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移魂都市 > 第三章 要饭的日子(中)

  我从来不担心家里的那些邻居会来找我,因为他们巴不得抛开我这个大包袱呢,我也不担心那些邻居们去公安局(派出所)报案,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报案,因为一旦报案后,公安局的人找不到我,或者找到我之后,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死人,他们岂不是给自己召来了更大的麻烦。我虽然年纪小,但是多年来被几家邻居踢来踢去的经历多少还是让我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的。
  若说在乞讨日子里面唯一的乐趣,可能就是从那些垃圾堆里面捡到的被人丢弃的书籍了。我上到了六年级,认识的字以及对文字的理解已经足够我去理解那些书的内容了,我捡到过一些教科书,捡到过一些文学小说,甚至捡到过一套基本完整的“三国演义”连环画,当然,我捡到最多的,还是一些报纸,从那些报纸上,我可以了解到许多我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事情,以及许多奇奇怪怪的、大千世界的事情,尽管这些离我很远,但它们却带给我许多乐趣——精神上的乐趣。
  冬天如期而至,我忍着寒冷在县城东头的小河里洗了一个澡,那是我半年来第一次洗澡,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回到了刚刚搬迁的新“家”。
  新家的位置在县城东头,两座高高的电厂蒸气塔之间,因为紧挨着两座高塔,里面的温度使得这里比外面要暖和许多,我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用撕开的水泥编织袋护住了四周,有“顶”有“墙”,这就是我的新家。
  不到十三岁的年纪,我虽然还不太懂得如何去讨生计,但是至少我懂得了如何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经常去讨饭的那几家商户、家户已经认识了我,我偶尔还会与他们说上几句话,他们虽然惊讶,但并没有过多的表示,毕竟在那个年代,他们并不富裕,能够给口饭吃,我已经很是感激他们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将这县城街道上的钱都捡完了,一个多月来我再也没有捡到过一分钱,我的所有“积蓄”都已经换成了身上的这套“冬装”,接下来的日子,我完全要依靠乞讨为生了。
  我如饥似渴的阅读着我捡到的那些书,“三国演义”那套连环画,我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每一次看,都会产生许多的幻像,我想像着自己能够生在那个年代,在那个战争纷乱、人丁稀少的年代,以我的年纪,大概可以报名参军了,可是在这个年代,我什么都不是,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我心里明白,我只是一个靠乞讨为生的小叫花子。
  或许是因为年龄长大了一点儿的缘故,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我想我是不是可以尝试着去找份活儿来做,找份我力所能及的活儿,去饭店洗碗,去修理厂打下手,去破烂站当垃圾整理工,这些活儿,都是我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可以做的了。
  于是第二天我便兴奋的去尝试了,可是结果却很让我失望,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肯要我,他们不是不缺人,就是对我不屑一顾,他们都不愿雇养我这么一个叫花子童工,虽然我的要求很简单,仅仅是想讨饭口饭吃,正正当当的讨口饭吃,可是我所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需要吃饭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我所去的哪几个地方,还有更多的人想去,与那些人相比,我丝毫没有竞争力可言,所以即便是洗碗工和垃圾工,也永远都不会缺人。
  那一年,在我小小的心灵中,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无情。
  那一年的冬天好像比往年的任何一个冬天都要寒冷,我曾亲眼在街上看到一个我认识的疯子乞丐冻死在了路边,他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周围的路人匆匆而过,没有人看他一眼,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在这个县城存在过一般。
  疯子的死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整整一天,我的脑子里总是浮现出疯子那苍白无比的面容,我总觉得自己将来恐怕也会和那个疯子一样,就那么惨死在路边,躺在冷冰冰的路面,没有任何人向我看上那怕一眼。
  那一天我没有出去要饭,蜷缩在自己的“家”里,胡思乱想着,饥饿的感觉早已被死亡的恐惧所代替,想回家的念头再一次袭上了我那被苦难残酷的生活折磨的支离破碎的心。
  经过了一夜的思想斗争,我最终还是决定要坚持下去,我以自己嘲笑自己的方式来鼓励自己要挺下去,我告诉自己:“夜路沙,你真的愿意再回去做一个寄生儿吗?”
  日子一天天冷下来,冬天的日子过的异常的缓慢,每一个夜晚对我来说都如同一次炼狱的过程,我不是在过日子,而是在熬日子,刺骨的寒风使得我对这个该死的世界充满了痛恨,我是那么的痛恨黑夜,又是那么的渴望白天。
  冰冷的冬天已经让我忘记了时间的概念,我减少了出去要饭的次数,我每天都感觉混混愕愕的,那是因为饥饿而产生的营养不良反应,但是我并没有生病,从小到大的艰苦生活使得我的身体远比同龄小孩儿要强壮的多,小时候的超负合劳动也使得我的意志要比平常小孩儿坚忍许多,普通的感冒发烧,我经常是挺一挺就过去了,当然,除了那次使我父母失去生命的生病。这样的日子也不知持续多久,直到有一日我看到县城大街突然热闹了起来,许多人开始购买炮仗和年货,我才知道,春节就要到了。
  我对过年的感觉很淡薄,从我记事起的每一个春节,我好像都没有什么感觉,与父母在一起度过的春节,我因为太小,实在是回想不起来了,但是与那些邻居们度过的春节,我是记忆犹新的。
  我没有穿过新衣服,他们总是让我自己把旧衣服洗干净当新衣服穿,而我的那些有限的旧衣服,也是那些比我大的孩子们不要的。至于压岁钱,那对我来说更是一种奢望,就连小孩子最感兴趣的鞭炮,我也只是得到那么可怜的一点点,往往是成串的鞭炮燃放过后,我再去捡出来一些哑火的,积攒到自己的口袋中。
  这倒不是我那些邻居对我如何的苛刻,而是以当时农村的条件,即便是那些邻居们的亲生子女,一年下来,恐怕也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才能盼来一套新衣服,也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他们嘴边的油腻才会多一些,在这种大的困难条件下,我这个“外人”,享受那样的待遇,也是理所当然的了。相对而言,我反而更加讨厌过年,因为每逢过年,我所付出的体力要比平时多出几倍,扫院、贴联、挂灯、挑水、劈柴、和泥煤、熬菜、蒸馒头、洗碗……苦不堪言。
  可那毕竟是过年,虽然辛苦劳累,虽然没有新衣服,没有多少鞭炮放,但那毕竟是过年,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的,鞭炮声声,灯笼闪闪,吃饺子,喝糖水,与那些孩子们穿梭在村子里的大街小巷,那种快乐的感觉,即便短暂,但却是实实在在的。
  而如今我却流浪在外,满身邋遢,,三餐难继,与鼠虫为邻,与寒风为伴,蜷着身子熬黑夜,扳着指头盼明天。
  除夕夜的那个晚上,下起了大雪,天气格外的冷,鞭炮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幻想出来的饺子和猪肉的味道不断的冲击着我的肠胃,我再也忍受不住,冲出了自己的家,跑到了大街上,疯狂的哭喊起来,我想用这种发泄来抵抗这种过年的气氛,这种团圆欢乐的气氛比饥饿和寒冷更加让我难以忍受。
  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那个人,遇到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男人。
  确切的说,这个人应该是一个老男人,或者称其为老乞丐也不为过,因为他的外表看上去比我还邋遢,我是在街上狂奔的时候被他绊倒的,起初我以为他是县城里面的疯子乞丐当中的一个,他一动不动的爬在雪地上,我以为他死了。
  因为紧张,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想跑开,可那个时候我却听到他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就是这一声呻吟,使我停了下来,也使我从此走上了一条我无法想像的人生之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