专家贵宾,能够坐下来好好交流一番。

「等等,我现在没空见什么博士……」他急着去找冉云芙解释,刚才他是真的反应过度了,真是该死!

「没空也得见,不准你拿任何借口推托!要泡妞等一下再泡,我老爸刚刚还跟我说,有一个股东想介绍他的女儿给你认识哩,看来你的行情还真不赖,抢手得让我都忍不住要嫉妒了……」蒋治清很牛,非要把他拉上二楼不可,一边还不停的碎碎念。

「放手。」池竞尧很想踹开蒋治清,但现在人在新公司的宴会上,而他又是未来的掌管者,做出如此粗暴的行为,明天铁定上报,变成丑闻。「我现在有其它重要的事得办——」

「就算天要塌下来,都等见过史丹尼博士后再说。」蒋治清很坚持喔,牛起来可真不是盖的。

池竞尧很想骂人,但忿忿的忍住了,毕竟今晚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公事,至于私事……是真的得先缓缓了。

往楼上走时,池竞尧还不断回头看着冉云芙离去的身影,当她越走越远,他心头扬起的无力感也越来越浓。

这时,背对着池竞尧离去的冉云芙,原以为他会追过来跟她道歉,但是,当她走得够远之后,却是彻底的心灰意冷。

因为池竞尧根本没有追过来,而且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她甚至没有在宴会中再看见他,这让她觉得池竞尧根本就是刻意躲她!

冉云芙觉得好难过、好委屈,最后终于压抑不了的哭了起来。

「小芙,你怎么哭了?」身边的姑姑发现她的异样,惊讶万分。

「姑姑,我眼睛很不舒服,一直想掉眼泪,我们先回去了好不好?」心酸酸,她擦去眼泪,强忍着难受的心情。

「好,我们走吧。」冉璇并没有笨到相信侄女的烂理由,但不管她为何说谎,眼前还是得先带她离开,要不铁定会出糗,引来不必要的流言蜚语。

姑侄俩联袂离去。

本来开心参加的宴会,最后却败兴的收场。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深夜。

当家人都睡沈了,冉云芙独自来到院子里,梳洗过后的她,身穿简单的毛衣跟长裤,外罩着羊毛披肩,深沈的衣服颜色就跟她的心情一样晦暗。

曲膝席地坐在树下,手臂抱着腿,淡淡的月光照映着她哭过、有眼泪痕迹的脸宠。

孤单笼罩着她,望着漆黑的天空,吹着冷冽的风,她又想哭了。

原本开心的心情,却被池竞尧亲手破坏掉了!

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令人生气的话?就算他是出于嫉妒好了,也不能这样不信任她、胡乱指控她呀!

想到宴会中,池竞尧陰沈的对待,冉云芙不争气的泪珠再度滑落。

苍白的脸蛋埋在膝上,她不敢放声哭,就怕吵醒家人,让家人担心。

不知孤单的在院子里坐了多久,靠着树干望着自家的屋顶,望着屋顶上方黑漆漆的天空。

眼泪流了很多,等泪流干了,却觉得眼睛好酸。

吹风吹了好久,吹得身体发冷了,头有点发昏,心情却没有好转,依旧是跌落谷底的惨澹。

治起头,抹去眼泪,她动动酸麻的双腿,想从地上起身回屋子里去。

这时,扶着树干站起来的冉云芙,蓦地听见大门那方向传来细微的声音。

她转身看向外面,意外的发现大门外,有一簇小小的红光被点燃,这时她才猛然看见大门外有抹高大身影,那人正拿着打火机在点烟。

柔柔哭得酸涩红肿的眼,就着淡晕的月色,她仔细看清外面那个人……

是池竞尧。

他还穿着宴会上的那套黑色西装,站在门口望着二楼的某个窗口,一边吹着风,一边怞着烟。

他的身影看起来也跟她一样,孤单寂寞而又神情忧郁。

他什么时候来的?来这里干么?看她还有没有跟其它男人要好是不是?

「你放心,我没把费立鹏带回家,大忙人你其实不必亲自来这里监督,这只会让你白白浪费时间。」一股恼怒让冉云芙走上前,隔着雕花镂空的铸铁大门,生气的赶他走人。

挟在手指间的烟陡然掉落在地上,愕然转头,他以为已经在房间睡沈的人,却意外的站在自己眼前。

「你……一直在院子里?」他站在这里够久了,刚刚明明没看见屋内的门被打开过,也没看见任何身影在大门口出入。

「对!我一直一个人待在院子里,没有其它男人陪。」刻意的强调,说明着她未消的怒气。「请你走开,从现在起,我不想再看见你,也请你以后别再来了。」

瞪着他,她不想被他看穿自己哭过的狼狈样子,所以负气的话一说完,转身便要进屋子里去。

「等等,你别走!」他的手却恶劣的从镂空的缝隙钻过,扯住她的披肩。

「啊!你到底还想干么?」披肩唰地被他扯走,冉云芙气得跺脚,飞快回头想捞回披肩,却已经慢了一步。「披肩还我啦!」

「不还。」黑色披肩抓在他的手里,而他站在门外。

「立刻把披肩还给我,然后请你永远从我的面前消失!」伸手跟他抢披肩,她好气他,真的好气好气。

「想要披肩的话,出来跟我拿。」然而,恶劣的他却刻意退后两步,让她就算想伸手抢回来,都难。

「你这人是土匪啊?抢了人家的东西还敢用这种口气说话,你以为我会非要回那条披肩不可吗?」哼,披肩就送给他算了。

不理睬他,她转头走回屋子里。

「你——」一见她竟然毫不犹豫的走掉,池竞尧心情既错愕又懊悔。

他是来道歉的,可是却拉不下脸,好声好气的跟她说。

看着紧紧关着的门,看着漆黑没开灯的屋子,他深沈的叹息。

又站了许久,池竞尧低头看着在手中随风飘动的披肩,迈开沉重的步伐往巷子走出去,沿着坡道缓缓的离开。

今晚在宴会上,他不信任她,惹她生了气。

当他看见她红着眼眶离开宴会,自己却又被蒋治清给缠住,无力追上她、向她道歉,让他好自责。

因为后悔自己的行径,他急着想跟她道歉,所以当他好不容易从蒋治清的魔掌中脱逃,好不容易甩开那些主动前来邀舞的社交名媛,以及努力想介绍自家女儿给他的股东们之后,他立刻搭计程车来到这里,想当面跟她道歉。

但是,在见到她时,又因为男性自尊作祟拉不下脸……

该死的自尊心!

停下脚步,站在曾与再云芙散步的人行道上,在两人接吻的那个地方,他气愤的抬起脚,往水泥花台用力踹去,发泄怒气。

一踹再踹,他踹着坚硬的水泥,自己的脚都踹痛了,还是没能发泄掉心中的怒气,内心的自责也没减低半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