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尧,你考虑好了吧?这次特地回来台湾找我,一定是打算给我好消息对不对?」中午过后,蒋治清看见好友来访,开心的走出办公室亲自迎接。「来,坐啊。费秘书,赶快煮两杯咖啡进来,不可怠慢这位贵客。」

引领着好友进入办公室内,蒋治清简直兴奋得快要跳起来。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单纯来访。」池竞尧一点也不留情,直接给好友泼了大大一盆冷水。

「啊?」当场冷掉!前一秒的笑脸,不见踪影。

「好吧,基本上我的确有慎重考虑,只是还没有下决定。」轻松的坐到沙发上,长腿潇洒交叠。「只要条件再优一些,我想我这个星期内应该会做出决定。」他回头好心又赐给好友一线希望。

跳槽——是他现在心里的打算。

这些年来,他在温哥华为事业打拚,好不容易坐上药厂研发部经理的大位,接下来他甚至还有野心掌管整个药厂!因为凭他的付出和努力以及学经历,还有多年来在生技和医药界广阔的人脉,公司没有理由不拔擢他。

但是,三个月前,公司却派了董事长千金欧亚蕾来接管药厂,那个只懂流行和玩乐、眼中只有名牌精品的大小姐,对管理根本一窍不通,来公司之后,甚至还胡乱做了一些令人吐血的决策,让他对公司董事会的决定相当心寒。

原本坚定不移、尽忠职守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多年来,好友每回到温哥华总不忘游说他一番,但他从来不曾放在心上,但最近这两个多月来,他开始认真考虑好友的投资计划,加上冉云芙的出现,让他兴起了回来台湾发展的念头。

「年薪千万保障,还有研发药厂的管理权整个都归你,这条件还不好吗?」说到这个,蒋治清就跳脚。「这条件还是我好不容易说服我老爸和其它董事才谈妥的,结果你还不满足?」分明是吃定他了嘛!

「我要加入药厂投资股东的行列,列席董事会,以防你老爸,还有董事们以后一脚把我踢开,再空降一个大小姐到我头上撒野。」他可无法接受再出现一个「草包千金」来捣蛋。

而据他所知,富裕的蒋家总共有五位千金,唯一一个儿子就是蒋治清,所以这个猜测并非不可能!

「呃……你的顾虑有些可笑,因为我那几个姊妹对经商压根儿没兴趣好吗?」想太多,他的姊姊妹妹们要是肯进公司来工作,就不会每个人都往国外跑,在国外吃喝玩乐,巴不得不要回来。

「这是以防万一,为自己留条后路。」他太了解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今天彼此虽是合作关系,明天还是有可能会变成敌人。

想当初,他也没料到欧宜药品集团会让欧亚蕾坐上药厂总经理的位置。

「你替自己留后路是没错,我也举双手赞成,但是……你哪来的资金参与投资?那得要有好几千万的现金哪!」

「资金我自有办法,只要你能跟你爸和股东那边达成协议,我立刻可以答应跳槽到贵公司来。」既然有心要回台湾发展,他当然得为下半辈子做好完整的规划和打算。「关于药厂的技术提升,还有先进设备以及研发人员的筛选,我有信心让你们满意。」

「你等等……别走喔!我现在就去跟我老爸开个会。」朝生技事业发展是老爸的愿景,蒋治清好不容易找到学有专长又足以信任的人,还把好友说服到快要成功的阶段,他不敢就此轻易松手。「你先喝咖啡,我到楼上晃晃。」

这时秘书刚好把咖啡送进来。

「好吧,我就在这里喝杯咖啡等你。」池竞尧不疾不徐的接下咖啡,慢慢品尝香醇口感。

蒋治清一溜烟跑出办公室,抓着秘书小声交代:「费秘书,快去张罗一些财经杂志还有点心送进去,而且一定要看好他,千万别让他给跑了。」

然后他就飞快跑到楼上董事长办公室,跟父亲召开秘密会议。

这个会议非常重要!关系着蒋家投资生技事业是否能成功的命运。

所以,这场会议足足开了一整个下午,期间还有几位愿意参与蒋家投资的股东们也陆续赶来公司,加入会议阵容。

足足等了三个半小时的池竞尧,还真是有耐性。

他一直待在办公室里,翻看杂志、享用点心,打了个小盹之后,又继续喝咖啡、看杂志、吃点心。

好多年不曾这样悠闲轻松,池竞尧一点也不觉得闷,反正他现在正值休假期间,本来就是要放慢脚步过日子。

直到五点十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几个股东鱼贯步出。

蒋治清和这些叔伯们一一道别之后,立刻旋风似的卷下楼——

他真怕池竞尧等太久,没耐心等下去而跑掉。

欸,会叫池竞尧等着也是迫于无奈,谁教这家伙太难搞,这几年跟他接触都没获得回应,好不容易他肯亲自过来公司,当然不能放过他!

