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北麓山区的菲沙河谷,顺着公路进入杰士伯国家公园,途中经过落矶山脉的最高峰罗伯逊山,以及著名的阿撒帕斯卡尔瀑布、哥轮比亚冰原、弓湖和鸭爪冰河,冉云芙在晚上来到了露易丝湖城堡饭店入住。

第二天早上用过早餐后,她穿着米色针织毛衣搭着同色毛呢短裙,脚踩着轻便的运动鞋,悠闲的顺着游湖步道散步,任由轻风吹动柔顺长发,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一边将工作压力全部释放在这人间仙境。

每一年,冉云芙都会安排一次休假,暂时放下工作重担,进行约莫两个星期的旅行,并且挑选某间知名饭店住上个两、三天,体验饭店的服务质量。

住宿期间,她会将该饭店的优点以及服务做详细的记录和分析,当她结束短暂的假期返回工作岗位后,这些住宿的心得便成为下一年度自家饭店学习的要点。

没错!冉云芙的工作跟饭店管理有关,目前在姑丈御川司所经营的「御川休闲事业集团」中任职。

本身是日本人的御川司是由房地产起家,目前和妻子冉璇分别担任御川休闲事业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在日本当地和台湾总共拥有八间标榜顶级休闲、具有五星级质量的「御川行馆」。

位在台湾的三间御川行馆,一间在阳明山,一间在宜兰礁溪,还有一间在南投日月潭。每间行馆都斥资两亿以上打造,锁定金字塔顶端客户为消费对象,在台湾非常有名气。

因为御川行馆稳定而出色的经营成绩,让身为总经理特助、负责管理台湾区幕僚团队的冉云芙,不断的自我鞭策,丝毫不敢松懈,只有在每年安排一次的休假期间,她才能从工作中怞身,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哇,真的好美喔。」停下脚步站在湖畔,她对着湖景惊叹道,玫瑰般的嫩唇噙着微笑,纤纤倩影倒映在清澈的湖水中。

这里真的美不胜收,和日式风格的「御川行馆」完全是迥然不同的类型,连她这个曾经住过无数饭店、走过不少城市的人,都对这里赞不绝口,为这里的美景深深着迷。

受到美景的吸引,冉云芙一直伫立在湖畔舍不得离去,她沈浸在感动的情绪里,浑然未觉有道视线一直停驻在她的身上,直到有个英俊斯文的东方男人走过来,经过她的身边。

当那男子经过时,微微惊动了正在欣赏梦幻景致的冉云芙,而她也不吝于给对方一个浅浅的微笑。

由于从事服务业,让她这几年养成了这个习惯,不管认不认识对方,她总会微笑以对,因为笑容是表达友善的最好方法。

那男人,也对她微微一笑。

两人交换笑意,擦肩而过,她侧身望着他宽阔高大的背影,微风吹动她的衣襬、她的发,湖畔边相遇又分开的两人,形成一幅很美又很登对的画面。

***bbscn***bbscn***bbscn***

池竞尧潇洒席地而坐,英俊挺拔的他,今天一身帅气的黑,黑色粗针毛衣搭上黑色牛仔裤,黑发任风吹乱,让他看起来不像平日那样严肃,反而有着几分随兴。

远远的,他就看见那抹纤细高さ纳碛埃从湖畔的远程缓缓走来。

他会特别注意她,是因为那个女人带给他一份强烈的熟悉感。

她的身材高挑匀称,没有夸张的丰满胸部和丰婰,也没有令人想翻眼的造作风情和性感打扮,尤其当她走近时,那张五官细致,脂粉未施却清秀迷人的脸蛋,更让池竞尧心中澎湃不已。

打从那女子一走近湖畔时,他的脑海就开始浮现一抹熟悉的影像,年少时的记忆在这时候渐渐变得鲜明……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女子就是他年少时仰慕的对象。

在离开台湾,刚来到加拿大的那年春天,他悄悄爱慕着邻近女校的某个清秀女孩。

他不知道她的名字,总是在放学后刻意等在学校侧门,等着看她和同学一起离开学校,走过他的面前。

她是他最初爱慕上的女孩,就算彼此连说话认识的机会都没有,但来到加拿大的这些年,他下意识里总是会以那女孩的模样当成交往对象的标准。

这是深藏在他心中多年的秘密,这秘密只有最亲近的妹妹池静幽晓得。

「池,很少看你对女孩子流露出这种感兴趣的目光,怎么?今天意外的被电到了吗?」

「我想应该是吧,池的视线已经胶着在人家身上有五分钟之久了呢!」

「真的假的?从来不正眼看女人的池,真的看那女的看了五分钟」

「我刚刚看表计时过了,没骗人喔。」

以池竞尧为中心,随意盘腿而坐或躺着的八名男男女女,瞬间像吵人的麻雀,叽叽喳喳的谈论起来。

这些人全是池竞尧的下属,来自各个国家的每个人皆拥有出色的学识背景,在生技方面有非常专业的知识,是「欧宜药品集团」温哥华药厂生技研发部的各小组组长。

他们这八个小组长底下,各自还有五名专业组员,每组负责研发不同的药品,然后将研发成果交由另一个部门做长期实验追踪,再向政府申请上市,确认没问题且通过政府合格检验的话,就会正式上生产线进行量产。

