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八云月光,冰枫残夜10点币的打赏...........

  前世的陆格,会的东西可以说是相当之多,从因为从属所在行业,需要了解的各种绘画(ps、sai)、建模(cad、3d、maya)、影片剪辑(ae、pe)软件,到平时娱乐的各种乐器,他基本上都会。

  当然,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陆格会的东西这么多,这么杂,自然,这些手艺他都没有达到精通的级别。

  除了其中两三项经常会用到的,其他的大部分都只是了解一个皮毛。

  而在这其中,因为平时喜欢动漫,喜欢acg音乐的原因,他是拿出了时间,专门去学习了不少乐器的。

  吉他,因为携带方便,没事的时候会拿出来自娱自乐,几个朋友聚会的时候也会唱两首,慢慢的就越来越熟悉了,而钢琴,则是因为追求妹子而强行学的,当时陆格的那股学习劲,用他那些室友的话说:“简直比我当年打排位,上分段更专心。”

  后来,陆格那个室友因为常年都没有跳出青铜坑,最后说了一句:“这个游戏太难玩。”然后放弃了这个游戏。

  至于陆格,钢琴练着练着,忽然有一天想起,把动漫中的各种音乐拿出来用钢琴弹一遍怎样,有了这个想法,就付诸行动,接着很长一段时间陆格都在忙着找资料、编曲、练习这件事,而缺少了时间去给妹子献爱心,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女生就像美丽娇嫩的花朵(跟祖国的花朵不一样),是需要呵护的,陆格这种行为,怎么可能交着女朋友。

  此刻的陆格坐在明城中学的舞台中央,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以往弹钢琴的行动。

  在穿越前的前一个晚上,他还在网上开了直播,伪装成大触弹了一遍已经被他练的滚瓜烂熟的《潮鸣》。

  引得弹幕刷满了一层又一层,很多人在弹幕中都说要给他生猴子。

  陆格看了几个说要给他生猴子的用户,都是男的……

  呃,换了一首他熟悉的曲子,继续弹吧。

  现在他又要弹这首他熟悉到几乎可以倒着弹出来的曲子,压力是一定点都没有。

  顺其自然的。

  陆格十指放在琴键上,略微舒了口气,一种强大的熟悉感牵动着的十指。

  “噹~~”

  毫无生涩,行如流水。

  缓慢而带着有些悲伤的音乐开始响起,像是大海边际夕阳晕染的晚霞,顿时就让人在心头产生了一些悲伤凄凉之感。

  《潮鸣》是由日本作曲家折戸伸治创作的钢琴曲,在《clannad》中,每当到达伤感催泪的阶段,这首曲子烘托剧中感伤的气氛,让听见曲的同时不禁感觉潸然泪下。

  同时折戸伸治作曲深受久石让与古代佑三的影响,作出的曲中会有一种空灵的一种意境。

  听着像是能够与心灵产生共振的音乐,台下三个老师的态度已是由起初的漫不经心,转变为惊讶异常,再接着,整个心都被音乐牵动着,不知不觉之中,走到了一个悲伤的世界之中,尝试了解着音乐中所述说的故事。

  这一首真正能直击心灵的音乐。

  随着音乐的进行,一个个轻灵的音符所勾勒的画面越来越清晰,却又越来越模糊。

  陆格微闭着眼睛,抿着嘴唇。

  十指舞动,像是在琴键上翩翩舞动的蝴蝶,音乐似是高山流水,带着瑟瑟秋风,在铺满了腐烂枝叶的山林间自由穿梭。

  在场所听着音乐的人心像是被抽尽了空气一般,压抑异常,想要发泄哭泣,却又无泪水可流。

  高老师的手,抓着旁边的扶手,愈来愈紧。

  侵入人心灵的悲伤旋律,像是林中青果,有生涩之感,但那动人音符所造就津甜却又让他们不可自拔的想要听下去。

  “叮~~”