「竞尧,你好样的,我爸还有要一起投资的股东们都同意了。」人没到声先到,蒋治清好像比当事人池竞尧还要高兴。「欢迎加入蒋氏!从现在起,我们一起努力,凭我们两个的能耐,两年之内绝对会在生技业闯出名气来,哈哈~~」站在池竞尧身边,蒋治清笑得相当得意。

「我想……两年是足够了。」池竞尧没想到蒋治清对他的能力如此看重。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

蒋治清的业务能力和行销都很强,人脉又广,而他在药品研发方面和药厂管理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所以只要他们两人合作无间,绝对会闯出一片天!

不要说两年,卯起来拚下去,也许一年半载就能实现这个梦想。

「兄弟,今晚我作东,我带你去酒店走走,今天晚上找个年轻小姐——」在池竞尧陷入沈思时,蒋治清话题突然一转,眼神转为暧昧。

「谢了,你要玩自己去就好,我今晚有约会。」上酒店不符他的格调,对在那种场合上班的女人,他向来敬谢不敏。「拜拜,等药厂成立企划书完成之后再CALL我,这两个星期我都在国内,我希望能在回温哥华递辞呈前先谈妥合作细节。」他做事向来注重效率。

「好吧,我马上叫企划部门挑灯夜战,两星期之内会跟你进行初步讨论。」没人陪他上酒店,蒋治清变得有些意兴阑珊。「你真的不去?」

他还怀着一线希望;上酒店快活,是多快乐的事啊!

「不了,我有约会。」昨晚跟云芙约好今天要去淡水逛逛。「对了,药厂呢?大概会设在哪里?」

「药厂早就已经在筹备了,我爸在内湖有栋办公大楼年底就会完工,过完年就可以将基本设备先引进来。当初原本就预定要把那栋办公大楼拿来投资药厂,也把你当成管理药厂的第一优先人选,都是你迟迟不肯答应,害我还得花时间去评估其它人选的可行性……

「不过现在既然事情已经拍板定案,你那边的辞职动作得快一点,我希望三月初你就可以回来参加大楼落成的启用典礼,然后亲自坐镇指挥接下来药厂的筹备工作。」

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好,大楼落成我会参加,但后面的筹备事宜我暂时不能答应你,不过我会尽量配合。」既然要为蒋氏效命,他也希望一切能以新东家为主,不过基于职业道德,还是得把目前的工作做好完整的交接才行。「我走了,拜拜。」

协议一达成,池竞尧立即走人。

没人陪着一起上酒家,蒋治清有些不甘心,亲自送好友去搭电梯时,还不忘游说他把约会给推了。

池竞尧懒得理他,匆匆踏进电梯内,迅速闪人。

***bbscn***bbscn***bbscn***

五点半,冉云芙开着香槟金的房车从车道出来,离开车道一小段距离后便停了下来,按了下喇叭。

坐在椅子上的一抹高大身影快步走过来,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进车内。

「不好意思,今天又得让你当司机了。」一身休闲打扮的池竞尧看起来惬意又帅气,不过刚下班的冉云芙可不一样,她穿着优雅套装,看起来真的很不像要去约会的样子。

「没关系,以后等你把台北的路摸熟了,再换你来当我的司机。」熟练的躁控方向盘,她跟池竞尧说话时,还是显得有些拘谨。

「好,这两个星期我会努力把台北的路摸熟,下次等我回来时,换我当你的专属司机。」拉过安全带系上,他很认真的看着车窗外,熟记路线。

车子加入拥挤的下班车潮时,他转头询问专心开车的冉云芙:「静幽说淡水那边有几家炭烤不错,我们今晚就吃炭烤如何?」

「吃炭烤好啊,可是我穿这样可能不方便坐矮桌矮凳。」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窄裙套装。

「那么先回去换衣服吧,反正时间还早。」她穿套装的模样很优雅迷人,一双长腿引人遐思,但要坐矮凳吃炭烤,窄裙势必会往上缩,大腿会露出更多,真的不方便。

「你确定?」回家换衣服再上路,可能要多浪费半小时的时间。

「我再确定不过。」他很认真的捍卫自己的权力。「虽然我很喜欢你穿窄裙露出美腿,但那也只有我能看,其它男人可没这权利。」炭烤餐厅想必有许多男性客人。

只有他有权力看她的腿?!

红霞飘上芙颊,她不晓得该怎么回应他,只好继续专注开车,车子转而朝北投开去。

行驶了一段时间,她将车子开进一条宽敞却幽静的巷子里,然后停在一栋有着大庭院的日式老宅子前。

「不好意思,麻烦你在车上等一下。」打开车门下车,她并没有主动邀请池竞尧进屋子里。

「你慢慢来,别急。」耸耸宽肩,他并不介意等她。

「我不会耽搁太久的。」她拿着皮包下车,快步进入屋内。

目送她进屋后,池竞尧也下了车,就站在大门外,看着这栋充满日式风情的古老宅子,看着庭院里的枫树和桂花,以及日式造景的水池。

他静静等着,看着屋内温暖的灯光。

可是,却有人来破坏这份宁静——

「你是谁?站在我家门口偷看什么?」一个约莫十六、七岁,身穿着运动服、背着黑色包包,牵着单车的男孩子,纳闷的看了眼自家姊姊的车子,随后充满防备的瞪着池竞尧。

「你好,我姓池,我是云芙的男朋友。」这里是这个男孩子的家,那他就是云芙的弟弟喽?长相还真有几分神似,像男生版的她。「云芙在屋子里,我在这里等她一起出门。」

「啊,我知道你!今天中午我去杨伯伯的餐馆吃饭时,杨伯伯说昨天我姊有带一个姓池的男人去吃饭,就是你对不对?」防备的表情瞬间转为兴奋。「太好了!姊终于忘记那个混蛋,肯交男朋友了!我要马上进去告诉我妈——」