由于欧宜药品集团锁定台湾和亚洲各国做为销售区域,因此所研发的药品和医疗美容产品,大多是针对亚洲人体质而专门设计的。

这三天,是药厂犒赏员工的旅游日。只有组长级以上的员工才能享有如此高级的招待,至于那些基层的组员们,则依旧在工作岗位上认真工作着。

池竞尧眼色清冷的瞟过众人。「说够了没有?」居然敢谈论到他身上来这些人真是有够大胆的。

「这是事实,又不是胡乱捏造,有什么不能说的?」意思是,还没说够。

旁边的人掩嘴笑着,大家都对奈勒的大胆发言感到佩服。

没办法,奈勒是新来的,上个月才被网罗加入生技团队,他对上司的脾气还没摸透,所以才敢这么大胆的耍嘴皮子。

「嘴巴长在你的嘴上,当然没人会阻止你,不过……考绩握在我的手中,我想怎么打,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从地上站起来,池竞尧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不过那笑意未达眼底。

一股恶寒窜过奈勒的全身,他立即闭了嘴。

看着上司缓缓走远到湖畔去散步,他却没有因为上司的离开而松一口气。

「怎么办?他会不会真的给我打很差的分数?」抓着旁边的人,奈勒紧张得不得了。

「池先生通常说到做到,做不到的他绝对不会乱放话。」旁边的人很没同情心的火上加油。

「啊~~我惨了啦!」奈勒瞬间刷白了脸。

「现在才知道,太慢了吧?」周围几个人取笑他的同时,还不忘落井下石。

奈勒哀嚎声更大。

慢慢走远的池竞尧嘴角噙着愉快的笑,这次倒是发自内心的笑,因为他这群伙伴真是太会整人了,让他控制不住的发噱。

他噙着笑潇洒走近湖边,缓缓走过女子的身旁。

经过她的身边时,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和她相视一笑,将她细致古典的五官以及眼角的一颗漂亮泪痣烙进眼底,然后从容惬意的走向前方。

就是她没错!

他依稀记得,在那女孩的左边眼角有着一颗迷人的小痣。

年少时的那抹小小悸动瞬间回笼!他从容的走过,在那女子看不见的角度,勾起性感的唇角微笑着,黑眸里绽放一抹期待光芒。

对于自己能够有机会再次见到年少时曾经爱慕过的女孩,池竞尧心中燃起了一股希望!

这一次,他可不想错过认识她的机会。

***bbscn***bbscn***bbscn***

清晨,穿着睡袍的冉云芙推开房间的窗户,坐在窗台上看着外头。

美景如梦似幻,让她几乎要忘了自己置身在现实世界,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掉进梦境里头,忘了要清醒过来?

远程的山峦蒙着一层迷雾,湖畔凝结着一层薄薄的水气。

今天的气温骤降了好几度,让她不由得拉紧睡袍襟口,打了个冷颤。

关上窗,她飞快的梳洗完毕,穿上紫色高领毛衣搭配牛仔裤和长靴,抓着一条米色克什米尔披肩裹住自己,她决定要到餐厅去喝杯热咖啡,并且欣赏饭店著名的「世界最美之窗」。

当她兴奋的来到拥有美丽风景的落地窗前,没想到大多数的窗口已经被其它旅客占据,让原本想要享受宁静气氛的她,有点小小的失望。

带着一丝哀怨,她点了咖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扇没人占据的落地窗。

虽然是位于最尾端的一扇窗,但这里也能尽情浏览外头的湖畔美景,让她失望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

独自一个人坐在这个偏僻角落的座位,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喝着香浓的咖啡,不用跟别人挤,其实也是不错的享受。

「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片刻的宁静,蓦地被闯入者打扰了。

「没有,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放下咖啡杯,冉云芙并没有表现出不悦,嘴角还扬着甜甜的微笑,礼貌性的抬头以流利的英文应对。「你是……」