  音乐至此,戛然而止。

  坐在剧院中的听众,也骤然被那悲伤哭泣的音乐徐徐的剥离了与音乐世界的练习,思想回归了现实。

  回到了这个阴沉剧院外飘零着冷风细雨,剧院内打着明亮灯光的世界。

  陆格纤细白皙的手离开了座位,从木凳处站了起来。

  他抬眼,看向舞台下的三个老师,眼神有些迷茫,似是还沉浸在音乐余韵之中一般。

  “三位老师,我的节目《潮鸣》演奏完毕。”

  三位老师神情恢复了清醒,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这样的音乐,这样的年纪,他是怎么编出来的。”

  震惊!

  环绕在他们的脑海里,怎样都挥之不去。

  实在是太动听了,也太悲伤了。

  配上此刻剧院外的秋风冷雨,更是效果颇佳、

  一时之间,三人都是愣在座位上,倒吸了一口气。

  最后,还是那个胖胖的老师站起来道:“嗯,你下来吧。”

  陆格下来,经过周可欣。

  此刻的周可欣咬着嘴唇,低着头,紧紧的握着手,颤抖着肩膀,没有看陆格一眼。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个不起眼的阴柔男生,怎么可能弹的这么好听。”

  “明明他与我才同一个年纪,明明是一个从没有听说的人,明明我这么努力了。”

  “为什么,他仅仅只是弹奏了一首曲子,就让我觉得我与他的差距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赢的希望,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

  周可欣的脑袋,回想着各种混乱的话语。

  陆格走到了洛芸的旁边,此刻的洛芸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夸奖了一句道:“这首曲子真好听。”

  “我也一直这么觉得。”陆格谦和的笑着道。

  不然我也不会不厌其烦的练得这么熟悉。

  三个老师,沉默了会,然后又小声的讨论了会。

  期间,他们三位老师的视线多次飘向周可欣。

  最后,他们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叫陆格的学生,弹得这首曲子实在是太好听了。

  相比与周可欣唱的那首歌,这是绝对的实力碾压,没有任何的比较意义。

  纵然他们心理更加同情周可欣,同情这个平时在他们面前乖巧勤奋的小女孩,但是这种同情毕竟比不了足球场上收了钱的裁判。

  更何况,就算是收了钱的裁判,也不可能让国足踢赢巴塞罗那。

  他们毕竟是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公正之心还是存在与心里的。

  或许陆格弹的比周可欣唱的也就好那么一点,那么他们到有可能凭着亲疏心里,让周可欣赢。

  然而现在这种绝对实力比较的情况下,就连周可欣自己都是低着头放弃了挣扎,他们又有什么道理张着耳朵瞎判决呢?

  更何况,洛芸这个学生会长还站在陆格旁边的。

  这种连外行人都比较的出孰优孰劣的情况,他们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说陆格输了。

  “经过我们讨论,认为陆格同学的这首曲子谈的确实非常好,赢的是陆格同学。”最后,那个胖子老师无奈的宣布道。

  “窦凯,对于老师的判决你有什么意见吗?”洛芸向着文娱部长问道。

  正在此时,一直微低着头的周可欣忽然间移动脚步跑出了剧院。

  “真不公平呢,难道就因为有过人的天赋就可以无视别人的努力吗?”

  窦凯看了陆格一眼,没有回答洛芸的话,连雨伞都没有拿的就向着周可欣追了出去。

  看着抛出去的两人,陆格叹了口气,也只是无奈。

  一家欢喜一家忧,世间之事本就如此。

  老师们一个个的离去,陆格与洛芸也离开了剧院。

  两人在长长的亭子中慢慢的走,洛芸脸上挂着比试胜利后的笑容,难得的跟陆格闲聊一些学生会的事,陆格则是随声敷衍着,想要赶紧走回教室睡觉。

  终于熬到了分路的时候,两人摆了摆手,就此道别。

  ……….

  ps:改了几遍,最后还是觉得没必要写的太沉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