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移魂都市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梁茜的生日(上)

  我百无聊赖的在房间中看了一会儿电视,实在觉得无聊,看看时间,才不到十点半,决定出门在这小区里面转一转,顺便去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我没有去用梁茜留给我的钱,我这次回来,并没有将老爷子留给我的钱全部带出来,只随身带了几千块钱以作日常花销,剩下的钱都留在了山中的小平房里,我最初的考虑是想先出来租处房子找份工作安定下来,至于剩下的钱,反正我以后会常常会山中小屋看老爷子,到时候随取随用就行了。

  按着梁茜告诉我的楼号一路寻去,果然见到一家小理发店,门面不大,甚至连个招牌都没有,只在门口右侧摆放着一个转灯,上面写着理发两个字。

  虽然门面不起眼,不过里面的理发用具倒是一应俱全,老板招待很是热情,发型师的手艺不错,将我的一头乱发修整了一个很精干的发型,用那发型师的话来说,这是一种现在广为流行的短发发式,叫毛寸。

  理完发后对镜一照,倒也精神帅气,只是自己身上这套衣服有些土旧,这还是从老爷子留给我的衣物中穿出来的,不过我向来不介意这个,土也好,旧也好,越是不起眼,便越是合乎我现在的心意。

  看看时间,刚过十一点钟,尚未到午饭时间,离开理发店后,我突然心有感触,转到这小区的超市里面买了两瓶老白干,又在梁茜家楼下的小吃摊上就近买了些小菜,回家后摆在桌子上,自饮自浊起来。

  酒意上头,仿佛回到了从前,看着眼前这一桌子的酒菜,我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容来,许多年前,那人在我第一次离开冀兴市去南京的那一晚,与我有过一次长谈。他在那次谈话中曾经暗示过我要小心姜老大这个人。但是当时的我,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如今世事变迁,再回忆起他所说的话,却才觉出了其中的深意。

  也许等我安定一些之后,我该抽出一个时间,去山西找找六爷。或许,我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我想得到的答案。

  重生之后,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就是这个样子,活着与死亡,也许就像人的手心手背一样,你无法一眼看透它的另一面。但是也许就是一个不经意的翻转,便会让你轻而易举的看透生死的真谛。

  我感觉自己有些醉了,因为我发觉自己开始思念起一些人,而这些人,在我清醒的时候,我是不敢轻易用心灵去触碰的,至少现在的我还不敢。我怕我一旦陷入对她们的牵挂与思念,便再也无法让自己的心保持冷寞和镇静。我太寂寞了。寂寞的经不起一点情感的撩拨。

  相见争如不见,三年的时光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情感,对我来说,那些我曾经拥有的情感在我陷身与灵魂的黑暗世界之时就早已变得更加的铭心刻骨,但是对于她们而言,我的死亡,也许便是她们暂新人生的开始,我是一个不祥之人,与其再次将痛苦以一种难以接受的方式横加于她们用岁月熬为平淡的情感之上,倒不如选择远远的观望,一个人痛苦,一个人悲伤。

  我倒在沙发之上,被酒精麻醉后的情感变态般的折磨着我的心神,我发现只有在我喊出她们的名字的时候,我的心才会好过一些。

  “苏情、怜雪、奇星…….”我反复的念叨着,令我惊讶的是,我居然还喊出了姜潇潇和秦斯斯的名字。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大黑,房间里飘逸着一曲轻柔舒缓的音乐,说不出名字,但格外的动听。

  我知道,一定是梁茜回来了。

  我咳嗽了两声,感觉嘴巴有些干,想要喝水,梁茜应该是听到我的咳嗽了,从卧室里面匆匆跑了出来。

  今天再见梁茜,我才真正发现她的美丽。

  她穿了一身淡紫色的睡袍,但并不肥大,反而有些贴身,将她玲珑窈窕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蛾眉淡扫,玉敷轻妆,头发随意的挽成了一个髻,看着我,露出了盈盈笑意。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振头帮的那个胖子会连续纠缠她一个多月都不肯放弃,以梁茜的容貌,足以使男人如中魔怔,更何况是光头那样的痞子色狼。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眼神中的异样,梁茜的脸上浮起一缕晕红,目光闪铄,匆匆向我打了声招呼:“有恩哥,你醒来了。”