一抬头,映入眼帘的人,就是昨天在湖畔擦肩而过的那个东方男人。

「我们昨天见过,在湖畔边散步的时候。」池竞尧将托盘放在桌上,他拉开椅子,在她对面落坐。

「嗯,我记得你。」英俊的外貌、挺拔的身材,还有充满时尚感的打扮,像他这样出色的男人,让人印象深刻。「你好,你想坐的位置应该是那边吧?不过其实不用惋惜,这里也能看见如诗如画的风景。」

她猜他应该也是不想跟别人挤,才会移到这个僻静角落来坐。

「那边的位置我坐腻了,今天是因为想跟妳认识才过来这里坐。」没想到,他却这么说。

这句话让正要喝咖啡的她,讶然愣住,手停顿在半空中,杯子挡住了她张成圆形的小嘴。

「这这这……呃……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这里咖啡很好喝,风景很、很美。」面对出色俊男的搭讪,她一时间不晓得该说什么,花了几秒钟才找回应答能力。

「妳好,我也有同感,咖啡和风景都不错。」他低低笑着,灼亮的黑眸闪耀着迷人光采。「我叫池竞尧,来自台湾,妳呢?依我的直觉,我觉得妳应该也是台湾人。」后面这句介绍,他是用中文说的,因为抓准了她听得懂。

为什么他会这么笃定呢?

因为刚刚他看见她端着咖啡走到这个位置时,不小心踢到某个客人的椅子,她情急之下脱口用中文跟对方道歉,后来又惊觉自己说错语言,才连忙改口用英文表达歉意。

他听见了,所以非常笃定,她应该跟他来自同一座迷人的小岛,台湾。

「对,我是来自台湾没错。池先生你好,我叫冉云芙。」讶异写在净丽的脸上,她原本还在猜他可能是日本人。

「怎么写?妳的名字。」放下咖啡,他从休闲外套口袋掏出PDA,拿出光笔让她在上头写下姓名。

她迟疑了一会儿,接过PDA,写下自己的名字后递还给他。

冉云芙。他记下了!把她的名字存在通讯簿里,电话暂时是空白。

然后也在上头写下自己的名字,给她看。「这是我的名字。」

池竞尧。她点点头,将这个名字记在脑海里。

「很高兴认识妳,我今、明两天都还会待在这间饭店里,妳呢?如果还停留在这边的话,我可以当向导陪妳到处逛逛。」收起PDA,他非常懂得把握时机,立刻提出邀请。

「我后天才退房,不过你的邀请我心领了,因为我比较喜欢待在饭店里,这里好美,美得让我舍不得到外头去。」

她是来体验饭店的服务,当然得尽量待在饭店里喽!而且她其实不太习惯和陌生人同游。

「这样啊,那我这个免费向导就毫无用武之地了。」被委婉拒绝的他,并没有因此表现出失望之情,俊脸依旧自信飞扬、眸光灼亮,性感的嘴角还噙着一丝笑意。「没关系,反正我也在饭店里走动,如果妳改变主意的话,随时跟我说一声,我都可以奉陪。」

「嗯,谢谢。我如果改变主意的话,我会找你的。」她松了一口气,真怕这男人会热情过度,坚持非要当她导游不可。

接下来相处的十几分钟里,池竞尧拿出亲和力来跟她聊天,聊着台湾的一些传统小吃,也聊到了自己已经很久没回台湾,就连住在台湾的妹妹,一年也难得见到一次面。

冉云芙被他的爽朗个性感染,也逐渐打开话匣子。

她说起了自己来加拿大自助旅行的心得,并且答应池竞尧,下个星期返回台湾时,愿意帮他带礼物回去送给他妹妹。

「好,就这么说定。妳能给我电话吗?等我挑好要送给我妹的生日礼物后,我再拿到机场给妳,麻烦妳帮我带回去。」

「好,我的电话是……」她很干脆的给了手机号码,因为池竞尧的亲切爽朗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这样的男人很容易让人卸下心防。

池竞尧手指按着键,嘴角噙着温雅的笑,把号码填进通讯簿的空白页面。

***bbscn***bbscn***bbscn***

冉云芙以为下次再见到池竞尧,应该是在机场,也就是她结束旅行要返回台湾的那一天。

可是,池竞尧却在隔天的午餐时间打电话给她。

他说他在一个小时后便要启程离开,但有事想找她,所以他打电话给她,希望能碰个面。

正打算前往餐厅用餐的冉云芙,便转往和他约好的地点,来到了景色宜人的湖畔。

当她走近他时,身材挺拔不输给西方人的他,正专注的看着湖面,如刀凿般的立体五官,英俊非凡。

「嗨。」她跟他打招呼。

站在他的身边,身材还算高さ娜皆栖剑硬生生显得娇小许多。

将视线从清澈的湖面拉回,他转身看着清丽的古典美女。「嗨,不好意思,临时约妳出来,没耽搁到妳的行程吧?」

「没有。」午餐慢一点再吃,反正她也还没有很饿。「请问有什么事吗?」

在过来这里的路上,她猜测着他可能是买好了礼物,打算先交给她,可是眼前的池竞尧两手空空,显然她猜错了。

「我昨天听妳说,接下来妳并没有预先安排好住宿地点,不过希望会是在温哥华落脚,体验一下这个城市的生活,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免费的地方,可以让妳接下来几天住得舒适又不用花大钱。」

