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子的二楼共有三间房,冉云芙和弟弟各据一问,另一间客房,则是让姑姑和姑丈偶尔来住的房间,房间的衣柜留有几套姑丈的衣裤。

冉云芙的姑姑冉璇和姑丈御川司其实已经很少来这里留宿,除非是姑丈来访时喝醉了,姑姑才会陪着姑丈留下来住一晚。

池竞尧洗过澡后,换上御川司的休闲服,在走廊走动。

御川司也是层于高大健壮型的男人,和池竞尧身材相当,所以池竞尧穿御川司的衣服,还真是刚刚好。

洗完澡的他,理该回房间里好好睡个觉,安分当个好客人,但是他却舍不得入眠,很想在睡前跟冉云芙说说话,单独相处。

毕竟,今晚所有的时间都被冉家人给占据了,实际上他和冉云芙说话的机会少之又少。

从浴室回到客房,行经冉云芙的房间时,他停下脚步,曲起指节正要敲门,房门却似乎有感应似的往内拉开来。

「你洗好澡啦?那正好,如果你还不想睡的话,我们出去外面散散步好不好?」她出现在房门口,主动约他出门散步。

他欣然同意。

她拿了大门钥匙,关好房门,刻意放轻脚步往楼下走,以免吵醒已经进房睡觉的父母。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宅子,循着冉云芙平常散步的路线,走在宁静的街道上。

「我上次打电话给你时,你就是一个人在这边散步是吗?」走出宅子,他率先打破沉默。

「嗯,有时候想一个人想想事情,我就会出来走走,顺着围墙逢往下走,顺便看看这栋漂亮的新房子。」

一走出巷子就是规划完善而漂亮的小豪宅社区,也因为这面围墙离社区侧门不远,墙上每隔五十公尺左右就设有一架摄影机,又定时有警卫出来走动,所以这条人行道没什么安全上的顾虑。

「听你的语气,好像很喜欢这栋房子。」她自己应该没注意到,她看着房子的目光是特别专注,而且闪耀着一丝光彩。

被她的神情所影响,他停下脚步,仰头仔细看着这栋迷人的欧式建筑物。

「嗯,如果有足够的能力,我也很想买一户。」住这里,可以和家人相互照应,并能保有独立自在的生活。「你知道吗?都是因为你把公寓借我住的关系,让我变贪心了!从温哥华回来后,我常想,如果我能自己拥有一间公寓,那该有多好。」

「你的想法跟静幽真像,当初她选在三峡买房子,就是评估过自己的经济能力之后买下的。」三峡房价跟台北市比较起来,便宜很多,而且因为重划区正在发展的关系,居住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不过这里的房价应该很高吧?尤其这两年来台北市的房价一直飙涨,这栋房子看起来又很新……」

「没错,这里房价好贵,我如果真的想买的话,恐怕负担不起这里的房贷,所以喽,我还得继续努力个几年再说吧。」

她盘算过,她目前手头的积蓄大约有两百万左右,贷款买套房其实还可以,但偏偏这栋新型小豪宅的坪数并不算小,每户都要上千万呢!

「买房子确实应该衡量自己的能力,免得将来为了还贷款而破坏了该有的生活品质。」池竞尧调回目光,赞赏的看着她。

「呃……我们继续往下走吧,我带你逛逛这附近。」发现了他炯亮的注视,冉云芙有点羞窘的赶紧往前走,好避开他炙热的眸光。

「等等,我有事要跟你说——」他迈开两大步跟上,伸手抓住她细致的手腕。

冉云芙转身面对他,被大手握住的手腕微微发热,那股温热直达心脏,让她心脏怦怦跳。「……什么事?」

「今晚我感觉得出来,你的家人都很喜欢我,也很开心的接受我当你的男朋友。」他也喜欢她的家人,他在这里找到了一直渴望的家庭温暖。「但我想知道的是——我当你的男友,你有多喜欢?有多开心?」

低头凝视着她素净的粉颜,他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期待。

「我……」脸颊慢慢飘上红霞。

面对感情,她其实是比较保守的,不过这时候若是不表达自己的心意,她很怕会造成他的误解。

「如果你有一丝勉强,不想接受我当你的男友,没关系,尽管跟我说——」看她犹豫着,池竞尧心口有点发凉。

是他勉强她了吗?

