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失望是骗人的。

好不容易他才肯放下忙碌的工作跟她联系,结果,她却错过了他的电话。

吃完晚餐,陪爸妈喝了点茶之后,邻居来找老人家串门子,冉云芙便借口外出买东西,披着披肩到外头散步兼散心。

沿着坡道往下走,是一处新盖的新颖社区。

欧式的建筑外观和漂亮的庭园,以及良好的视野和便利的交通,加上户户都有温泉池,这个拥有六十多户昂贵小豪宅的小型社区,一推出便销售一空。

最近陆续有住户开始搬进来,让原本清幽的老巷道,变得热闹了些。而经过建商的刻意修整以及跟负责单位争取之下,这附近的几条石子巷道,也都改为红砖路,两边的老旧路灯都换成了造型新颖的路灯。

入夜后,路灯亮起,将这一带种植着台湾枫的巷道,以及日式平房与新颖建筑融为一体,展现出另一番风情之美。

铃~~

正出神的欣赏着这个建筑新颖的小型社区,口袋里的手机蓦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赶紧捞出手机,低头一瞥萤幕,她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

「嗨,我是冉云芙。」手机萤幕显示池竞尧的号码,顿时让她紧张了起来,紧张到心脏快要跳出喉咙。

「终于找到你了。」那端,低沈醇厚的男声带着一丝愉悦。「你现在在做什么?还在上班吗?」

「喔,没有。我、我下班了,正在外面……散步。」站在路灯下,几片落叶飞过肩头。

「一个人?还是跟朋友?我的电话打扰到你了吗?」他愉悦的声音倏地转为紧张。

「打扰?绝对没有。我现在是自己一个人,因为晚餐吃太多了,所以出来附近走走,散步一圈帮助消化。」

冉云芙悄悄的猜测着,他为什么紧张?

是怕她身边有别的男人陪着她吗?他会因为这样而嫉妒吗?

不!怎么可能!他们只是朋友而已。

「那就好,我还以为有别的男人陪着你,害我紧张了一下。」他是捏了把冷汗。

为了安排这次的长假,他忙得昏天暗地,两个多月没跟她联系,这期间总是一直担心她身边出现其它追求者,所以每回静幽打电话给他,他都要妹妹帮忙盯着冉云芙,帮忙在她面前多提些自己的近况,好让她不会忘了自己。

轰~~

瞬间,她脸蛋烧红得应不出话来。

脸红的原因是,前一刻她才否决掉自己可笑的猜测,结果他却立刻讲出她内心所猜测的话来!

「喂,怎么不说话了?」他猜她的安静,铁定是被他的话给吓呆。「我打电话给你,你不开心吗?」

「我只是……喔,抱歉,我不晓得我该说些什么?」她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的话根本就是充满暗示,暗示着他的追求意图。

就算对感情再怎么没经验,冉云芙也能猜出他这些话的用意。也因为她感受到他的企图,嘴角不禁悄悄扬起,偷偷的笑着。

「你只要说,欢迎我回去台湾度假,这样就行了。」

「……欢迎回来。」她的语气尽量保持冷静,但一颗芳心却震颤不已。

幸好,他没看见她现在困窘的模样,也没看见她正偷偷的笑着,否则一定很丢脸、很尴尬。

转身仰望路边的枫树,看箸被风吹动的枝叶,她努力的作着深呼吸,平复自己激荡的心情。

「不只要欢迎,还要接受——」

「……接受什么?」一口呼吸憋着,她静静的等待着。

他决定要说了吗?

向她提出交往的要求?

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她屏着气息,一口气也不敢乱呼吸。

「回台湾后,我会告诉你。」结果,他却轻松的笑着,没把后面的话说下去。

这时,他那一头响起了广播声,催促他得登机了。

「明天的晚餐之约别忘了,我会去接你,记得准时下班知道吗?」

「呃……好。」

结束通话后,她抓着手机站在树下,呼吸差点停止,心脏差点跳出喉咙,她像捡回一条命似的,脚软的坐在花台上。

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平复那折磨人的激荡心情,脑袋紧张又不安的想着,他到底要说什么?

