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移魂都市 > 第一0二章 一场梦,梦一场

  我们三个在病房中沉默了一阵之后,倒是怜雪先打破了沉默,再次来到我身前,蹲下身体,为我脱下了鞋。
  这一次我没有再制止她,我知道秦斯斯说的话其实并不是全无道理,怜雪从小便被龙门灌输了这样的奴性思想,我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改变她,显然是不可能的。
  怜雪见我没有再拒绝她,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她接着又为我调好了一盆温水,竟然动手给我洗起了脚。
  感觉到她的小手在我的脚上滑了滑去,虽然舒服异常,却仍是让我倍感不自在,但是没办法,为了不再让这个像水一样温柔孱弱的女孩儿哭泣,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挺下来了。
  到了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今晚与这两个女孩儿在一起,连睡觉也成了个大问题,这病房内只有一张床,我又不能再让医生为我新开一间房,这两个女孩儿,到底该睡在那里啊?
  我打破沉默,朝秦斯斯喊道:“喂,你们今晚在哪儿睡啊?”
  秦斯斯瞥了我一眼,脸上莫名其妙泛起了一层红晕,道:“喂呀,这个问题应该我们问你才是,你才是我们的老大,不过话说回来,上官雄和姜醒空对你还真不怎么样,你为他们立了这么大的功,他们却让你住在这样的病房养伤,连个高级护士和套间都没有,还有,你哪两个小情人一定不会放心你,呜~,应该说是不放心我们两个,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她们很快就会返回来了。”
  我脸上一热,想起上官奇星和姜潇潇气冲冲的离开,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吧。
  可是没过两分钟,果然如秦斯斯所说的一样,上官奇星和姜潇潇竟然真的又回来了。
  我张着嘴,看了秦斯斯一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但二女进来之后,却没有向我看上一眼,而是盯着秦斯斯和怜雪,目光在秦斯斯和怜雪的脸上转来转去。
  “我们已经叫医生在隔壁开了一间病房,你们两个今晚就去那里睡好了。”
  二女像是商量好似的,说完这句话,走到秦斯斯和怜雪身前,不容分说,拉起她们便向病房外走去。
  “喂呀,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不过这样也好,她们倒是替你解决了个难题呢,你不用担心今晚我们没地方睡觉了,呵呵!”秦斯斯嘻笑着任由姜潇潇将她拽了出去。
  临出门口时,我看到上官奇星和姜潇潇终是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但二女这一眼,却让我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如果她们的眼睛里面装着子弹的话,我现在身上恐怕早就全是窟窿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总算落得个清静。
  当晚在睡梦之中,梦到了上官奇星和姜潇潇,二女一人拉着我一只胳膊,强迫我将秦斯斯和怜雪送回去,我稍一犹豫,二女便将我的胳膊生生拽了下来,血肉模糊之间,又见秦斯斯和怜雪来到身旁,从地上拾起我的胳膊,一针一线的缝了回去,看着我的表情极尽温柔,我刚刚将心放宽,可是在一个转身之后,却看到秦斯斯和怜雪一人拿了一把枪,对着我,脸上的表情也全部换成了诡笑,惊恐之下,我疯狂的向远方跑去,但身后枪声响起,我背上一疼,子弹透胸而过,我回过头,看到四个女人一起对着我狞笑。
  我倒了下去,躺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睁眼一看,竟然是苏情,她不停的流着泪水,到后来泪水竟然全部化为了血水,看着我哭喊:“夜路沙,你不要我了么,你走了这么久,都不回来找我,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苦么?”
  我惊呼一声,想要伸手去抚mo她,但她的身体却突然碎成了千片万片,消散在空气之中。
  我狂呼一声,惊醒了过来。
  一场梦,只是一场梦而已,但这场梦,却是如此的真实和可怕,我全身已被汗水浸湿,呼吸也极不平稳,虽然醒了,却仍感觉置身于梦中似的。
  突然感到手掌一片火热,我的手被一片温暖细腻包裹了起来,有人在我身边轻呼道:“夜先生,你醒了么?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是怜雪的声音,我转眼看了一眼,果然是怜雪,她就坐在我的病床前,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满脸关切的神情,直直的盯着我。
  我欠了欠身子,确定了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
  “怜雪,现在几点了。”我有些口干,声音有些沙哑。
  “已经九点多了,秦小姐在阳台练功呢。”她将我扶了起来,靠在了床头。紧接着给我端来了一杯水,又道:“夜先生,你先漱漱口好么,我给你预备好早餐了。”
  我喝了一口,是盐水,涮了两下,吐在了怜雪递在我面前的痰盂中。
  怜雪接着又给我递过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和一片挟着奶酪的面包片,装着牛奶的杯子外还缠了一层毛巾,看来她是怕我烫手。
  我有些受宠若惊,真的是有些受宠若惊,从小到大,我还从来都没有让人这么伺候过,更何况是被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儿伺候着。
  我简单吃了几口,便感觉饱了。
  “夜先生,你现在要起床么?我给你穿衣吧。”怜雪将杯子收拾好,红着脸看着我,眼睛温柔似水,等待着我的回答。
  怜雪真的很美,她的美,是一种让人感觉到心疼的美,看着她温柔可人的样子,我真的不敢想像她会是杨奋天安排在我身边的一个眼线,我宁愿相信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宁愿相信这个女孩儿天生就是如此的温柔。
  然而事实却是,她的确是龙门安插在我身边的一个眼线,龙门将她送给我,绝不仅仅只是让她来伺候我这么简单的。
  “夜先生,你要起床么?”怜雪又喊了我一声。
  我愣了一下,马上收摄心神,道:“我要起了,不过,你不用替我穿衣,我自己来就行了。”
  怜雪脸色一沉,细声道:“夜先生,你还是不喜欢怜雪么?你为什么总不想让怜雪伺候你呢。”
  我摇头道:“怜雪,你不要乱想,其实说句实话,我从小到大,吃了很多苦,受过太多人的轻视和嘲笑,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所以你突然这么对我,一时之间,我真的有些难以适应,这绝不是对你这么做有什么反感,只是我自己有些不适应而已。你千万不要多想。”
  怜雪听我这么说,表情终于好转了一些,细声道:“我还以为夜先生你讨厌我呢。”
  听他一口一个夜先生的叫着我,令我很不自在,我坐了起来,道:“怜雪,其实你不必称呼我夜先生,这个称呼总让我觉得自己有多老似的,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以后可以直接喊我的的名字就行了。”
  怜雪身子一抖,急道:“夜先生,这怎么行呢,怜雪不敢。”
  “如果你觉得喊我名字不太好的话,我岁数比你稍大一些,你以后叫我夜大哥也行,总比叫我夜先生要顺耳的多。”
  怜雪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嗯,怜雪听夜先生的,哦,不是,听夜大哥你的,以后怜雪就叫你夜大哥好了。”
  我笑道:“嗯,你这么叫我,我觉得舒服多了。”
  怜雪微笑不语,却仍是执意帮我穿起了衣服,我心中颇感无奈,看来短时间之内,我是没有办法改变她在龙门遗留下来的习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