「我没有觉得勉强。」冉云芙连忙解释道:「我也很乐意接受你当我的男朋友,竞尧,你别胡乱猜想好不好?」

没想到才犹豫一下子,正想着不表达可能会遭受误解,结果他真的立刻就误会了!其实,她不敢直接坦白,只是因为她脸皮薄啦!!

「你一直都不说话,我当然会乱想。」看她脸红,他当然知道她是因为害羞,可是心中难免会担心她还有其它想法。「我想你大概是因为我们目前分隔两地,而有些退缩不前吧?」

远距离的恋情,确实会让人感到犹豫。

「你乱想干么?我如果觉得勉强的话,昨天就会拒绝你,今天也不可能答应跟你出游,更不可能让你有机会认识我的家人。」越说,她的脸蛋越红。「还有,我想过了,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就算分隔两地,我应该也会努力克服。」

说着,她尴尬的轻挣开他的手,不知该往哪里摆的视线,移向一旁的枫树,羞怯的瞪着树干,就是不敢看他。

「谢谢你的努力,我也答应你,一定努力改变现状!将来有一天,我会回来这里,不再离开。」池竞尧宽了心,他走近一步,靠她很近很近,修长的手指勾起她尖美的下颚,让害羞的她面对他。

「你……」要干么?美目睁得忒大,看着逐渐逼近的俊脸,她紧张得快要停止呼吸。

「虽然这里有社区的摄影机对着我们,但我不想因此打消吻你的念头……」他吐纳出的男性气息,在她鼻间缭绕。「小芙,我现在吻你,会不会太唐突了?」

心脏咚咚,脸蛋红透,她慌乱的无法言语。

她的慌乱表情引发他会心一笑,他轻轻的男唇缓慢地触上她柔嫩的唇瓣,那迷人的香气和柔软的触感,让他为之悸动、眷恋不已。

她没有拒绝他的吻,没有推开他,没有转身就走。

因为她好喜欢他的气息、他的吻。

「小芙……」低唤着她的名字,池竞尧放心的大胆加深这个吻。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个亲密的吻,他吻得很温柔,另一手缓慢圈住她细致的腰,将她搂紧在胸怀里。

被冷风吹得树枝颤动的枫树下,登对的身影互相紧密倚偎着,街灯将两人的身影拉得极长。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个吻,确定了彼此的心意。

池竞尧待在台湾的两个星期里,冉云芙每天下班后还有假日的时间,理所当然的都给了池竞尧。

她开车带着他跑遍大台北地区,累积两人共游的记忆。

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感情逐渐加温的两人,更希望能继续甜蜜下去!可是池竞尧返回温哥华工作的事实摆在眼前,而且就在明天一早。

这一天,心情有些忧郁的冉云芙下了班,正要开车前往和池竞尧约定好的地点,却在这时候接到了姑姑冉璇的电话。

「护照放在公司……嗯,我会把护照拿过去。」

今晚要搭机前往日本的姑姑,很糊涂的忘了带护照就前往机场,而且姑姑人已经快抵达机场,根本没办法赶回公司拿护照,所以姑姑才十万火急的打电话给她,要她帮忙送护照。

幸好她刚离开公司不久而已,一接到电话就赶紧返回公司,在姑姑的办公室找到护照,并立刻驱车前往机场。

「竞尧,真的很抱歉,我不能赴约了,因为我得帮姑姑把护照送到机场去。」在离开公司要前往机场的路上,冉云芙打电话给池竞尧取消今晚的约会。

最后一晚的相处时间,就这么被剥夺了,有着说不上来的失望,但却也莫可奈何。

「没关系,你去忙吧,不过开车小心一点,别因为事情紧急而超速喔。」正因为没等到人而打算打电话过去的池竞尧,接到她取消约会的来电,心里当然非常失望。

但没办法,她是为公事而忙,身为男友,势必得体谅。

「好,我知道。那……我挂电话喽?」她怀着希望,希望他能把约会延后。

但直到挂上电话,他都没提出这个要求。

被失落情绪整个淹没,冉云芙沮丧的开着车前往机场,明明不算远的路途,开来却特别的漫长。

当她把护照及时交给姑姑再返回台北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九点其实不算晚,她考虑着要不要到三峡去找他?但心里又担心,这么做会不会太唐突了?