是不是她所猜测的那些话?

为什么他刚才不干脆一点说出来?

这池竞尧还真是可恶!

可恶透顶!

***bbscn***bbscn***bbscn***

真的没办法静下心来。

一整天,冉云芙总是不小心恍神,注意力不集中,开会时没办法专心听取幕僚团队的行销整合意见。

不过幸好同事们并未看出她的异常,倒是精明的姑姑,发现了她今天的异样。

会议结束之后,冉云芙被叫进总经理室。

开上门,冉云芙走到总经理的办公桌前。「姑姑,找我有什么事吗?」私下相处时,她会省略掉职衔,直接喊冉璇一声姑姑。

「你今天没把魂带来公司啊,所以我才会叫你来问问。」冉璇年过四十,可是脸蛋和身材却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依旧美艳迷人,在商业界和社交圈是很有手腕的女强人。

「是吗?我今天有表现得这么差劲吗?」糟糕,逃不过姑姑的法眼。

「差劲倒不至于,但是你恍神的程度实在有够厉害的。」她亲手带出来的侄女,从来没有在上班时间这么不专心过,这还是头一遭。「老实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女人被爱冲昏头的时候,通常都会心神不宁,情绪恍惚,冉璇自己也是过来人,当然能体会这种感觉。

「没有!我工作好忙,哪有时间谈恋爱?」姑姑果然是狠角色!

「下班以后就有时间啦,怎么没有?」冉璇不信,因为她犀利的发现,侄女耳窝悄悄的泛红了。「小芙,你老实跟姑姑讲,是不是上次我带你出席晚宴,介绍给你的那位年轻企业家,姚伯轮先生?」

冉璇欣赏姚伯轮的地方,不只是他的外貌跟家世,她更欣赏姚伯轮的经商能力和社交手腕,当然啦,也是因为姚伯轮年纪不大,跟云芙只相差五岁,两人的年纪配起来刚刚好。

「姑姑,其实姚先生是有打过两次电话给我,但因为我太忙了,没空回电话,后来他也就没再跟我联系,所以基本上……我跟姚先生根本没任何交集。」姑姑的用心她明白,但是姚伯轮这个人太过精明圆滑,她向来不太欣赏这种男人。

「什么?害我还白高兴一场,以为你跟姚伯轮真的走在一起了。」唉,看来这次的苦心介绍又白费工夫了。「小芙,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你跟姑姑讲,姑姑会仔细帮你留意。」

冉璇简直把冉云芙当女儿在疼。没办法,谁教她生了三个皮儿子,就是没办法生出个贴心的女儿来。

「姑姑,我还要整理会议资料,现在没空谈私事啦!」喜欢的对象是看感觉吧?要具体的讲,怎么讲得出来?「我先回办公室喽,拜拜。」

为免姑姑继续缠下去,冉云芙决定快闪。

「小芙,你别跑啊,我——」冉璇哪肯放她走?可偏偏专线电话正好响起,让冉璇不得不先放过侄女一马。「好,你逃得了一时,可逃不了一世,这事我们找时间私下再聊。」

在冉云芙逃出门之前,冉璇给了警告。

门扇开了又关上,冉云芙暗自庆幸及时响起的电话救了自己。

回到办公室,她收拾起整个上午不太集中的精神,乖乖的工作,就怕恍神又被抓包,又要被抓去总经理室念一顿。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忙碌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

时间来到五点二十分。

冉云芙看看表,赶紧收拾桌面,关了办公室的灯,赶在下班的人潮之前,快速往电梯口移动,搭着电梯下楼。

这栋有着艺术造型的圆顶商业大楼,一楼的外面是一片空旷绿地,绿地前方则是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车潮甚多,不太方便临时停车,因为交通警察会过来疏导驱赶,以免阻碍交通。