也不顾手里还牵着昂贵的变速单车,男孩把车子丢在门口,推开门冲进去。

「等等——」池竞尧傻眼以对。

没想到男孩子的反应会这样强烈,而且他还耳尖的注意到,那男孩子也提到了「那个混蛋」。

「那个混蛋」究竟混蛋到什么程度?

池竞尧的心思被搅乱了。

「妈,姊带男朋友回来喽!快来看啊,那人一直站在门口……」男孩子高兴的呼叫声从屋内传出来。

池竞尧混乱的思绪瞬间回笼,他看向屋子,大门突然被打开来,走出一位亲切和善的老人家。

冉母微笑的打量着他,和气的跟他说话,然后池竞尧就被请进屋子里作客。

当冉云芙换好简单的米色高领毛衣跟牛仔裤,拎着一件枣红色短外套下楼时,就看见池竞尧坐在客厅里喝茶。

「你……」

他怎么自己进屋子里来了?!站在楼梯中间的冉云芙,惊愕的瞪着池竞尧的后脑勺。

「云芙,刚刚伯母请我进来喝茶,我不好意思推却。」听见下楼的脚步声,他放下茶杯起身回头,赞赏的看着她悠闲的打扮。

「妈,你、你怎么知道他在外面?」她以为只是短暂停留几分钟,自己可以迅速带着池竞尧走掉,不被家里的人发现的说……

「你把男朋友丢在外面吹冷风,我当然得请人家进来坐坐,免得失礼。」一脸笑咪咪的冉母,看起来对池竞尧非常满意。

当然喽,像池竞尧这种外型佳、有自信,而且谈吐不俗的男人,不仅是小姐杀手,还是师奶杀手,只要是女人,谁看了都会「尬以」啦!

「小芙,我听竞尧说,你们要去淡水吃炭烤是吧?」看女儿一副不肯主动介绍的样子,冉母主动开口。「吃炭烤是不错,但是妈今天晚餐煮很多菜,你出去的话就少一个人,菜会吃不完……」

「妈,你真的有煮很多菜吗?」老妈一定在骗人!

一边从楼梯走下来,冉云芙一边想着该如何脱身?

「今天菜买多了,当然就多煮几样啊!」冉母很用力的强调:「菜多到让池先生留下来一起吃饭,也绝对足够。」

「可是,我跟竞尧都说好了,还是下次吧?」老妈摆明着要找机会摸清楚池竞尧的底细,更想了解她和池竞尧交往的程度。「说好了却又毁约,这样不太好。」

她如果答应留下来,那池竞尧一定会被老妈缠住,还有等一下就下班回家的老爸,也会来参一脚。

池竞尧铁会被缠住,那不是太对不起他了吗?

快步走到池竞尧的身边,她像个捍卫女战士,拉着池竞尧急着要脱身。

「我喜欢吃家常菜,其实我很乐意留下来吃饭。」池竞尧喜欢家的气氛,尤其是像这么一个温馨的家。「云芙,你不是说过伯母的手艺很赞吗?我是真的很想尝尝。」

「那就这么说定,留下来一起吃饭吧!」真是说到冉母的心坎里了。「既然有客人,那我再去厨房多加两道菜,云培,你一起过来,帮忙准备碗筷。」

「好。」冉云培开心的跟着母亲躲到厨房去忙了。

客厅里,剩下他们两个。

「……你确定要留下来?」解救不成却反而被他拖下水,她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应付老妈和快回到家的老爸?就连一旁兴味盎然的云培,肯定也很难缠。

「你不欢迎?我记得在温哥华时你曾提过,有机会要让我来尝尝伯母的手艺,不是吗?」他看起来真的很期待,没有半丝的勉强。

冉云芙看着他,看了许久,最后只好挫败的妥协。

「好吧,那你今天就留下来吃饭吧,但你最好小心应付我爸妈喔,他们一定会问你很多很多的问题——」

啊!她怎么突然觉得头痛起来?

「再多的问题,我都有自信应付。」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样子,池竞尧温柔的牵起她的手,对她露出自信的笑容。「虽然我很喜欢看你为我紧张的样子,但我还是得跟你说,别担心我,我绝对应付得来。」

他的自信与生俱来。

而接下来长达两小时的晚餐时间,以及餐后一小时的喝茶谈心时间,池竞尧的的确确是相当轻松的应付过去。

他很厉害,不仅赢得冉父、冉母的赞赏,年少时随母亲移民加拿大的独立求学奋斗过程,更博得冉云培的崇拜。

今晚,最大的嬴家是他,因为他不仅获得冉家人的信赖,还被冉母盛情的留下来,在客房留宿了一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