犹豫间,她却已经把车子开到了三峡,停在池竞尧所住的社区门口。

看看表,九点五十分,时间又更晚了些。

这么晚来打扰他,他欢迎吗?

冉云芙坐在车上,心情苦恼又挣扎,轻轻的咬着细嫩的手指头。

叩叩!突然,有人敲她的车窗。

扭头扬眸往车窗外一瞧,没想到池竞尧居然就站在外面!

惊慌爬上明眸,让原本懒洋洋趴在方向盘上的她吓得坐直起来。

「你要下车吗?」隔着玻璃跟她说话,看她一副受惊吓的模样,池竞尧觉得很好玩。

她慌乱的点点头,七手八脚的拔下车钥匙,开门下车。

「……嗨。」下了车,反手关上车门,她有点困窘的抬起头,面对他带着微笑的俊脸。

「你从机场直接过来的是吗?」打量她的穿著,还是上班时惯穿的白色真丝衬衫搭上黑色窄裙套装。

这样打扮的她,有一种知性的美。

「嗯。」点点头,却又惊觉不对。「喔,不、不是的,我是刚好经过……」他会相信吗?

才怪!像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我鬼扯的话嘛?冉云芙在心里泄气地扯自己的后腿。

「既然经过这里,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温温的笑着,他没戳破她这蹩脚的借口。

「……我怕时间太晚,会打扰到你。」所以就算来到这里,也只敢坐在车上。「我还是回去好了。」

其实,只要能看到他,她就该满足了。

「这时间还不算晚,而且我也不是早睡的人。」要不是他下楼到便利商店买烟,正好看见她的车子就停在对面,恐怕这妮子等到天亮都鼓不起勇气找他。「既然来了,要不要上楼坐坐?」

明天就要飞回温哥华了,他也想多与她独处。

「上楼?好啊。」她点头点得很快,想跟他在一起的念头,很强烈,跟前一秒钟的婉拒,有着天壤之别。

「钥匙给我。」他笑着,将她尴尬的神情烙进眼底。「我把车子开进停车场,这里比较不方便久停。」

他的话透露着想留她久一点的讯息。

冉云芙开心的把车钥匙交给他,两人坐上车子,由他把车子开进大楼的地下室,停在私人停车位上,然后从停车场直接搭电梯上楼。

这一晚,他们还是见了面。

冉云芙好开心。

***bbscn***bbscn***bbscn***

这是她头一回进来这里。

上次跟池静幽见面时,她们是约在社区大厅的会客室见面。

踏进这温馨的小房子里,细细参观一回,坪数虽然不大,但是处处可见主人细腻的巧思。

这间公寓就像温哥华那间旧公寓一样走温馨风格,让她好羡慕池静幽能够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寓。

「看样子你好像对房子比对我还有兴趣。」池竞尧站在她身边,很吃味的转头看着她。「从进来后,就只顾着参观,连正眼也没瞧过我一眼。」

「啊,是吗?那、那真是对不起。」她的目光的确全被屋子的摆设给吸引去了,才会忽略了他。

「你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挑高一道浓眉,他的表情透露一丝不满。

「那怎么办?还是我请你吃宵夜好了,算是对晚餐的失约和刚刚忽略你的补偿——」

「不!」他摇头,不接受这个道歉方式。

「啊?」这男人怎么突然难缠起来?刚刚还很欢迎她的,不是吗?