冉云芙不知道池竞尧会在门口的哪个地方接她,为免池竞尧在众多下班人潮中找不到她,她只好提早下楼来等。

穿着御寒的黑色短大衣,站在装缀着蓝色灯泡的行道树下,她纤细优雅的身影在还没出现下班人潮的路旁,显得格外醒目。

坐在一旁的公园椅上,静静等待了半小时的池竞尧,在冉云芙一出现时,就看见她了。

他坐在大楼右方绿地上的公园椅,而她从大楼一出来就直直往前走,自然没有看见他。

一身率性黑色夹克搭着直筒洗白牛仔裤的池竞尧,噙着笑意缓步走过去,他的目光赞叹的浏览着她黑色窄裙下修长匀称、比例完美的一双美腿,悄声的来到她的身边。

「等了两个月,我们终于见面了。」低沈的嗓音在冉云芙耳畔响起。

她微微愣住一秒,火速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男人——英俊立体的五官,深邃的眼,还有嘴角那抹迷人的笑意,以及他潇洒自信的站姿。

「……嗨,好久不见。」

咚咚咚!冉云芙听见自己的心脏强烈跳动几下,心情激越的她险些讲不出话来。

「两个月的确够久的了,你有没有想我?」看着她略微不自在的神情,他用迷人的微笑,融化她的紧张情绪。

「啊?」可是,因为他的这句话,反而使得她更紧张不安了。

她是很想念他,可是……能说吗?

在他还没把两人的关系正确定位之前,她含蓄的不敢乱坦白,要不万一表错情了,铁定尴尬到不行!

「你不说没关系,但我得让你知道——我很想念你。因为想你、想跟你见面,所以这两个月拚了命加班搞定公事,就为了累积半个月的假期,回来台湾看看你。」迷人深邃的眼落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我这么忙,全都是为了你!」

老天!他想念她!

这男人,从昨天晚上那通电话开始,讲话就有些暧昧,而单纯的冉云芙当然禁不起他的撩拨,芳颊已经烫红到不行,热躁的感觉从脚底往上冲到脑门。

「你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我又把你吓到了?」他想起上次在露易丝湖城堡饭店的湖畔,他拿出钥匙给她时,把她吓了一跳,她甚至还气得转身就走。「你可不能转头走掉,我已经订好餐厅,非去不可。」

深怕她真的转身走掉,池竞尧索性牵起她的手,朝右边的人行道走去。

「喂,你不坐车吗?我记得这附近好像没有餐厅……」她发觉自己不仅脸颊热,就连被他牵住的小手也感到发烫,乱乱跳的心脏就不用提了!

「云芙,你忘了我的名字了吗?竟然叫我『喂』?真令人伤心。」

他停下脚步,低头对她露出帅气又迷人的笑意,哪来的伤心?

「竞、竞尧,你没开车来是吧?那要不要开我的车?我的车子就停在公司的地下二楼,自己开车会比较方便吧?」她被他的笑脸给迷惑了……因为他诱惑人的笑容,因为他暧昧的话语,因为他刻意眨动、朝她放电的那双眼眸,让她觉得有些无措。

「好啊,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我得先告诉你,我对台北的路不熟,所以恐怕得由你来开车。」

离开多年,回来的次数五根手指数得完,而且每回都匆忙来去,让他对变化很大的大台北,变得越来越陌生了。

「那、那当然。」他如果继续放电下去,她绝对会昏倒。「你到那边的路口等我,我等一下会从那里的车道上来。」

烫红小脸撇开,避开他迸射着高电流的迷人眼瞳,小手轻轻挣开来,她打算先逃离一下下。

踩着细跟高跟鞋的她,步履轻盈又快,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没追上去,站在后头欣赏着她的窈窕身影。