  我也感觉到了自己这么盯着她看的确是有些难堪,干咳一声,道:“嗯,我今天下午喝多了。”

  “我知道,我回来后便闻到一股很大的酒味,本想将你搬到卧室里面去,可是你太重了,我的力气不够,嗯,有恩哥,我给你倒水去。”

  或许是为了掩饰某种尴尬,她匆匆的跑到了厨房,给我端来了一杯温水之后,便又匆匆回到了她的卧室,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她身上的睡袍已经被换掉了。

  “今天你去学校,没什么事吧。”

  “嗯,有恩哥,的确跟你说的一样,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那些警察后,他们便再也没有多问我什么,匆匆做了些记录,叫我签字之后,便离开了,只跟我说,如果以后需要协助,他们会联系我。”

  “那你请下假了么?”

  “请了,教务主任也没多问我,只说让我回家好好休息几天,等到心情平复之后,再回到学校去上班,反正我现在也只是一个实习老师,缺我一个,也不会影响到学校的正常教程。”

  “那就好,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可是你呢?有恩哥,我想问问你,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如果不打算离开冀兴市的话,那你又要去哪儿呢?”

  “我打算先找一个工作,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嗯,有恩哥,我想冒昧的问一句,你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呢。或者说。你精通于那方面的工种呢?”

  “无所谓,只要是一份工作就可以,我没什么讲究,只要让我有事情可干就可以了。”

  “那有恩哥,我给你介绍份工作好不好,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哥哥就是这所小区的物业经理。我知道你功夫很好,你不如就留在这里做一个小区保安,待遇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工作还算轻松,我知道这里的保安一共分三个班,工作一天。休息一天,一个星期至多也是上四天班,有恩哥,你原不愿意。”

  她直直的看着我,眼神中似乎透露着一种急切。

  我没有看错,她的眼神的确透着一股急切,看起来她很想让我答应她,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帮我。难道……难道她是想把我留在这里。留在她身边?

  我长出了一口气,将刚才那种荒谬的念头扫了出去。不过回头仔细想想,她说的这份工作倒也不错,起码对目前的我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工作的环境仅限于这个小区里,而且还有充足的休息时间,既可以让我稳定下来,又可以让我有充分的时间出去查探一些振头帮和姜老大的事情。

  “好,那就麻烦你了”

  “太好了,有恩哥,你放心,这份工作我一定能给你找成,你就放心吧。”梁茜的脸上露出了畅快的笑意,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在为我高兴。

  “不过,这间物业公司可以给保安提供住处么?”

  “有恩哥,你就不用去保安宿舍住了,那里人又多,又脏又乱的,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地方吗,我还可以天天给你作饭呢。”

  “不行,”我当即否决,“你是一个女孩儿家,我一个大男人住在你这儿,太不方便了,而且要是被外人知道,对你的影响也不好,再说了,这也不是你的房子,你早晚不还得回到你自己的家么?我想我还是住到保安宿舍好了,我这人素来对这些没有讲究,只要给我一张床,能让我睡觉就可以了。”

  “不行,绝对不行。”梁茜的表情有些急,“有恩哥,我表妹在北京工作,我姑姑姑父也随着她一起去了,这房子其实也就等于是给我住了,而且,自从我被那些痞子骚扰过以后,我的胆子好像也小了很多,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每天这么过吗,这房子这么大,多你一个人根本显不出什么来,我是一个女孩儿家,我都不说什么,你怎麽还那么多讲究啊。”