「换点其它补偿,我个人认为会比较有诚意。」在回温哥华之前,他想吻她、抱她,将她的美好深烙在心里,好让未来分开的这段日子,能有一份值得温习的甜蜜回忆。「小芙,我以为今晚看不到你,也吻不到你,我以为明天我将带着寂寞飞回温哥华去……不过,幸好你来了!」

伸手将她带进怀里栖息,他的唇已经迫不及待的缓缓落下。

「竞尧……你真的欢迎我来?」望着逐渐逼近的俊脸,美颜蓦地飘上红浪,她的心跳乱了,呼息乱了。

「嗯,欢迎之至。」下一秒,他吻住那两片粉嫩的软唇。

为了让她感受他热烈的欢迎之意,这个吻狂野又浓烈。

她被他吻得双脚发软,纤细的身子软倒在他宽阔的怀中,喉咙忍不住发出声吟声。

那浅促呼息和声吟声像催化剂,让他血液沸腾,让他欲望攀升。

他想抱她,想要跟她共度浪漫的一晚,想让这段假期的回忆更加美好难忘,但是……

她准备好了吗?

感情的渴望让他不想就此收手,所以他只能用吻用拥抱来试探她的意愿。

「小芙……」吻加深了,他的渴求完全展现无遗。

「竞竞、竞尧……」冉云芙身子却僵硬了一下,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小小吓了一跳。

不是她想拒绝他的进一步要求,而是因为今晚才刚跟他见面,心理准备不够,她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啦。

蓦然感受到她的小小僵硬,池竞尧不得不先结束了这个吻。

将她紧紧抱在胸前,像想将她柔进骨子里似的那般紧密,他的渴望依旧尚未熄灭,还在身体里滚烫的流动着。

「小芙,我离开台湾的这段时间,记得想我。」拥抱着她,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渴望,努力平复乱掉的呼吸。「还有,你得答应我,别让其它男人追走,也别给任何男人亲近的机会……」

像她这么美丽的单身女子,行情一定很抢手,在她的身边绝对有很多男人虎视眈眈,想掳获她的心。

这个认定,让池竞尧心里很不安。

「你这样要求我,自己也一样要做到喔!在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你不能把我忘记,也不能被别的女人追走。」

像他这样出色的男人,如此抢手的单身汉,铁定有很多女人觊觎吧?

这个认定,让冉云芙心里很忐忑。

「你可把我心里的担心讲出来了。好,我答应你,那你是不是也该答应我,绝对不能给其它男人机会?这样我才能放心的回温哥华去。」不能怪他太过担心,因为她太迷人,身边铁定围绕很多蜜蜂。

「好。」她笑着,脸颊蹭着他的胸口,轻轻点头。

那柔柔美美的腼腆笑容让他又禁不住想吻她。

心念一转,便付诸行动——捧起她的脸蛋,他希望在离开台湾之前,多制造一些甜蜜的回忆,让彼此细细回味,不要轻易忘记对方。

***bbscn***bbscn***bbscn***

像回到温哥华旧公寓相处的时光。

这晚,他们出门买了啤酒跟宵夜,坐在阳台,一边聊天、一边用餐,还分享亲吻。

当夜深人静时,该回家的冉云芙却一点也不想走,而池竞尧似乎也没有放她离去的意愿,开口邀请她一起看影片。

他坐在沙发上,她窝在他的怀里,亲昵的偎在一起看电影。

这部影片是动作片,但免不了爱情戏;当男女主角谈情说爱时,他们也没闲着,窝在沙发上便热吻起来。

几次热吻之下,池竞尧险些失控。

大掌不是情不自禁地淄进她的衬衫襟口,抚摸她柔软的粉胸,要不就是从窄裙底下潜进,轻抚她细嫩的腿。

影片继续放映着,但又再度因吻而失控的两人,已经交叠在沙发上,吻得难分难舍。

发丝微乱,粉颜染了红霞,水眸迷离……

冉云芙衬衫扣子松开了两颗,窄裙被往上拉高一些,池竞尧渴望的唇在她半露的雪胸前流连,他温烫的掌烧灼着她大腿的皮肤,缓缓朝内侧潜进去,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谁教她如此的诱人,引诱得他不能自己。