好吧,暂时让她独自冷静一下下,因为……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

***bbscn***bbscn***bbscn***

车子朝北投开,四十分钟后,来到一间位于某间学校旁边的小馆——杨记快炒餐馆。

「欸,你怎么晓得这间餐馆?」这间餐馆是爸爸的小学同学,也就是杨伯伯开的小餐馆。「我们真的要进去里头用餐吗?」

这一进去那还得了!要是被杨伯伯和杨伯母看见她带男人来用餐,马上会传到爸妈的耳朵里,还有姑姑冉璇也可能会知道。

冉云芙坐在车上,愣愣的望着外头的招牌,她希望是走错路了,因为进去里头用餐会让她压力很大。

「嗯,没错,就是这间,刚刚你去取车时我打电话过来问路,没想到要找到这里还不太难嘛。」

池竞尧开心的率先下车,看着熟悉的旧招牌,俊雅面容有着彷佛找到老朋友般的兴奋笑意。

「我记得后面好像有空地可以停车,你先下来吧,我帮你开去停好。」绕过车头,他帮她打开车门。

「……喔,好,那就麻烦你了。」她下了车,绞尽脑汁的用力想着,等一下杨伯母要是问起的时候,她该怎么应付?

可是,等到池竞尧都已经把车子停好、走回来了,她还是没想出办法,最后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店里。

「小芙?带男朋友来吃饭啊!」玻璃门才一滑开,她原本想躲在他的背后,暂时拖个几秒,谁知正在整理桌面的杨伯母却眼尖的立刻认出她来。

「呃……伯母好。」额角划下三条黑线,她尴尬的看看池竞尧,转头跟杨伯母解释:「伯母,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不要误会了。」

「喔,不是男朋友喔?可是你从来没带男人来过我这里,这是第一次……」高度的怀疑目光在池竞尧和冉云芙身上,不停的来回打转,好像非得看出个什么结果不可!

「你好,今天正确来说,是我带云芙来这里用餐,虽然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不过我想快了,只要云芙肯点头答应让我追她,我们马上就可以成为男女朋友。」池竞尧简直是打蛇随棍上,非常懂得如何把握难得的机会。

「你你你……」冉云芙当场傻眼!

他竟然当着别人的面说要追她?!

芳颊一片艳红,她没办法反应过来,只能愣愣看着杨伯母开心的跑进去厨房,叫杨伯伯出来。

叫杨伯伯出来干么?

出来认识她「未来」的男朋友。

冉云芙窘得很想挖洞躲起来,结果因为没地洞,她只好躲到始作俑者的后面去。

「你怎么这样……这里还有别人在,你明明知道的呀!」他分明是故意的!

「我让你尴尬了吗?还是你并不想答应我的追求?」池竞尧回头看着一脸红透的窈窕美女。

她都很狼狈了,他还问?!

赏他一记卫生眼,美目迸射出来的羞恼可不是假的喔。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对吧?那真是太好了!我昨天在电话中没说的话,现在说出来,心情愉快多了。」这下,饭可以多吃好几碗。

原来昨天晚上他所说的,就是指要她接受他的追求啊……冉云芙觉得尴尬的同时,心头滑过一丝异样的甜蜜。

「小芙啊,不用害躁啦,你都快二十六岁了,交男朋友很正常啊,你妈和你姑姑一天到晚等啊盼的,就是要你赶快忘记以前那个混蛋做的蠢事,赶快谈恋爱——啊,不好意思,我要去厨房忙了,你们先坐、先坐。」不小心说溜嘴,杨伯母尴尬的赶紧拉着杨伯伯溜了。

冉云芙抿着嘴,勉强扯唇一笑,心情却有些糟糕。

她没料到杨伯母这么大嘴巴,会突然提起以前学生时代的事。

池竞尧眼神微微一闪。他又不是耳背,当然听出了端倪,不过他并不想因为过去的事情而自寻烦恼,因此他泰然自若的拉着冉云芙坐在靠窗的方桌,拿起菜单询问她的喜好,然后点了好几盘家常快炒。

这一晚,他吃得好满足,也成功的把到了年少时心仪的女孩。

隔了这么多年,他能和她相遇,并且还能进一步交往,简直像一场梦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