  她的理由实在是有些牵强附会,不过她想将我住在这里的好意和热情,也的确有些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拒绝。

  不过,我仍是摇了摇头,我总觉得我住在这里,对这个女孩儿不是什么好事。

  “有恩哥,你这人真是的,你是我的恩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你就把这个当作是我对你报恩的一部分不就行了吗?要是你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那我以后收你些房租还不行吗?你就不要再拒绝我的好意了。”

  看着这女孩儿急切和真挚的神情,我终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反正我在冀兴市也不会逗遛太长的时间,如果姜老大果然如光头所说,要与钻石帮在新疆举行一场请将对决的话,那过不了几个月,我就会离开冀兴市去新疆,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对梁茜造成多麽大的影响。

  见我最终答应了下来,梁茜显得很是高兴,笑道:“嗯,太好了,有恩哥,那我明天就给你联系工作去,今晚我们庆祝一下,我回来的时候,买了些菜,我马上给你做晚饭,让你常常我的厨艺。”

  说完这句话,她一蹦一跳的去了厨房,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禁哑笑起来。

  是啊,对这个少女来说,我那天晚上给予她的震憾或许真的是太大了,她一个人身在异乡,离家的孤零与陌生的境遇让她对我产生了一种莫明的倚赖,我于危难之中救了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或许是把我当成了她的亲人了吧。

  当晚与梁茜吃饭之时,我很惊讶与她的厨艺,我这人对吃一向都没什么讲究,但这并不代表我分不出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来,梁茜的厨艺,堪称一流。虽然只是急道家常小炒。但在她的手下,却是尽显美味。

  梁茜与我说了好多话,她看上去很文静,但性格却很是活泼外向,一旦与人交心,便有说不完的话,她给我讲她小时侯的故事。将她上大学时候的趣事,其中很多是我不曾领略与经历过的,听她讲起来,倒也津津有味。

  第二天,梁茜早早的便出去了,我知道她是给我联系工作去了。果然中午回来的时候,她一脸兴奋的告诉我,工作的事情,已经搞定了。

  下午的时候,我随着她去了一趟这家小区的物业公司,经理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样子很精明,对于他来说。安排一个保安。不过是小事一桩,但我总觉得。他并不是觉得我适合做保安所以才会要我,更大的原因,应该是因为梁茜,因为我从那经理的眼神中可以感觉到,他对梁茜,绝不只是当作一个朋友那么简单。

  保安这份工作谈不上累,只是有些熬,一个班次往往是一天24小时盯岗,日常工作便是拿着一个对讲机在这小区里面来回的巡逻,这家小区不是什么高档小区,大部分业主全是一些回迁户,也就是地产商在征地之前土生土长在这里的老百姓,所以这里的保安工作起来也就没什么讲究,除了在门岗为来往车辆换换证件之外,也就是在各栋楼的门口推推自行车,放放安全警示条这么简单。

  与我同班的都是一些年轻人,话很多,喜热闹,只有我是一个另类,所以他们看着我的眼光也总是显得很异样,我倒不在乎这个,这并不是我不想交朋友,而是我根本不敢再轻易的交朋友。

  每逢我值岗班的时候,梁茜总会提着一个小饭盒来给我送饭,惹得一帮小保安睚眦凌厉,可梁茜从来不在乎这个,依然我行我素,我知道我劝不住她,她的性格我已经有了更多的了解,对于她的好意,我必须接受,绝不能拒绝,否则的话,晚上回到家里,我就别想再多喝一口酒了。