说完,他就从米色夹克口袋掏出两把铜制钥匙,和一张写有详细地址的纸条,递送到她的面前。「这是我房子的钥匙,给妳。妳离开饭店后,欢迎过来我的房子住。」

「这钥匙……」瞪着宽阔掌心里的旧钥匙,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冉云芙秀丽的脸蛋浮上一丝惊惶和不以为然。「抱歉,我是不可能收的。」

这男人会不会太直接了?竟然轻易的就将自家钥匙交给别人他把她当成是那种随便就跟别人上床、轻易来段假期恋情的女人吗?

太可恶了!

冉云芙转身就走,带着惊恐的心情落荒而逃。

一种受辱的情绪在她胸口梗着,让她既生气又愤怒,泪水迅速在眼眶里蓄积。

「嘿,别急着走!妳误会我的意思了。」池竞尧连忙追上,迈开几个大步便来到她的身边,跟她并肩走着。

她不跟他说话,紧凛着娇容,在加快步伐的同时,不忘扭头瞪他一眼。

「冉小姐,这虽然是我房子的钥匙,但我现在并不住在这间房子里,这房子已经闲置很多年了,只有我妹来温哥华时会住上几天。」看着那双燃烧着怒焰的美丽瞳眸,他连忙解释。「我用我的人格发誓!我会把房子借给妳,只是想图个方便,让妳顺便帮我整理一下房子,绝对没有其它不良的企图和用意!」

疾步快闪的冉云芙,蓦地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很正经又很真诚的举高手做发誓状的池竞尧,一阵羞赧爬上雪颊。

「需要我下毒誓吗?还是要我去抓个同事来作证,妳才肯相信?」

「呃……不、不用。」她整个耳根子都红透了,小手抓着披肩一角轻轻扭绞着,扭捏尴尬的模样另有一种俏皮风情。「抱歉,是我误会你了。」

如果地上有个洞,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立刻跳进去。

只可惜!哪来的洞?

要跳的话也只能跳湖了,不过湖水太冰冷,可能会把她冻僵,搞不好还要麻烦他跳下去救她,那就更糗了。

「没关系。」宽肩微微一耸,挂满笑容的俊脸清楚写着他并不在意。「其实我也有些鲁莽,我们彼此认识不深,妳会误解和拒绝其实都是正常的反应。」

他把钥匙和纸条重新摆回口袋里,神情迅速闪过一丝责怪自己鲁莽行事的懊恼。

她看见了,非常不好意思。

为了不想加重他的懊恼,冉云芙想了几秒钟之后,便有了新计划

「如果有免费房子可住的话,我很乐意帮你整理房子。池先生,经过刚刚的误会,你现在还愿意把房子借给我吗?」

既然自己接下来的住宿问题还没解决,现下有免费的房子可住,她若拒绝,就真的太不知变通了。

「当然!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有人住进去走动,再好不过了。」前一秒钟还带着一丝轻郁的俊容,瞬间明朗。

掏出钥匙跟纸条交到她的手里,他温暖的掌心触碰到她冰凉的指尖和手掌。

两个人,都感应到有股小小的电流窜过。

「谢谢。」她羞怯的收下,转身看向湖畔,让冷风吹去脸颊的臊热。

他的一双俊眸则凝在她的身上,将她纤细迷人的身影深深的烙进眼底,年少时曾有过的暗恋情愫,此刻又涌上心头。

冉云芙虽然是侧着身,没有看见他的注视目光,但却可以清楚感受到身侧那道灼烫的视线。

以往也曾有几个男人对她表达过好感,他们也总爱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但她对那些人都没有特别的感觉,所以那些目光对她而言只是困扰。

可是,池竞尧和其它男人不一样,让她的心微微震荡。

为什么他会给她不一样的感受呢?

为了弄清楚自己的感觉,冉云芙决定勇敢转头,跟他的目光相对。

「呃……我正要去餐厅用餐,你要一起过去吗?」

在他眼中,她看见一种莫名的坚持,那眼神让她的心暗暗激荡着。

「我可以陪妳走到餐厅去,至于用餐应该是来不及了。」看了看表,他率先往前走。

「好。」自然而然的点头,接受池竞尧的陪伴。

这大概是他的魅力吧?总是让她无法拒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