「小芙,你好性感,你的唇好软……」吻着,亲密的贴着彼此,他的手温柔的抚向那神秘的地带。

如果他没有自制力,今晚他们的关系将会变得不一样。

因为从冉云芙的态度看来,她似乎不排斥两人发生亲密关系;而她温顺的态度,让池竞尧再也压抑不了内心的渴望,他的吻越加狂野,求爱的动作也越加大胆。

「竞尧……」冉云芙无法抑制的声吟着,她迷乱了,完全无法抵抗他的魅力、他的挑逗。

她的头好昏,身体很烫,她完全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渴望着……

情况渐渐失了控,池竞尧以为,今晚将会是个浪漫的夜。

但,他想得太美好,因为下一秒,就有人来捣蛋了——

铃~~室内电话突然响起,让交叠在沙发上热吻的两人,同时很有默契的身子一僵。

下一秒,神智劈进脑海,她瞪大了眼,小手反射性的推开叠在身上的池竞尧。

「有电话……」好尴尬喔!她竟然跟他亲密的拥吻,还差点……

◎#×!……池竞尧好挫败,咬牙想骂人。

没想到这美好的体己亲密时光,却硬生生被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给破坏殆尽。

「有、有电话,快去接啦!」羞涩的她飞快坐起来,烫红着脸,用额抖的手扣回钮扣、拉好裙子。

当冉云芙拉回被卷高的裙摆时,她发现自己连双腿都在发抖,而且抖得好厉害。

「哪位?有话快说!」身体发胀发痛的池竞尧,黑着脸去接电话,语气当然恶劣到不行!

「竞尧,我现在在XX酒店,你要不要来凑一脚?明天你就要回温哥华了,兄弟我这次都没机会好好招待你,你就趁今晚过来尽情玩乐,所有吃喝玩乐的帐单由我来付帐,不用花你半毛钱——」来电的蒋治清,最爱流连声色场所了。

「不必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黑着脸,冷冷拒绝蒋治清的好意。

「为什么不要?这里好多辣妹哩,随便你要哪一型的,都有得选——」

「我说不去就不去,你以后别在这时间打扰我,听到了吗?」撂完话,他用力的挂掉电话,然后深呼吸两次,平复恶劣的情绪。

下一秒钟,池竞尧挫败的转头,看着站在沙发后面的冉云芙。

她已经整理好衬衫,一手拎着外套和皮包,一手拿着车钥匙,一双美丽的长腿还在微微发着抖呢。

这样的她好美,微乱的发丝、潮红的脸蛋,更添几分妩媚风情。

欲望再度攀升上来,但一切美好的气氛都不见了。

「很晚了,我得回去了……」尴尬的避开他投来的注视目光,扬扬手里的车钥匙。

他沉默两秒,低头看看自己勃发的欲望,薄唇吐出哀怨的叹息,长长的一声叹息。「我送你下去。」

起身回房拿了长大衣穿上,遮住身体的变化,他送她下楼到地下室停车场,看着她上车。

「晚安,开车开慢一点,到家后打个电话给我。」在她开上车门前,他站在车旁弯身跟她道别。

「晚安,你上去吧。」她脸色依旧红透,羞涩的点头。

「等你车子开出去后,我再上楼。」他替她关上车门,退后几步,让她把车子开出停车格。

冉云芙隔着车窗跟他挥手道别,这才发动车子,缓慢的转弯,循着车道开出地下室。

今晚的约会结束了,她期待下次见面。

只是……下次见面不晓得是什么时候?

当车子在夜色中奔驰,前一秒羞怯的情绪突然低落了。

先前答应交往时,她满心以为只要彼此感情稳定,就算远距离的恋爱也不是问题,但真正展开交往才没几天,却马上面临了另一个挣扎——当她想见他时,却无法见到他;当她想贪恋他的怀抱时,也没有办法立即投入他的怀抱……

远距离恋情,看来远比她原先所以为的还要苦。

因为即将分别的苦涩,这一刻冉云芙贪心的希望,池竞尧能为她留下来。

他虽然说过,他会努力改变现状,但……到底得等多久的时间?

短期之内应该不太可能吧?因为他的工作在加拿大,要他放弃那里的一切成就,应该很难吧?

看来,她只好说服自己要拿出耐心等下去喽!

冉云芙,加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