  对于梁茜给与我的这些关怀和热情,我心中只有忐忑,这个倔强无比的女孩儿,我并不想与她发生任何的交集,我自小受尽孤独、冷落、出卖、背叛与讥讽,孤僻的性格和创痛的人生使得我现在对每一个女孩儿都充满了排斥与抵触,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懂的她对我隐隐的那份情意,反之我已经经历过了太多感情,其中有苦有悲,有喜有乐,我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上这个开朗善良的女孩儿,因为我终究不属于这里,我早晚都要离开这里。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的很快,这一日晚上我刚好休息,梁茜在家里给我做饭,却不成想,小区突然停电了,梁茜翻遍了屋子,就是找不到一根蜡烛,有些气恼,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敲打着桌子,口中喃喃自语:“真是讨厌,今天是我的生日,却碰上了这样的事情,真倒霉。”

  我吃了一惊,问道:“梁茜,今天是你的生日么?你怎麽不早点说,我也好给你准备件生日礼物啊。”

  “有恩哥,我打算做好饭就跟你说的,好让你也替我开心一下,至于礼物,就算了,你只要把我做的菜统统吃光,就算是送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呢,可是现在,想不到去停电了。”

  我心中一动,笑道:“梁茜,反正今天已经停电了,不如我们去外面吃,我请客,我好久都没有去外面转转了,趁今天这个机会,我也去外面放放风,你说什么样。”

  “好啊,好啊,”梁茜突然来了劲:“可是有恩哥,这顿饭,还是我来请吧。”

  “不行,今天是你的生日,这顿饭必须要由我来请,我平时总是让你作饭给我,今天也算让我回报一下了。”

  推拖了几句,梁茜最终还是答应了我的条件,简单收拾了一下,跟我一起出了这家小区。

  冀兴市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以前我常常会带着然然到到一家烧烤小摊吃那里特有的辣味面,一隔多年,也不知道那烧烤摊还在不在。

  坐公车到了那烧烤摊之后,我顿感庆幸,那摊位还在,远远看去,老板也依然是几年前的那个老板。

  人总是念旧的,如今重回旧地,心中总会有太多的感慨。

  坐到位置上后,看着那椅布发黑的椅子,梁茜蹙着秀眉,久久都不肯坐下。

  我叹了口气,对于像梁茜这样的女孩儿,我自然也不能计较什么,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铺垫到了那张椅子上,道:“好了,现在可以坐下了,我的衣服是干净的。”

  梁茜将我的衣服又拿了起来,递给了我,道:“没事,我只是有些不适应,我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吃饭,这是第一次,我并没有嫌这个地方脏的意思。”

  我也不与她理论,道:“那就好,坐吧,看看你喜欢吃些什么,今天这顿饭,我请,你就不必再与我争了,今天是你的生日,而且在外面,我是个男人,又怎能让女人请我吃饭。”

  梁茜一阵莞尔,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哼,想不到你还是这么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

  我没有再接梁茜的话,抬起头来,向那食摊的老板高声喊道:“老板,来两碗辣味儿面,烤两个馒头,再上五瓶啤酒过来。”

  那食摊老板远远的应了一声,顺声音也看到了我,竟然放下手中的活儿,跑了过来。

  我原本以为他会认出我来,可是当他走到我身边,看着我的眼神却是一副陌生,我才突然意识到,我的样子,他恐怕已经认不出来了。

  “兄弟,你以前是不是来过我这小摊子啊,我总觉得你眼熟的很呢,你一来就要辣味面,看来你应该是来过我这里的。”

  我没有否认,道:“嗯,来过,不过是几年前来的,很怀念你这里的辣味面,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哦,这样啊,看来兄弟倒是识货,我以为再也没有人能真正吃懂我这辣味儿面了,我一直盼着你这样的客人多来点呢,呵呵,哦,这位女士是你女朋友么,长的真漂亮啊。”

  梁茜听他说到她是我的女朋友,脸色瞬时变的通红,抬起双手摆了摆,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可她的眼睛却偷偷的瞄向了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究竟会如何回答。

  我也短暂的愣了一下,支吾道:“她……她只是我的朋友,不是女朋友。”

  —————————————————————————————————————————————

  (再次高喊求票,兄弟们投票给神州点动力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